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县政府大院干了十多年办公室主任的张主任,得了种怪病:面部神经不自主地抽蓄,特别是两边颧骨上的肌肉老是跳动着往一块儿挤,做机械的笑状,不明就里的人总以为他在不停的挤眉弄眼呢!

本来张主任那逢人就谦恭、灿烂笑脸,在他与世无争性格衬的托下,可真是县政府上上下下人尽皆知招牌。

得病后,张主任也偷偷地照过镜子,看到自己不停地挤眉弄眼、夸张谄笑的怪相,暗暗叫苦:“这下真成了皮笑肉不笑了,别人看来我老张该是多么的虚伪狡诈……”

张主任看了好多家医院,请了好些个专家,都说是由于面部神经功能长期超负荷工作,产生了机械性的强迫症,目前没有什么有效治疗措施……

后来组织上从多方面考虑,安排张主任带部分资金到城郊乡城郊村去兼职村支书,支持农村工作。临行前,张主任的忘年交通讯员小李悄悄的、推心置腹的跟张主任交代:“老张啊!组织上这次安排你去基层是对你的信任!你是要去独挡一面啊。记住了,到了那儿你就是那儿的一把手,不再像……”

到任那天,村委会议室挤满了看热闹的男女老少、父老乡亲。不知道谁先得到的消息,说上面派到村子里主持工作的干部是个“怪脸”。

当乡政府一套班子相继从小车上下来,前呼后拥、众星捧月般族拥着张主任开始往村会议室走的一瞬间,张主任发现身前身后那一张张献媚的、灿烂的笑脸是那么的似曾相识……又想起通讯员小李临行时的一番话,张主任不由得发现头顶的天空变得辽阔起来,他不由得挺了挺腰、不太习惯地背起双手,嗓子里“咳、咳”干咳了两声,迈着沉稳的步伐当仁不让地走在前面……

老支书和村委成员及一众村民老远就热情的迎了上来,欢迎领导的到任。遗憾的是现在的张主任——不,张书记总是一脸的威严,他们再也没有看到传说中张主任的“怪脸”。

是的。张主任的病,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