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

   八月,我们出发的理由很多。赛里木湖,心魂为之向往的地方,脚步总会抵达。

   同行的刘姐是个性格直爽的山东人,爱说爱唠,颇为健谈。一路上她向我们讲述她来过赛里木湖的所见所闻。她说,千百年来,让中外游客迷恋的,不止因为这里原始部落般的自然风景,更好奇赛里木湖有三怪的传说。湖中有巨形水怪,湖心风洞,旋涡吞船,湖中有磁场,地质学称为“地堑湖”,湖里不能存活鱼类。据说湖中的水怪,好多游客亲眼目睹过。听她这么一说,我们更是对赛里木湖衍生出一份好奇心和无限的神秘感来。

       赛里木湖位于新疆北部古丝绸之路北道,博乐霍洛山脉的内陆断隔湖,湖水主要来源可为地下潜水。它是新疆海拔最高、面积最大的高山冷水湖。

       我曾浏览过不少关于赛里木湖的航拍图片,画面上略呈椭圆形的湖面镶在冰山雪原之中,宛若洁白松软的丝绵上搁置着一块萦绿透蓝的蓝宝石。

       清末著名诗画家宋伯鲁的诗句“四山吞浩森,一碧试空明”这八个字最能诠释赛里木湖的形态与神韵了。一路上,翻山岭、驰平川、穿胡林,车子随路线蜿蜒而上。南转盘山、穿谷、爬坡,一路颠簸,只为能与它相遇。

   绕过山弯,它就像从天上掉下来的似的,突然就出现了,水从天汉落,山逼画屏新。一泓魅蓝湖光闪耀在山路的一侧,湖泊呈现出像蓝宝石般的晶莹剔透。第一眼,就被它的魅蓝所融化了。湖水蓝得那么纯粹深邃,蓝得像梦幻般扑朔迷离,蓝得像无尽的忧伤,蓝得像是一种诱惑令人怦然心动。那是完全不同次元的明澈度与湛蓝。远远望去,湖的周边地势微有起伏而空旷,湖泊被花草点缀的湖滨,成林的松塔以及雪山和白云所包围着,在蓝天的映衬下显得格外耀眼夺目。此时,已是下午三点多。车停在离湖岸不远处,我抓起双肩背包,有点急切,却又轻巧地走向湖边,生怕搅扰到这份静谧。豪爽的刘姐张开双臂说,久违的博尔塔拉州,我们来了!

   这,就是赛里木湖!没走近它之前,对它的印象仅仅停留在传闻中。的确,游历赛里木湖的初心,我单单只出于一点点好奇心。传说,赛里木湖那“三怪”,到底怎样的“怪”法。然而,当我来到湖水面前的时候,却意外地改变了初衷。眼前这汪千年圣水,让我的心,片刻间就安宁了下来。恍惚之间,有了一种淡然出尘的即视感,我像是从一个世界穿越到了另一个世界,像是从钢筋水泥混凝土的林立中蒸馏了出来,置身于一泓碧波荡漾的春水里。

   雪峰、云朵、羊群、松塔、白桦林,还有毡房袅袅升起的炊烟,投影在镜子一般澄澈莹亮的湖水中。它们像是上帝打落了人间的调色盘,更像是梵高笔下秋色油彩的组合体,多姿多彩,如梦如幻,使人有种返璞归真之感。曾经幻想过云端牧游的隔世之美。这“西来之异境,世外之灵壤”似乎只在梦中出现过,此刻我竟身陷其中了。

   浅秋午后的阳光,总是被游走的云朵遮掩得有些懒散。它时而不见了踪影,时而又普照草地湖面。在导游马力克的引领下,我们预定了距湖是最近的两顶毡房。一位年迈的老阿妈盘腿坐在毡房旁的草地上,雪白的纱缇随意松散地包裹着她的银发绾结。身边敞开口的花布兜里放着各色丝线轴和毛线团子,阿妈低头专注地绣着花地毯,走针、纫线、勾边、打结,剪穗娴熟的手法让人忘了她的年龄,身旁的牧羊犬与小牛犊撒欢的蹄踏声似乎都在尘外,她只是低头一点一点地在毛毡上铺排开她的锦绣图案,脸上深浅年轮也是慈祥质朴。马力克向我们介绍,这是我的阿妈。看到我们躬身向她问好,老阿妈动了动身子,微笑瞬时漾满她眉目间的每个皱褶里,温和可亲。她向我们轻轻了扬了扬手,示意让我们进去,然后又捋一捋布兜里的七彩丝线,继续悠悠地干着手里的活儿,想那匀匀密密的针角里,一定丝丝缕缕盘扣着老阿妈尘烟往事里的温婉故事与情怀。

   放下行囊走出毡房,沿着曲折的湖岸线走一走,只感觉一种磅礴的蓝色压得我好像不能呼吸,波光潋滟真是纯净到了异样。透过松树林疏密不均的罅隙间,可看到远处浅淡的绿原。云杉林绿波起伏延绵不绝,三两头赭色牦牛,和雪白的羊群点缀其中,还有镶在这个背景中的毡包,绿原尽头是皑皑雪峰。

       收回目光,倾斜的岸畔几簇斜坠水面的沙枣树虽没有了春的灼灼之姿,却有着秋的硕硕之态,树上挂满橙色的小沙枣儿,似曾相识的气息。

       草甸间,石缝里使劲地长出马蹄莲、红柳子、泽漆花,偶尔还看到几株蓟花,紫色的花朵,青色的叶,在草丛中显得格外妖娆夺目。我却不明白这些娇柔而美丽的生灵,它们是如何扎根于天衣无缝的石驳里,密密匝匝,郁郁葱葱,在和风里梳理一帘翘盼,纷杂而有序,葳蕤而不失柔美,这是人为,还是天意?

       “赛里木湖”,来到这里我才第一次解读到它的名字,哈萨克族语翻译文是“祝愿”,蒙古族语翻译文是“山脊上的湖”,古汉语称“净海”。

       千百年来,它以独有的灵秀之气静静地停泊在山峦间,聚而为云降雨,散而成风吹拂。铺展出一派与世无争的静穆。我努力地想捉捕到这个绿芜照眼的光景,好来与这个清洁明朗的空气相衬。

       倾耳聆听,从帐篷里传来做奶酪的浆奶声,远山的牧歌,山坡下传来哒、哒、哒的马蹄声,天空中雄鹰的搏翅声,这些声音汇集的特殊意境,使我耳朵聪灵了,眼睛定格了,如熹风猝涌,扑跌入怀。宛若一缕绝唱天籁,就那么柔柔地萦绕于心,洇渡在耳。

   

   二

   山梁上,暮归的羊群驮着夕阳腾起阵阵烟尘涌向围栏。一个凌空脆响的鞭哨,牧羊人把自己唱成一首歌,雪白的羊群是一个个跳跃的音符,亘古,安祥,天籁之音,我们明悟到了,草原是他们灵魂筑守的家园。

   刘姐早已预定好晚餐。马力克的妻子玉姿姑丽端上来好大一大盆土鸡炒蘑菇,还有外焦里嫩的烤羊排,蒙古特色的羊羯子,色泽焦黄油亮的烤肉串,看上去肉质鲜美。麻辣味道夹杂着新疆别具风味的孜然粉的香味,还有白嫩酥软的烤鱼块。我们一行几个人围坐一圈,哈萨克族老阿妈一家的热情让我们有点招架不住了。新疆人给我的感觉就像这个“大盘鸡”,色彩和内容都极具厚重和斑斓、热情和奔放!阿妈的儿子马力克和儿媳玉姿姑丽都在当地从事导游工作。马力克黝黑的面容上,时时都流露着满足和欣然。玉姿姑丽,心合脉动,顾盼浅笑,纤秀玲俐的一双巧手恭敬地为老阿妈和客人们斟茶,布菜,一脸幸福祥和的模样。我被这个家里浓浓的亲情触动了。

   马力克说,你们来的正是时候,现在是赛里木一年里最美的季节,你们看这羊羔肉多鲜嫩,白鮭鱼也是最肥美的时候,这些都是当地野生原生态美食。我很诧异地问他,赛里木湖不是不能存活鱼类么?他说,咳!那都是啥时候的事了,以前赛里木湖确实没有鱼,自十年前从俄罗斯引进高白鲑、凹目白鲑等冷水鱼类养殖,经过若干年的探索发展,这里已成为新疆重要的冷水鱼生产基地。

   老阿妈倒了一碗香喷喷的奶茶递给我,然后慈爱地用手在我额头上轻轻抚摸了一下,顿时一股暖流,如一泄千里的乡愁从我眼底涌出来,妈妈的味道就是这样溢满心房的暖意。

   心情一经唤起,所有的情绪释放都是情不自禁的,终归,我还是流泪了,没有人清楚原因。来到赛里木,我不仅被这里旖旎的自然风光陶醉了,同时也被马力克一家人的善良、淳朴热情感动着。用过晚餐,篝火晚会开始了。这里都是来自全国各地的游客,这样场合下全然没有了生疏感,大家南腔北调,畅聊甚欢,说的最多的,还是新疆的美食,美景。篝火旁盛妆歌舞的姑娘们都是纱裙头饰绚丽多彩。

       这些娇痴极了的女子,她们或清纯可人,或妩媚婀娜,或灵巧英气,或腼腆矜持。她们的顾盼啼笑,都让我心慕心醉,每个人脸上总是带着一丝暧昧,几许羞赧。这里的男女老幼尽情享受生活的甘美和尘俗的清欢。星光溜进篝火的焰色里,姑娘们的舞姿也踢踏在鼓点的节律上。我素喜安静,随大家跳了一曲地方民族舞,便悄悄地退出这喧嚣的行列,踩着月光的余韵重回湖边。水色苍茫,携着一丝微疼的凉意。夜空一片澄明,万里无云,简直像天象仪一样,每个角落都布满亮得刺眼的银星。在喧嚣的城市中,从未见过这般清亮的漫天繁星,在这里,甚至连整个银河都呈现给我了。

   远处毡房小窗中溜出点点橘黄色的灯光与月光湖交相辉映,静谧地绽放着生命深处最静美的安详。

   回想导游马力克说,赛里木湖的水,是一对蒙古族恋人殉情时相拥而泣的泪水汇集而成的。其实这是从北大西洋飘来的一股暖流,与西伯利亚的寒流在大气层发生碰撞产生的积雨云,就是地理学中称的“地形雨”,她犹如天使的眼泪最美地滴落,于是造就了也融入了美丽的神话!这种自然气象,对我来说是深知其中原理的。凄美的爱情故事笃养着一方秀色,如水般澄澈的心事,在眉眼中越发真切了。不知道是哪一根丝弦弹疼了心房,我甘愿皈依在那对蒙古恋人凄美的爱情故事里不愿走出来。

   一弯素净的月儿依然安静地贴在碧蓝的夜空上,清凉的夜风从湖面上掠过,带着迷人水气。跳累了的男人和女人们陆续回自己毡房了,嘻闹的小孩子们早已进入了梦乡。草丛中的虫子偶尔会叫那么一两声,远处一堆堆篝火还在风中一闪一闪亮着点点火星。我仿佛听到一声湿漉漉的叹息,体味到一份不可名状的心情。无论湖水,还是这清冷的月光,抑或是看夜景的我,竟不知道谁是谁的风景,不知道谁是谁的眼泪……我想,今夜赛里木湖会停泊在我的梦里。

   

   三

   秋意斓曦的清晨,故事还演绎在梦境里,清脆的鸟鸣就吵醒了我。掀帘出帐,浅浅的曦光照亮了青山绿水。

   一缕缕伴着花草的馨香空气扑面而来,清凉凉直润到心底,顿感神清气爽。晶莹的露珠儿脉脉无邪地亲吻着草茎和野花,使它们不堪承载的弯了腰,低下头来,水珠才恋恋不舍地滚落下来,让人心生怜爱。晨光开始温柔地拨开云层,我听见周围人的声音,一天的新奇又将开始了。

   导游马力克带我们沿湖向南而行,登上科古尔琴山的木栈道,栈道九曲十八弯缓缓而上至观景台,俯瞰山下,赫然间,赛里木全景一览无余地尽收眼底。低万岭于天微,群山与秀谷争雄,托起碧波云海在峰峦,真是无山不飞云,无云不绕山。眼前的壮观,雄奇中蕴着秀美,广袤中透着奔放。

       半山坡上,蒙古人搭建的毡包旅馆,错落有致,没有一点刻意的布局,却与这环境是那么协调,那么恰如其分。暖霞与夜间凝聚的冷气相撞生出的雾瘴,云蒸霞蔚,使人顿生脚踏祥云之感,寓神仙云游之情。湛蓝的湖水如一块巨大的蓝田碧玉,无瑕而静默。白云悠悠地倦卧在了湖底,湖蓝的水色又晕染向天空,一望无垠,直到归隐在水岚迷漫的天边。炊烟若雾裹挟着毡房里飘出的奶茶香气,萦绕在湖的上空久久不肯散去。

       一群白天鹅在湖面迎着晨曦闻香起舞,它们有的交颈缠绵,有的追逐嬉戏,一对恩爱的白天鹅昂胸,拱起长颈嘴对嘴作一个“爱心”大放送。惹得游人一片惊呼。它们高贵优雅的身姿滑过水面,相互用长长的喙梳理着洁白的羽毛。或是挺起俊美的长颈,时而与芦苇试比高低,时而没入水中,突而又在水面迂回搜寻食物,忽而又将脖颈弯成曲线昂首阔步,在水面上优雅地游弋,仪态万方的神韵令人痴醉。

       抬头观山色,低眉赏湖光,一切静默纵是无语,也尽得温柔。最惬意的是将自己融入这水天相映凌波微步般的轻盈中了。

   此一刻,我想,我在幻想在这里筑个家园,砍柴、牧马、赏花、看云,和相爱的人一起逐炊烟。

   美丽的赛里木湖,静谧而深邃。水草沛足,春种秋收;羊肥马骏、群鸟欢鸣、树影婆娑。这里的人们收割着庄稼,浆制奶酪,生育着后代,梦想并守望着赛里木湖。

   老人们对后辈讲着一些捕猎的奇遇故事,当然,更忘不了把相传了一代又一代的美丽传说讲给年轻人,因为那是赛里木湖最为神奇和最有光彩的一部分,那是赛里木湖历史中最为迷人的核心。这里的人们质朴真诚,就如同这里的空气一样清新自然不染千尘。

   此刻,告别这些憨实纯朴的牧民时,心中有些不舍了,我在想,当开化地区的人们都陷入了无止境地追求贪婪和野心的时候,这里的人们却在山高水远的悠然里游牧射猎,繁衍生息。继续生活在与世无争的快乐之中,除了属于人类最基本的衣食住行的生存本能之外,他们不再有其他奢求了。

   赛里木湖,为她而来,跋涉千里,从此而去,频频回眸。一腔柔怀拴牢思念与向往。时空万水,岁月千山,即便它是美好记忆的虚化、真挚情感的美化、梦想与现实的幻化,它依然意味着纯粹、质朴与美好,意味着心底最柔软的地方。回望,相忆,引颈,怅惘,成为即将离去游客们留恋定格的形象。在这里让我忘却了所有,又拥有了所有!我喜欢赛里木湖,喜欢它静若处子般的持重,喜欢它马头琴低吟下的悠远,还有,喜欢和它在一起时,我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