近来,各地市场上的猪肉越来越少,猪肉的价格一再超越历史新高,而且双节临近猪肉价位仍然跃跃欲“飙”,据说市场圈猪保有量不到以往十成。坊间传言,这一切皆是因为南非猪瘟大面积扑杀使然。其实,猪瘟或多或少自古以来一直都在,就连《西游记》里八戒都被骂作“瘟猪”,猪瘟由来已久,但决计不会引起这么大的市场波动。

    近年来,由于人们环保意识的增强,相应部门对环保相当的重视。而猪这个东西,除了吃喝就会拉撒,它的排泄物成了环境污染的重要环节。或有专家学者提出禁止养猪,或许就得到了相关部门的一致认可,总之生我养我的家乡一两年前上面就有了红头文件:在农村,人员密集区域禁止养猪!于是,几十年来几乎家家户户养猪的农户包括养殖场在规定时间内处置了家养生猪。

    农村人养殖习俗顷刻之间得以改观,人们的环保意识似乎普遍得到了大幅度提高。去年,亲眼所见有人在网上举报某个养殖场偷偷地养猪,第二天相关部门莅临现场进行处置的例子。

    当时我也曾暗地里有疑问——作为一个农村人,我上小学时就接受过猪的浑身都是宝的教育:猪肉能吃猪皮能制作皮鞋猪鬃可以做刷子……就连猪粪都是农作物必须的肥料,还可以做沼气用来做饭照明。当然,随着现代科技文明的发展,人们无需用沼气做饭照明。可是,也不能因此就大规模禁养呀?

    我百思不得其解,只能自我安慰:这家伙是比较脏。同时,自古以来就有“朱门酒肉臭,……”的名句区分着贫富差别,我是较为贫穷的老百姓、又是个仇富的家伙想想以后大家都没有肉吃偷偷地幸灾乐祸起来——谁他妈以后还能在中午或晚上满嘴油汪汪地跟我假装聊天来显摆他吃了肉了……

    谁知道,事情没有向我想象的那个方向发展,随着禁养的步伐一路走来猪肉越来越贵贵得老百姓渐渐吃不消了,满嘴流油的他们依旧在大快朵颐。而我,却远离了离我越来越近的幸福感,说好的“民以食为天,猪粮安天下”呢!

    看着眼前猪肉价格的持续飞涨,我想起了阿Q、想起了他的经典的带骂的一句牢骚,只是稍稍加了修改:奶奶的,他们吃得起、我们老百姓吃不起啊……

    咽着口水蹲在露天的茅厕旁我重新反复思考猪的问题,茅塞顿开:是我想错了,猪是不能绝种的,猪应该也是什么“链”中的物种之一,怎么能说消失就消失呢!我为我的猪脑袋感到懊丧,本来想自己敲打它几下的又他妈怕疼。奶奶的!这猪肉什么时候能再跌下来呢!——我懊恼地想。

    为了发泄自己对自己的不满,我捡起一块土疙瘩“嗵”地一声扔到了茅坑里,溅起了一片粪便……捂住鼻子,我逃也似的离去,原来人粪比猪粪他妈臭多了,人也有病……

    猪是不能禁绝的,该禁绝的是我这样的猪脑子——猪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