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天傍晚,咸鱼和猪在散步的时候,为了各自的梦想争论起来,找来路人疯语者论理,遗落在路旁的一根稻草听到他们争论,也在掺和着。

    咸鱼:“如果没有梦想,那就和咸鱼没什么区别了。谁说咸鱼没有梦想,我要做一条有理想、随时准备翻身的咸鱼。”

    猪:“站在风口上的猪,猪都能飞起来。我要成为一只会飞翔的猪。”

    咸鱼:“你别做白日梦吧。你去飞吧,看把你摔个稀巴烂。”

    猪:“你也就别想有自己的翻身那一天了。”

    稻草:“我也要成为捆绑大闸蟹的稻草,卖出大闸蟹的价格,实现自我价值。”

    咸鱼:“现在都不用稻草绑大闸蟹了,用皮筋了。别做梦了。”

    猪:“咸鱼只怕你也还在梦里,醒不来了。”

    咸鱼、猪、稻草都在争论着,都在说着对方在痴人说梦。

 

    疯语者:“咸鱼嘛,再有梦想的咸鱼,始终还是一条咸鱼。翻身的那一天,只不过是靠别人把自己人生的A面换到了人生的B面,晾晒得更干些,马上就要成为美食的咸鱼一条。有梦想,怀揣着梦想,只有经过自己的努力,终有一天梦想会实现。没有梦想,就像咸鱼你一样,永远没有自己翻身的那一天,但是想翻身,还得靠自己。”

    “站在风口上的猪,让疾风劲风狂风把你笨重的身体吹得更高,吹得更远,看你能飞得多高,飞得多远,(可能你减减肥吧,还能飞得更远些),还是在生命的最后那一刻,好好地趁机俯看一眼这美丽的大地,然后重重地摔下来吧,脑浆涂地惊心动魄地在大地上重重地写上你人生最为辉煌的一笔。猪你以为站在风口上,就能飞翔?难道是幻想着借着风势就能飞起来,这样只会死得更早,摔得更重,死得更惨。那真是一只愚蠢的笨猪。你这稻草也是,痴心妄想也罢,自身的价值并不是依附在别人身上,而是要在于物尽其用。有这把稻草吹成金条的功夫,还不如就安心地躺在大地上,等待着腐烂成泥,来年再生吧。”

    “咸鱼你为什么想翻身的呢,是因为睡得保持一个姿势太久不舒服了,而想换一个姿势吗?是因为你有梦想吗?咸鱼永远不可能再成为一条鱼重游大海,咸鱼永远都是死鱼一条。要做咸鱼,就要做最美味的那条咸鱼,让别人口齿留香,永远记得咸鱼的滋味,然后好好地推销自己。为什么猪要站在风口上呢,站在风中上吹着风,别让风吹感冒了你,还得花钱治感冒病的。站在风口上的猪趁早躲避大风的到来吧,风来了,把你吹得高高了,风一旦停了,吹得越高,摔得越重,然后成为死猪一条。难道是为了“天空不留我的痕迹,我曾经飞过”的梦想,只是为在天空中划出一道弧线加直线下落的轨迹?要做猪,就做最白最肥的那一条美丽的猪,有人喜欢有人爱,最后的结局就不用说了,呵呵。”

    “有时候选择比努力重要,有时候机会比努力重要,更多的时候努力比不努力更重要;有时候现实比理想重要,更多的时候,自己比别人更重要。借势而发,乘风破浪,站在风口能顺势而为,能飞得更高,飞得更远,前提是你是什么。风口上的猪是怎么样也飞不起来的,而站在风口上的大鸟,却能借势飞得更远,这还得选择好风向,不要南辕北辙飞错了方向。”

    “一棵小草,不可能长成参天大树,那就做一棵平凡普通的小草,做最好的自己,年年努力地青着绿着,在春风里荡漾,这比妄想长成参天大树现实得多,理智得多。就算是一棵树,也要深深地扎根大地,这样才有可能长成参天大树,关键是还要看你是什么树,生长的地方对不对,你的根扎得牢不牢,你的腰杆挺不挺,你能不能经受住风雨雷电的考验。你选择不了你的出生,但你可以自己选择的一条什么样路,一个怎么样的人生,再努力朝前走,这样才能活得更精彩,更自我。任何的投机只是一时的,不会长久。”

    “不想当将军的士兵不是好兵,不能光想而不去努力,也不可能每一个士兵都能成为将军,有时候做不了将军,也要做最好的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