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世纪六十年代初。我坐公交车还不要票的时候,就经常跟我父亲到海边钓鱼。

        有一天下午,我们到黑石礁。在水泥垒起的斜坡小坝上,向海里放小船,钓大棒鱼(学名:马步鱼)。如今,那个坝还在,坝面早已被浪涛打碎,水泥一块一块的脱落了。

       小船,是由三块木板做成的,一米左右长。形状像一个大写的英文字母“A”。在A的横梁中间,插上一面小布帆。放小船,跟风的方向有着很大的关系。必须顺风往海里面刮。

       那天正好是北风,风向很好,把小船顺利的刮离海岸。小船拖着长长的鱼线,线上均匀的挂着二百五、六十只鱼钩。离开海岸三十米左右,水面就掀着浪花,大棒鱼就己经咬钩了。不到一个小时的时间,我们开始收线。靠近小船的那几只鱼钩,还有靠近岸边的几只鱼钩,没有钓上鱼。其它的鱼钩几乎全部都钓上了鱼。鱼的个头比筷子还长,活蹦乱跳的。用棉槐条子编的那种大筐,都没装完那么多的鱼。把装吃、喝的背包,全装上鱼了。那时候,海里有的是鱼啊。

       回家后,欢天喜地的,把鱼给左邻右舍每户送去了十条。剩下的用热水焯一下,拽住鱼头,一抖搂,鱼肉就脱落在盖帘上。再拿去晾晒干了,储存起来。下面条、拌凉菜时,拿出来抓上一把,放在里面。味道不次于无标题.png大虾仁,好吃极了。

       岁月如梭,五十年一晃就过去了。如今,我的年龄比当年的老爸还要大。退休后,就拿起鱼竿,也钓起了鱼。又是前往黑石礁,还是站在那斜坡的小坝上。虽然,海里的鱼少了,但人生回忆却是满满的。可以在钓的过程中回想。己经不是为钓鱼而钓了。只是,想求得那点乐趣,而已罢了。

无标题3.png

       我们这些在岸上钓鱼的,虽然没有经过大风大浪.但不会在阴沟里翻船,安全性高。遇上哪天,垂钓的运气好了,还会有一些小收获。

       这不8月份以来,小花鲅子鱼就蠢蠢欲动,成群结队的在浅海游荡觅食。当它们顺着岸边游动时,远远看去,水面像下饺子似的沸腾起来,银波鳞鳞。

       花鲅子,也就是幼小的台鲅子鱼。这种鱼,更受人们的青睐。但钓起来很好玩。看到鱼群来时,如果你的钩在另个方向时,你就得收起线来。再往鱼群前面甩去。如果,是离的远了,就得边收线边往鱼群那边跑。忙乎得手忙脚乱的。看着鱼钩从鱼群中穿过,此时,能够感觉到鱼上钩的劲道。就是一股向下拉扯的力量。有时还不止一条,是好几条同时咬钩那种感觉……爽!有些小激动。然后你得赶快摘鱼,争取在鱼群还没有在你视线里消失时,再甩进去。不然,只有等下一个鱼群到来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