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有敲门进屋,局长给他介绍,对方是个老头儿。

  局长说,你也能认识吧,这是我省著名的企业家,乔林!

  丁有说,久仰,见过见过。

  局长说,老乔呀,这个是我这儿最好的刑警,丁有支队长!

  乔林面色苍白,眼睛却通红。他说,乔伊的死,拜托丁队调查,她绝不会自杀的!

  丁有说,我了解下情况,尽快拜访您。

 

  丁有看着卷宗问陶波,现场你出的?

  陶波说,对,下午三点到的,保姆中午到她家,看她还在睡,发现不对,报案了。

  丁有问,就是上周六吧,正好三天了,到今天。死因是安眠药?

  陶波说,嗯,胃检结果是,索比隆过量。睡过去了。

  丁有乐了,哦,有时候,我也吃一粒这个,粒儿特小,药效却强。

  陶波说,王法医估计,吃了三十粒儿以上。

  丁有说,看你这卷里,现场也没啥有价值的发现。

  陶波笑,丁队,我也跟了你十多年了,看得足够细致。她一个人在家,保姆早走了。床头柜上,是一板儿索比隆,剩下两片儿。她爱人出国了,昨天才飞回来。

  丁有说,哦,结论就是自杀?

  陶波说,嗯,暂时是。不过,那个床头柜上,那板儿索比隆,我咋觉着有点古怪呢?

  丁有说,你带我,咱再去看看现场,封着呢吧。

  陶波点头。

 

  按照丁有的要求,陶波把带回局里的一些证物,又尽量地摆回了原地。把保姆陈姐也接了来,丁有问了她一些话,就叫她回去了。

  独栋别墅内空荡荡的。

  丁有也没有太多的发现,只是,在乔伊的药柜子里面,发现了一个空的瓶子,个头不小,胃乐胶囊。

  他把瓶子带了回来。陶波路上说,房间里的指纹,脚印都鉴定过,除了保姆就是乔伊夫妻。没有其他人的。

  丁有点了支烟,没有言语。

 

  乔林给丁有倒了杯茶,老头儿憔悴的像块干柴。

  他咳嗽着说,乔伊是我大女儿,一直跟着我,大学毕业就在这里忙乎,落这么个下场!他哽咽了。

  丁有问,她在公司负责什么?

  乔林说,日常的经营都是她管,她是总经理呀。四十岁时候,我任命她的,到现在,不到一年呢。

  丁有盯着老头儿眼睛问:乔总,我直接问你了,你认为,谁会害她?

  老头儿一怔,沉吟了一会儿,说,我真想不出,谁能害她!

  丁有说,她和爱人关系怎么样?

  老乔说,两人一直没孩子,关系看着不错,总是客客气气的。

 

  在萧永淳的办公室,丁有打量着萧教授。这是个儒雅的学者,医大的博士导师。

  丁有问,乔伊最近情绪怎么样?

  萧教授说,也正常,她工作上事情多,有些烦躁。

  丁有问,你现在不出门诊了吗,只教学?

  萧教授说,门诊不多了。一个月几次吧,现在主要带学生。

  丁有说,你爱人有失眠的毛病吗?

  萧教授说,是的,她失眠。我常常从医院给她开点索比隆片儿。

  丁有问,你能随便开吗?

  萧教授扶了扶眼镜说,我也只能一次开五片。有时候我自己也吃一片。失眠的时候,偶尔我也睡不着。

  丁有说,现在失眠的人可不少。她用了多久这个药了?

  大概三年多了,萧永淳用纸巾擦了擦流出的眼泪。

  你最后一次见她是什么时候,丁有盯着他问。

  是她去世的前两天,我早上走的。她送了我到门口。教授有些说不下去了。

  丁有又问了一句,你这次原准备出国呆几天呀?

  十天,教授说。

 

  丁有摆弄着那个胃乐的大瓶子。

  陶波说,这个药我也吃,说着跑回办公室取来一个一样的瓶子。

  丁有倒出来一个胶囊看,嚯,这个胶囊个头可不小!

  陶波说,嗯,胃要是不舒服了,就吃两粒儿,据说,保护胃粘膜,倒是有用。

  丁有问,这个案子,你啥想法?

  陶波摸摸头,想了想说,按理说,没啥疑问的,一个人在家,吃了安眠药,没了。没有任何证据其他人进过卧室。

  丁有吸了口烟说,三条,小陶,三条哇!

  一是,陈姐说,当天下午乔伊回来的早,还做了面膜,她收拾的,走时候,她扔了垃圾桶了。

  二是,乔伊吃了那三十粒儿索比隆,装啥里面了?什么容器!?

  三是,剩下的那板儿索比隆,剩了两片儿,为什么剩了?

 

  陶波吸了口冷气,说,的确没有发现任何空的小药瓶子,或者空的什么容器,除了你拿的那个大瓶子!她做了面膜,当天!那她就不会结束自己的生命?也未必吧。

  丁有没理他,却打了个电话。一会儿王法医进来。

  丁有问,尸检报告里,那个少量胺唑残留是咋回事?

  法医说,那个药是治疗神经痛的,这个药对胃刺激挺大。不过,与死亡无关!

  丁有喃喃地说,嗯,与死亡无关。

  陶波说,乔伊有神经痛的毛病,老乔和萧教授都证实过,她偶尔会吃胺唑。药柜里还有一些这个药呢。

 

  躺在床上,丁有感觉又要失眠。他拿出那板索比隆看,那药粒儿小得很。

  突然,他坐了起来。

  他打开自家的药柜子,拿出来一瓶维生素B1,倒出来几粒儿,俩药片儿一比,几乎大小一模一样。

  丁有拿着那瓶B1,走到厨房里,倒了一堆出来,数了十五片儿。

  他把那些药片儿用擀面杖弄成粉末,又把陶波的那粒儿胃乐胶囊倒了出来,两小堆粉末大小基本差不多。

  费了好大的劲儿,丁有才用小刀把那维生素粉末都装进了胶囊。正好!他笑了。

 

  他回到床上,盯着那板索比隆看了一会儿,然后用小刀小心地揭开了密封铝箔,放了一粒维生素进去,正好。

  他想了一会儿,给陶波打了个电话。

 

  陶波拿着那小瓶胺唑进来,丁有正拿着一个小药片等着他。

  丁有说,你比比看,大小。

  陶波说,哎呦,一模一样的。他直楞楞地盯着看丁有。

  丁有说,你先回去把,明天再说。我今天呀,还得失眠。

 

  陶波走后,丁有上了床,却一点睡意也没有。

  乔伊偶尔会吃胺唑,那么胃乐呢,也是偶尔才会吃。

  丁有又坐了起来。

 

  大概已有了结论。

  可是,一丝儿证据也不会有的。

  怎么办?

 

  他知道,今夜他是睡不着了。想了想,便也吃了一粒儿索比隆,睡了。

 

 

 

  ( 有关药名的是编的,别当真。呵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