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读高中那阵子,男同学大都习武,也就是照着自己找来的所谓秘笈比划一番后,就迫不及待地找地方找同学切磋,以验证其功力,其结果可想而知了。这样做的目的是为了使男同学惧怕和得到女同学的青睐。获得女同学尤其是漂亮女同学的回眸而顾还有一些途径,比如学习成绩优良、作文写得好都是其间可行的方式。在青春懵懂的岁月中,能得到异性放电般目光的抚摸,实在是让人惬意的事情。

  我是拼命想写好作文的一位。在我们这些伙伴中,有着快速提高作文水平的一个方法,那就是阅读鲁迅先生的文章,学习他冷峻犀利的文风和岩石般坚硬的骨头。

  于是,我就想方设法搜集鲁迅的作品集。课本上所辑录的《纪念刘和珍君》、《论丧家的资本家的乏走狗》是 远远无法满足我渴求阅读的胃口。当时的出版业不发达,有没有网上书店可以淘书,跑了多次新华书店都是无获而返。一次,我骑自行车跑了三十来里地到邻县的一家新华书店,找了半天还是没有,书店就要关门了,在营业员的催促下,我还是有些心不甘地走出了书店。至今,我还清楚地记得,就在书店南侧的小巷口,一位老汉摆着一个旧书摊,这是我来时未发现的。走上前来,情形让我激动不已,书摊上摆着鲁迅所著的《二心集》、《且界亭杂文》、《且界亭杂文二集》、《且界亭杂文末编》,浅色封面,上面有鲁迅浮雕头像的那种版本。那位老汉是我所遇见的非常好的卖书人之一。他将这些品相如新,1973年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的鲁迅作品集按书后的定价卖给了我。四本一共是一元六角五分钱。老汉的一句话让我记忆很深,该咋就咋,不能日弄人的。

  二十多年匆忙而过了。高中三年读过的鲁迅作品大多已经忘却了。我依稀记得是当时自己认为自己的作文已经写的非常棒了,却没有得到老师的好评,也没有赢得女同学温暖的目光,一次也没有。

  整理旧书,发现当年自己所做的一段读书摘录:“过年本来没有什么深意义,随便哪天都好,明年的元旦,绝不会和今年的除夕不同,不过给人借此时算有一个段落,结束一点事情,倒也便利的。”又快到元旦了,读来,心中不免有些涩涩的酸楚。

  告别了不再拥有的青春之后,还会再读鲁迅先生的作品吗?我想,我会的。说不上来图什么和因为什么。鲁迅先生语:“编完之后,也没有什么大感想。要感的感过了,要写的也写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