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68340038327816.jpg

诗:

几粒谷物被我细细品尝


文/立夫


我看见烟火的村庄

在木窗格子里跳动

我们的祖先光着身子

将石头和木棍一起搅合

迸发出人类文明的星火

一个黑夜繁殖了一个女人

一个女人,繁殖了祖先的村庄


我看见流水的村庄

在长江的两岸飘荡

我的父兄们弯着身子

驮着家族的粮食和布匹

抵达新村,重新安生立命

流水声像一个沉重的呼吸

我的村庄,在一朵秋菊里开放


我看见美丽的村庄

田垄如棋,草木安详

一纸渲染人间的颜色

开始由翠绿变成了金黄

那些被汗水浸润过的村庄

举起一粒一粒明亮的谷物

金色的芒,蕴聚着高贵的信仰


此刻,我伸出双手

轻轻抚摸月光的肌肤

几粒谷物被我细细品尝

没有比这更幸福的时刻了

我希望,太阳落在屋前的晒场

月亮落在我家后院的簸箕上

秋梦,收容所有的贫瘠和忧伤


微信图片_20190913100332.jpg

赏析:

立夫老师给我的印象,他是一个对诗歌有敬畏感的、在用灵魂写诗的真正诗人。他的诗歌有着深刻的、现实的意义,是对生命或灵魂的审视或反省。而且他还是一个有情怀的诗人,对社会、对环境的关注,使他的诗更具有难得的厚重与开阔。

这首作品前三节诗人采用了排比的修辞手法,站在历史的高度,还原了一段人类文明的进化史。

首节,从人类的起源开始,穿越历史的烟尘,通过“烟火”、“木窗”、“石头”、“木棍”、“星火”、“黑夜"、“女人”等词语的缀连,展示了母系社会的原始画面,表达了诗人渴望社会或者自我回归到一种简单质朴而又不乏生息的愿望。

第二节,“我看见流水的村庄/在长江的两岸飘荡/我的父兄们弯着身子/驮着家族的粮食和布匹/抵达新村,重新安生立命”。历史发展到父系社会,他们迁徙而来,驮着理想与希望,临水而居,长江流域的文明史就此掀开。“流水声像一个沉重的呼吸/我的村庄,在一朵秋菊里开放”。村庄的繁华如一朵秋菊绽放,人类的生息繁衍诉说着思想深处的那些往事依稀。

第三节,“我看见美丽的村庄/田垄如棋,草木安详/一纸渲染人间的颜色/开始由翠绿变成了金黄/那些被汗水浸润过的村庄/举起一粒一粒明亮的谷物/金色的芒,蕴聚着高贵的信仰”。诗人用绚丽多姿的笔从地貌与颜色上来描绘了一个美丽的丰收的村庄。这是一个现代文明的村庄,也是诗人对村庄所期望的,内心所规画的样子。表达了诗人对田园生活的一种向往与期冀。

末节,“此刻,我伸出双手/轻轻抚摸月光的肌肤/几粒谷物被我细细品尝/没有比这更幸福的时刻了/我希望,太阳落在屋前的晒场。月亮落在我家后院的簸箕上”。诗人把他的感触、思想、希望、信仰完全融入到诗歌所营造的唯美的意境中。情感在高潮中递升。末句“秋梦,收容所有的贫瘠与忧伤”。笔锋斗转,薪火相传的村庄经历了由简至繁的发展,却在文明发达的当代又衰败了下去,瞬间把残酷的现实延伸出来,它的“贫瘠与忧伤”跟意象中的村庄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和诗人的意识又形成了一种冲突的结构,可以说诗中村庄的一切美好都可谓是虚拟的、想象的或者流逝了的。两相比较蛰伏着一股复杂的怀旧意绪,也起到了非凡的诗歌艺术效果。

这首诗表面的平淡中具有一种强烈的现实意识,让我们时时能感受到这首诗背后的深思。诗人利用人类文明发展史上,村庄自然存在的几种简单形态牵引出内心的喻指与多方位的社会指向。末句“贫瘠与忧伤”两个词更是承担了残酷现实的重量,以此形成了一种特殊的意指效果。村庄离我们已经渐行渐远,取而代之的是繁华的城市和快节奏的生活,可诗人并没有感到快乐,却骤然发现那个最初渴望简单的自己已荡然无存。更甚的是诗人的这种想回归简单的愿望相对于残酷的现实来说也只不过是一种奢侈,这是诗人的悲哀,也是社会的悲哀。

立夫老师用诗歌的语言进行一次愿望的回归,寄托一种寻根意识或者乡愁,而村庄的样子则是他理想的诗歌图景。他把一些平常的简单的物象赋予生命力,使读者感到思维的开阔与内涵的深度,从而达到一种意识的思考。这就是诗歌的难度与功力,也是立夫老师做为一个真正诗人的意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