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为‘天下第一庄‘——红色石家庄献点爱心,为老区人民办点事,是我多年的夙愿,今天我终于实现了……”


  8月31日,在石家庄酒厂,年逾古稀、来自安徽著名书法家钮春生,激动的表达自己对新中国奠基之城、石家庄老区的崇敬之情,向酒厂张董事长赠送书法。


  8月30日,在新中国成立70周年即将到来前夕,来自全国八个省市的银河悦读文友组成了采风团,相聚在石家庄,寻找红色记忆,传承红色文化。


  今年快八十岁的“钮体”书法家钮春生,是安徽蚌埠人。在当地很有名气,他的“钮体”有国画的气韵、有油画的浑厚、有版画的精炼,独树一帜,先后在国内多次获奖,作品深受大家的好评,美国、日本、丹麦、澳大利亚等国华侨和友人纷纷收藏。


  钮老年轻在单位担任企业宣传报道工作,当时他的文章就远近闻名,堪称“一支笔”。


  书法家王羲之小的时候,练字十分刻苦。据说他练字用坏的毛笔,堆在一起成了一座小山,人们叫它“笔山”。他家的旁边有一个小水池,他常在这水池里洗毛笔和砚台,后来小水池的水都变黑了,人们就把这个小水池叫做“墨池”。


  退休后的钮老,宝刀未老,笔耕不辍,每年练字用掉的旧报纸就有千斤和墨汁几百瓶。他通过不断地练字和书法创作,陶冶情操,精神饱满。


  钮老说,做生意创业容易守业难,写字传承容易创新难。练字必须要持之以恒,滴水穿石。他借用鲁迅名言:“哪里有天才,我是把别人喝咖啡的功夫,都用在工作上的。”


  功夫不负有心人。钮老的字,也逐渐被人喜爱。有一个曾是傅作义部下的一位处长酷爱书法,他偶然看到钮春生的书法大加赞赏。后来,他又到了西北铁路工程局工作,每逢春节工友们都请他写春联。


  八十年代,钮老为蚌埠市一家大酒店题写的店名中那个“酒”字,书法家谢一俊曾评价:那三点宛如琼浆,让人看后顿生醉意。


  文无第一,武无第二。 评论书画的优劣,往往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不可一概而论。就像每个人的口味,酸甜苦辣各有所好。有人喜欢纤细秀美,有人喜欢厚重粗狂;有的人偏爱端正静气,有的人偏爱生动流畅。另外,评论者审美趣味有偏重,有人偏重写实推崇传统,有人偏重写意推崇创新。


  近年来,为了更好的弘扬时代主旋律,培养新人,传承书法文化,钮老专门成立庆园书画院,免费教学生,培养“钮”体书法新生代,如今桃李满天下。


  在一边传承书法文化的同时,钮老汲取中国两汉以前文化和民间艺术精髓,研究字、型、美、劲。


  他的书法厚重粗狂、苍劲庄严,个性特征鲜明。


  赏钮老书法之质:钮老书法讲究“法度”,其“法”有四。字法疏密适度、平衡对称;笔法中侧互换、稳实丰富;章法气脉畅通、节奏分明;墨法浓淡枯湿、气韵绝妙。


  西柏坡曾是中共中央所在地,党中央和毛主席在此指挥了震惊中外的辽沈、淮海、平津三大战役,召开了具有伟大历史意义的七届二中全会和全国土地会议,解放全中国,故有“新中国从这里走来”、“中国命运定于此村”的美誉。为我国革命圣地之一 。


  钮老先后参观采访了西柏坡、平山县王子村华北人民政府旧址,石家庄解放纪念馆、小灰楼中国人民银行旧址陈列馆、石家庄制酒有限公司以及古城正定。对70年前石家庄市为新中国奠基所作出的贡献进行了一次较为深入的了解。


  每到一处,他都仔细观看,用心感受。他亲自带了已经写好了的“歌颂新时代”内容的书法十几副,送给红色老区人民。


  9月1日上午,钮老冒着烈日,来到著名的正定隆兴寺献爱心,送墨宝。隆兴寺是中国国内保存时代较早、规模较大而又保存完整的佛教寺院之一。这里虽然是寺庙,也是国宝级文物,曾经留下启功、刘炳森等大家墨宝。


  钮老说,我对名和利看的都很淡;对什么“家”,对我来说不重要,重要的是能为社会做点事,老区人民献爱心足矣。


  钮老道出了一个老艺术家的心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