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奶的老家在素有“戏窝子”之称的河南,她从小耳濡目染,是个不折不扣的戏痴。

  

  爸爸当兵那一年,离家走的时候,他怕奶奶在家寂寞,给她买了一个半导体收音机。奶奶做针线活的时候,收音机就放在针线筐里;奶奶做饭的时候,收音机就放在灶台上;奶奶午睡的时候,收音机就放在炕头上。用奶奶的话讲,“我已经离不开这个话匣子了”。

  

  只是我们家在山区,门前有山坡阻挡着电台的信号,即使把收音机的天线竖起来,拿着收音机站在院子里,攀到梯子上,依然“叽叽喳喳”地响。如果碰上阴雨雷电天气,信号就更差了。那时候奶奶常常焦灼地拍着她的话匣子,“听着好好的《辕门斩子》,八贤王能不能救杨宗保,还揪着心呢。”

  

  爸爸复员后,在市里一家宾馆当保安。为消遣夜间值班的寂寞无聊,他买了一个随身听,随手他也给奶奶捎了一个。爸爸给奶奶买了好多戏曲磁带,有马金凤的,有常香玉的,有申凤梅的,有崔兰田的,全是奶奶常听的戏曲名家。只是听得时间长了,磁带就被磨损了,容易缠绕在磁头上。奶奶正听着惬意呢,随身听就“吱吱呀呀”的听不下去了。关掉后奶奶带着老花镜用绣花针把一缕一缕的磁带挑出来,重新整理好,继续听。可是隔一段时间,磁带就又纠缠到磁头上了。奶奶不胜其烦,嘴里只抱怨,“这个磁带怎么这么不耐听呢!我还没有听够呢,它就给我打开退堂鼓了”。

  

  后来爸爸到深圳打工,就在他的工厂附近有一家大型电子商场,爸爸过年回来的时候就给奶奶买了一个能插内存卡的网络收音机。一张小小的内存卡,八个G的容量,十几部戏装进去都绰绰有余了。听完了还可以让爸爸去网上下载。网上的戏曲资源,那才叫“取之不尽,用之不竭”呢。已过古稀之年的奶奶听着戏曲,打着节拍,边哼唱边逗弄着小孙子,心里别提多美啦!

  

  奶奶的话匣子由电台音乐到卡带音乐,再到数字网络音乐,更新换代之快让人目不暇接。时代发展真是一日千里,日新月异呀。它陪伴着奶奶,让她的晚年生活更幸福,更惬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