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67904456801682.jpg                             

      已经记不清是第几次来西柏坡了,但每一次来都有不同的感受,面对那一间间土房故居,每一次都会有无限的联想。

       我与西柏坡有缘,因为我的岳母就是从这里走出的老党员,当时,岳母家在距离西柏坡3里路的窑上村,16岁就加入了中国共产党,所以,那几年,我一到平山采访,县委宣传部的人都给我开玩笑,说“平山的女婿来了”。

     那年,曾任西柏坡镇书记的平山县农委书记韩二秃陪着我考察平山县的山区开发工作,在西柏坡考察了村民刚建成的围山转,那些荒山秃岭在老区人民手中都变了样,那些围山转都栽种了枣树,核桃树、栗子树。随后我与报社张志勇先生一起撰写了《像耕田那样耕山》长篇通讯,在人民日报二版头条发表,文章详细报道了老区人民改造太行山绿化太行山摆脱贫困的事实。

    那年,我也曾率领博客联盟红色之旅采风团,听西柏坡村闫青山老人讲当年他被共产党领导人救活的故事,他说,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我。就在去年,我还曾到西柏坡村慰问当年平山团的老八路封清华老人,至今令我难以忘怀的,是在我将要离开时老人敬的那个军礼。

    今天,我又一次来到西柏坡,是参加庆祝新中国成立70周年共和国奠基之城石家庄红色采风活动的,我们这个30人采风团由八省市的作家、记者与文友组成,由银河悦读网与石家庄市网络文化协会网络文化研究会分会主办。一早从市里出发,先到平山王子村参观了华北人民政府旧址,紧接着就来到了西柏坡。

    西柏坡的秋天是一年中最美的季节,天蓝的像一块深蓝色玻璃,阳光照耀着满山的树,为每一片叶子都镶上一条金边,满山坡的核桃、板栗已经熟了,枣树上也都挂着一串串红玛瑙似的枣子,葱葱的绿色包围的柏坡岭上,那个高大的纪念碑指向蓝天,在远山的围绕下,一弯碧绿的湖水,不时划过一支小船。

    在旧址前,人民徘徊在那些平房小院,在想象着当年伟人是如何决胜于千里之外,世界上最小的指挥部指挥了世界上规模最大的战役。在纪念馆的电报走廊里聆听那滴滴的电报声,眼前展示着三大战役宏大的战争场面。在领袖小院那棵梨树下,在门前那座碾子前,人民寻觅着伟人当年那音容笑貌。在七届二中全会旧址里,坐在那长条椅子上听讲解员讲述“两个务必”。DSC_3909_wps图片_副本.jpg

     在五大书记雕像前,采风团全体合影,从安徽赶来的中国好人戴忠金向伟人恭恭敬敬的行了一个军礼,身患再障贫血病的他曾经多次到距离西柏坡几十公里外的闫沟村扶贫。来自山东的孙瑞取出随身带的小号吹起来,伴着这激扬的号声,全体团员高唱起《我和我的祖国》。孙瑞来自山东青岛,他是一位当代英雄的父亲,他的儿子孙茂珲是一位武警消防员,在一次苏州工业园区大火时,他果断把自己的氧气面罩留给战友,自己献出宝贵的生命,孙茂珲被授予一等功,被央视评为最美消防队员。在西柏坡,这位英雄的父亲用这号声表达着他的心情。此情此景,令无数人感动,人民纷纷加入这合唱队伍,这歌声,这号声,在西柏坡飞扬,飞过柏坡湖,飞向蓝天、飞向远方。

吹走8.jpg

     多少次我默念着贺敬之那首诗:“几回回梦里回延安,双手搂定宝塔山。千声万声呼唤你,母亲延安就在这里。”。我不是诗人,更写不出那样包含激情的诗句,而今我在西柏坡高声歌唱:我和我的祖国,一刻也不能分割,无论我走到哪里,都流出一首赞歌,我歌唱每一座高山,我歌唱每一条河,袅袅炊烟,小小村落,路上一道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