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革开放,党的惠民政策,如春风,似甘霖,吹拂着,滋润着神州大地的角角落落。我们家只是改革大潮中一朵小小的浪花,父亲坐骑的变迁只是浪花中的一个小小的涟漪……

——题记


我家楼房的地下室里有个小仓库,里面放着爸爸曾经的坐骑——一辆永久牌自行车,一辆轻骑摩托。每当我看到这两个旧物件,尘封的回忆就会被立即唤醒……

以前每到傍晚“叮铃铃”一声车响,我就知道是爸爸推着他的自行车下班回来了。一进门,爸爸连话也顾不上说,饭好歹扒拉几口,倒在床上就呼呼大睡了。爸爸是个农民,但是农闲的时候还要在离家三十多里的煤矿上打工。爸爸如此辛劳,家里的生活却还是十分拮据。

爸爸用当时一个月的工资买了辆永久牌自行车。妈妈爸爸很爱惜这辆车,隔一段时间就用抹布把车身擦得锃明瓦亮。

后来我们村赶上煤矿资源开发热潮,个体小煤矿林立,单是外来人口就占了我们村人口的五分之一还多。爸爸瞅准这个了商机,他去省城学了厨师。掌握了一技之长之后,他在煤矿附近开了个饭店。

爸爸不仅厨艺高超,而且多少还能喝上几口酒,再加上爸爸善于调侃说笑,积累了很广的人脉。生意很快就做得风生水起,我们家的生活也宽裕了许多。家里渐渐地有了些积蓄之后,爸爸决定买一辆摩托车。

那天爸爸兴高采烈地叫我和妈妈,我心想一定是爸爸买了摩托车回来,赶忙跑出去。果不其然,爸爸推着一辆崭新的红色轻骑牌摩托车兴冲冲地进了家门。这就是爸爸的第二代“坐骑”。别人都称呼他“鸟枪换炮了”。有了这个“喝油的千里马”,爸爸出去进菜,联系客户,方便快捷多了。

积累了“第一桶金”之后,爸爸便和妈妈思谋着在公路边盘下一处店面,开了个销售粮油面粉蔬菜等日常生活用品的小超市。妈妈不甘落后,专门出去学习了烤蛋糕烤月饼的手艺。爸爸每天精心地打理着店铺,还帮着妈妈经营着蛋糕房。爸爸待人实诚,童叟无欺,每天我们的超市门庭若市,生意红红火火。

前年哥哥考上了大学,爸爸攒钱买了一辆小面包。开学那天爸爸笑得合不拢嘴,他准备开车拉上一家人送哥哥去上大学。

他认真地擦洗着车,哥哥把一包包行李放进后备箱。我们一家四口人坐在车上,其乐融融,谈笑风生,心里充满了对新生活的憧憬和向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