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身队伍里一位姓“苟”,我们都管叫他阿狗,就是他嘲笑我日有所思夜有所梦的。阿狗是我大学那会打工时结识的朋友,他比我大三岁,家庭条件和自身条件都比我好得不是一点点,而是好一大截,那些女孩都不请自来,挑得他眼花缭乱,突然有一次我们在一起喝得微醺时,他道出了为何不结婚的最终理由。
  每个人都有一本难念的经,这个道理我懂,可是阿狗的经念得太牵强附会。看到家里的堂兄或表妹结婚又离婚,兜了一圈之后又回到原点,他觉得不如就站在原点更为省力。真是站着说话不喊腰疼,难道对于像我这样条件的人,还非要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吗?不过,阿狗还是教了我一招,“差价换房”可以提高自己的生活质量。
  然而,就在我与父亲商量这套已经有三十一年房龄的老房子能否通过置换,缓解手头上的尴尬,父亲支支吾吾,一会儿说这套房子是爷爷奶奶退休前单位分的,虽然爷爷生前把房主改到他的名下,奶奶也搬到姑姑的家里,但置换房子是否要与奶奶商量?一会儿又说我们这套房子虽然是没有客厅的两居室,但地段好,属于学区房,隔一条马路就是医院和大型超市,小商品摊位间还有三号地铁线。
  爸,您难道真的眼看自己的儿子光棍下去吗?我看着父亲的眼睛,问道。谁知父亲很爽快地回答我,你爸现在不也是光棍了吗?我为他从结巴很快转换到爽快而彻底无语。难道我妈离开这个家您就没有责任吗?哪家媳妇能受得了为生计奔波,回家后还得听婆婆唠叨数落的声音呢?您是奶奶的儿子,我也是妈的儿子,我无语并不等于说我没有思想,我不提这套房子是我妈用公积金买下的并不等于说我不知内情。

  至今我还记得那天我妈从民政局出来直接到我上大学的学校来找我的情景。那天我不在学校,是同宿舍的张洋告诉我妈,说我利用课外时间外出打工,然后我妈根据张洋给的地址找到了我。她见到我时,并没有感情用事地阻止我手上的活,而是在收银台前付了一杯奶茶的钱,随后静静地看我像变着戏法似的把奶茶捣鼓出来。我妈端起我递给她的奶茶,轻轻地说,谢谢儿子,我就坐在一边,等你下班,我们一起吃饭。
  就这样,我忙我的,而我妈则找了一张抬头能看得见我的座位上,坐了下来,奶茶和手机都成了打发时间的道具。很快,到了下班的时间,我换好衣服,洗了一把脸之后,从柜台边门里走出来,我妈的目光跟向我,连忙起身,披上苔条色的呢大衣,然后系上乳白色的围巾,朝我微笑。我妈笑起来真好看。
  然而,刚点完菜服务员还没有完全离开我们的视线,她的眼泪夺眶而出,一张原本标致的脸变成大花脸。我随手从纸巾盒里抽取几张,递给她。这个时候我很想安慰她,都说女儿富养,儿子穷养,边读书边打工不仅能锻炼身体,还能锻炼人的意志,对于我来说何乐而不为?我的嘴唇与思维刚吻合一致,就被一张工商银行卡给撩乱思路。
  儿子,这张卡里有十万元,好好把书念完。看得出我妈好像有千言万语要对我说,最后却浓缩在这张工商银行卡里。卡已经在我的手心下,那是我的手被我妈硬行摁住这张卡后的姿势。我很难受,二十岁男子汉也跟着四十多岁未知天命的母亲一起流泪。妈,今后您住在哪儿?难道还要搬回到外公那个没有卫生设施的街面老房吗?因为一边问着一边看到我妈摇头,所以我又继续问她下个问题,难道要在外面借房子住吗?
  但凡你父亲有点明事理就会提出两全其美的办法,可他恰恰同意在我放弃房子的权益下离婚。我妈表达这层意思的时候,流露出一脸的无奈与无助的样子。不过她很快冷静地补充了一句,租借房子只是要我的钱,并不会要我的命,放心儿子。
  我妈好像一直在等待外公那边老房子的拆迁。然而,十年过去,她仍旧在外借房子。尽管我梦想凭自己的能力为她买一套房子,但梦想总是跟不上现实的步子。特别是父亲今天将我提出“差价换房”的设想打得粉碎,我只能沉默,权当什么事都没有发生。


  2
  映入眼帘的是各大商场和专卖店,琳琅满目的商品任你怎么挑选,让人眼花缭乱,目不暇接。我每天上班的地方就是在这样繁华似锦的地段,“红宝石”那块白底红字的招牌特别醒目,穿着一身管理人员工作服的我却想着不可思议的问题,当初选择工商管理学科今天算如愿以偿了吗?
  就算如愿以偿吧!人有时要学会阿Q精神,在这个寸土寸金的地段,能展示自己,努力是一方面,更要感恩机遇。阿狗一直说我“哥们”,所以一旦有机会总会把生意让我做。这次阿狗又给了我一个大单,一百盒花色小蛋糕送往“秋怡”大酒店。当他把负责人的名字交到我手里时,我震惊了一下。这个名字怎么和我姑姑的儿子也就是我表哥的名字一模一样?很快我的心平静下来。这世上同姓同名的人多了去了,即便真的是我表哥,又何妨呢?这单生意是阿狗给我的。
  我吩咐下面几位员工把一百盒蛋糕送到“秋怡”大酒店,然后又拿回该负责人签收的执单,一切相安无事。然而,在我请阿狗等单身朋友聚餐时,阿狗又在微醺时说出了一件令我唏嘘的事。原来“秋怡”大酒店负责人是他的堂兄。堂兄弟不是一个姓是因为他一出世就随母亲的姓,个中的复杂性只有上一代人明白。但是不管随谁的姓,堂兄弟之间的血缘关系肯定存在,他觉得与其让这层不痛不痒的关系存在下去,还不如直接谈斤头更来得痛快和直白。也许是良心发现的缘故,他的堂兄总算承诺只要是他权责范围内的一定照顾他的生意。
  我已经隐隐约约听出来,兄弟妯娌为了祖宗的房子已经影响到了他们的这一代人。当阿狗借着酒性越说越激动,竟然说到他的堂兄生了一个既聋又哑而且左眼失明的女儿,不敢接受这样的现实而净身出户,我才彻底明白,姑姑就是阿狗的婶婶,表哥也就是他的堂兄。与阿狗做了这么多年的朋友,今天才弄明白其中的关系而感到好笑。
  是你的东西掉不了,不是你的东西想霸占也没用,最后房子归他前妻所有,想想堂哥也是一个可怜虫。阿狗在描述那些情景时,其实我的脑海里也浮现出关于表哥一二个片段。表哥恋爱那会儿,是姑姑向爷爷奶奶、父亲面前炫耀的机会。一箱鸡蛋是亲家给的,泰国旅游是亲家出的钱,房子重新装修的事是亲家安排的……那天我妈下班回家正好听见姑姑对父亲说,能让有钱人家的女孩追求不是每个男孩能遇上的事,现在我和你姐夫可以省去不少心思。
  我妈原本不想搭理姑姑,但姑姑把注意力集中到正在准备高考的我身上,我妈不答应了。原来是姑姑一个人的声音,后来加上我妈的声音,发展到我父亲和我奶奶的声音一起跟着上来,火药味越来越浓,炝得我喘不过气来,心里一急,向我妈吼了一句,您这是在干嘛呢?不说话不会把您当哑巴,不去看那些烦心事不会把您当瞎子。
  表哥的婚礼我和我妈没有去参加,也不是因为赌气不去,而是我正为高考冲刺,我妈自然成了我的守护者。后来听阿狗说他也没有去参加表哥的婚礼,据说是他那些天正好与同学们在外地实习。这种婚礼不参加也罢,谁都知道婚礼席上无非讲一些冠冕堂皇的祝贺词,什么百年好合,什么永结同心,什么早生贵子……  说到此,阿狗冷不防地补充了一句,如果当初我和他都去参加那场婚礼,他俩这层关系早该揭晓。我笑了笑回答,其实知道与否都已经不重要,有时亲戚还不如朋友。阿狗翘起大拇指表示赞同,离席时他粘粘糊糊要讲最后一句话,可是发声又不清楚,我扶住他劝说朋友之间的话是讲不完的,还是等下次再说。然而他不答应,偏偏要把最后一句话讲完才能离席。
  单身的队伍里我永远存在!阿狗为说完整这句话而沾沾自喜,我知道他已经不是微醉,而是沉醉。单身队伍这个名字是多么无奈,但凡不存在隐秘的原因谁会去默认?每年双棍节是商家促销的好时日,为了能让营业额上去,搞活创收,我也动足脑子这样做,其中促销广告词也是我编写的。单身队伍好比是一条河流,河里的水应该不断地流动才有生机。
  事实上,过了半年之后阿狗有了恋人并有结婚的打算。据他说,婚房是他外婆家房子动迁费,加上他向银行贷款后而买下的。他想让我做他的伴郎不知道我介意否?我感到好奇,这不应该是他的风格,玩了这么多年的朋友,我做他的伴郎应该算是天经地义吧?
  你不要用奇怪的目光看着我,你难道不知道吗?我的堂兄你的表哥准备结第二次婚了。这次他和他的未婚妻要来参加我的婚礼。阿狗为我木讷而发急。其实阿狗的意思我怎么会不明白呢?他下不了这个面子,毕竟上次购买一百盒蛋糕他二话没说,应该说想借这个机会修补好血缘关系。
  噢,我又没有做亏心事我哪会介意这个。我虽然这么回答阿狗,但心里还是有一丝顾虑,如果我把阿狗的婚礼场面晒到朋友圈,我妈看到之后一定会问我参加谁的婚礼?为什么非要晒照片到朋友圈呢?我转而一想,实在感到没有理由更没必要让我妈增添烦恼。


  3
  从不穿西装和皮鞋的我,为了阿狗的婚礼我专门跑了一次专卖店。就在此时,我接到大学时同宿舍张洋的电话。其实我和张洋在大学毕业之后有过来往,后来他大概是因为恋爱受挫而回了老家徽州,不过逢年过节我们会在微信上彼此问好。好在我们曾有过约定,就是“没有大事不登门”。
  肖玺,有没有兴趣到徽州来和我一起干?张洋的声音里充满自信。然而他的自信给了我不自信的感觉。因为上次遭受到父亲的拒绝之后,我有过去外地一走了之的闪念。我知道这是感情用事种下的闪念,不能当一回事。
  肖玺,我没有让你今天就答复我,我只是觉得像你这样的人应该走四方。张洋说完,紧接着拖了一句,别被婚姻恋爱拖累了。我一阵愕然。不过很快回过神来,想想也是,平时微信上除了问好寒暄之外,从来不提个人的事,“没有大事不登门”这个约定不就是在告诉他,我没有什么事吗?
  噢,能不能过了这一段时间我过来,权当是自助游,我一年的假期还没有用上呢。我考虑了一下这样回答比较妥当,比较符合人之常情。我妈曾经对我说过,越是朋友,越不能呆在一起做事,否则最后连朋友都做不成。所以,在感觉给了他一个余地的同时,也给了自己的空间,我告诉他这段时间特别忙,除了每天考虑如何增加销售利润这点事,还有一件事就是要完成伴郎的任务。
  三十岁的人在做伴郎,说明还没有结婚。张洋一边说着,一边随即发了一张照片到我的微信上。他向我解释,站在他边上的那个人是他过去的女友,现在大概已成为别人的新娘。他不但不怪她,反而感谢她,如果她不离开他,他怎么知道赚钱是男人应有的责任呢?于是,他回忆起大学时代我经常利用业余时间打临工的情景。我羞愧地恳请他别再提当年的事。
  挂断电话,我呆滞了一会儿,过滤一下脑子里不该留存的东西,然后深呼吸,抬腿跨步向前走。茫茫人海,到了擦肩而过的那一秒,在拥挤的人群里努力寻找自己的位置。与女友游山玩水然后合影或者同住一个房间,三十岁的男人都应该经历过,只不过是宾馆的房间,是借租的房间,而不属于自己的房子罢了。而合影又算得了什么?像表哥结婚离婚又结婚,合影不是分分秒秒的事吗?
  当晚,阿狗约我出来,非要我报出伴郎西装和皮鞋的价钱。我说在生意上你一直帮着我,那我该如何谢你呢?阿狗想想也是,就说既然兄弟不谈这个,那我再向你提一个请求可以吗?我有点不高兴了,问他是男人还是女人?是男人别扭扭捏捏。阿狗停顿一会儿,便开口,我想在你的红宝石店里拍一组新婚照。
  其实,阿狗经常做一些出其不意的事,应该说我已习惯了,但此时他所提出这样稀奇古怪的想法,难以让我预料到。拍室外新婚照,怎么选地也不可能选这种地方。就在我不知道如何回应他时,他却不紧不慢地说,做生意要有通融的头脑,我知道如果我来你这里购买蛋糕,你会和我算这笔钱吗?而我和我的妻子商量之后,真的想在红宝石蛋糕店里拍几张,费用照算,一来不难为你入账,二来你也可以向老板交代。
  就这样,我约他们晚上八点以后在不影响营业的情况下过来。当阿狗搀扶穿着古典的旗袍化过浓妆的新娘走进来时,我愣了一下。多么面熟的新娘,我好像在哪见到过?可是我不敢多言,怕一不闪失喜事变成不开心的事。世界上撞脸的人还少吗?真不应该多议论朋友的私事,我只要尽心尽力做好自己份内的事就可以。
  然而,阿狗向我介绍他的新娘时,我深信不疑她就是张洋的前女友。如果说世上撞脸的事情时有发生,那么不可能同时撞上相同的职业相同的区域吧?嗨!不讲理的事哪能一件件去分析,有缘就是真理。当然,坐在柜台一角,看他们在摄像师的指挥下摆各种各样的pose,我心里会越来越有一种触动感,曾经所做过的梦,相信并非是离谱的梦,就像我为橱窗里那块可爱的蛋糕设计的一句广告词一样,心中有甜,花开有时。那些不明朗的事随风而去,包括张洋发给我一些有关他与他前女友的合影照一同删除。


  4
  阿狗的婚礼进行时。我恨不能多长出几双手脚,去应付十几桌酒席上的欢声笑语。当随同新郎新娘一起来到第五桌酒席前,我意外发现表哥边上有一张熟悉的脸。这张熟悉的脸对着我时,神情也发生了变化,只见她马上将身子躲到我表哥的背后。阿狗见状,连忙把酒杯伸向他的堂兄,阿哥,今天如有怠慢新嫂嫂,请多多包容你这个不争气的小弟。
  哪里啊?如你这么想就索性给我一个地缝钻进去算了。表哥说着,一手端起酒杯朝向阿狗,一手悄悄地拉住躲在他身后的她,示意她也能向新郎新娘碰一杯酒。想想也真好笑,当初我随她一起去喝她朋友的喜酒时,她是滴酒不沾的,而是我为她代劳的,今天难道表哥不代劳吗?
  新嫂嫂还没有喝酒就脸红,看来真不能喝酒,算了,心意我领了。阿狗说着,一干而净。我连忙满上一杯酒,把目光故意朝向阿狗,却有一个声音像落在酒杯里似的,只觉得一丝飕飕的凉入自己的耳里。肖玺弟弟,原来你是我弟弟的朋友啊?这个世界太小太小。
  是啊,这个世界怎么可能不小呢?我朝表哥笑了笑,但只是心里在说,因为我怕一旦出口会打开话匣子而不能收拾。今天在阿狗的婚礼上,笑迎相待是最好的礼节,我不会因为你身边的人成为我的表嫂而感到不舒服。
  肖玺弟弟,你也应该赶紧啊,总不会有婚姻的恐惧症吧?表哥不阴不阳的样子总会让我想起小时候的情景。小时候放寒暑假或者节假日,他总喜欢上奶奶家跑。有一次我妈从外地出差回来,大概是路途颠簸的原因吧,一到家就躺在床上睡着了。我连忙把属于我爸妈一间房的门轻轻关上,并对隔壁属于爷爷奶奶和我的房间里正在吹口琴的表哥说,嘘,停止声音,我妈睡着了。表哥虽然停止了吹口琴的声音,但是嘴里却不依不饶,说什么这房子是外公外婆的,又不是你妈的。由于我小时候不懂事,竟然把表哥的这句话告诉了我妈,我父亲也因为我传话狠狠地打了我一顿,所以,我妈与这个家的怨越结越深也有了原由与说法。
  阿哥,你要我这个兄弟赶紧什么呢?赶紧让他多喝几杯还是让他赶紧醉倒?阿狗好像也看不惯他那种不阴不阳的样子,故意撇开不愉快的话题。我知道阿狗的用心良苦,怕我冲动。其实,阿狗多虑了,再怎么样我也不可能砸场子,更何况我肖玺是这种素质的人吗?看那位一直躲避我的表嫂,谁最恐惧还两说呢。
  事后,阿狗和他的新娘子一起到红宝石蛋糕店购买蛋糕小点心之类的食品,说是双方家里七大姑八大姨亲戚太多,与其到外面去买,还不如来我这里一起打包回家。我算了一笔账,阿狗这趟来,基本完成我大半天的销售额。于是,我一边请蛋糕师加班加点,一边吩咐两位营业员一起服务好这单生意。
  肖玺,我和我的妻子真的感谢你给了这么大的面子,没有与我堂兄一般见识。当时我真的害怕你会接上去说“因为你不知道恐惧才会结婚离婚又结婚”的话呢。阿狗边说着,边观察我的眼神,他一定在想今天他就是来充当我的宣泄桶的。可是我真觉得那是毫无意义的事,接下来还有很多事等着我去做,比如我在外面报了“糕点甜品焙烘”和广告设计提高班,在工作中越来越感觉在大学时代所学的管理课程远远不够用。
  我们做了这么多年的朋友,你应该要了解我。我朝阿狗笑笑,他应该明白我这句话的重量。生活中有很多思维定势,但生活的模式和方式是因人而宜的,即便一直单身下去也是我肖玺的命。尽管如此,阿狗还是总感觉欠我一份情似的,时不时会来个电话,说他虽然离开了单身的队伍,但他和我的兄弟情永在,又感叹无论是婚姻还是单身,都得要经营。他要我好好善待自己。
  像是生离死别似的,我笑结了婚的男人到底不是一个味,有点酸也有点涩,好像我也要被感染到了,津液中分泌出这种滋味。幸好张洋及时寄来一箱泡沫盒装的小巧玲珑惹人爱的樱桃。樱桃上面覆盖一张纸,我拿起一看,是张洋的笔迹:这是我亲自采摘的,樱桃含铁量高,位于各种水果之首。
  这样的及时雨让我意识到该去徽州一趟。在打点行李之际,又接到阿狗的电话,他这个电话像一枚炸弹,迫使我放下手中的活。“我的叔叔婶婶也就是你的姑父姑姑把户口签到你家里”的声音在我脑海仍有震荡,心里却默默念叨这是不可能的事。
  你不要不相信,听我父母说我堂兄这次结婚的费用是叔叔婶婶差价换房得来的,但是房子位于上海周边昆山地区,若落户口就成为外地户口了,而新嫂嫂又不允许叔叔婶婶的户口报在他们新婚住宅区,所以就报到你家来了。虽然阿狗有板有眼地向我陈述这件事的真相,但我得与父亲核实一下,我想我是父亲的儿子,这样大的事父亲一定会和我商量。
  谁知,父亲一句话,把我打入十八层地狱。他说他虽然是房产证的主人,但这个恩赐是爷爷奶奶给予的,姑姑是他们的女儿,他当弟弟的应该接纳。听完父亲这个陈述,我还能说什么,我只有拎起行李走人,让自己快速冷静下来。然而,父亲好像还有话没讲完,以父亲的威严喝住我,并问我,这件事情是谁告诉你的?你妈知道这件事吗?
  我妈才不会不管自己的儿子呢,你还好意思提我妈。我也不知道会用这样的口吻反驳父亲,从记事开始起,我只有被打的份儿,每次挨打的原因不是我读书成绩不好,而是房子矛盾上纲上线的事。如今我长大成人,我不允许一说到房子的事就把我妈扯上关系。
  不管怎么说,我老了你还得管。父亲看我夺门而出,还紧追不舍地大声喊叫,惹得有几个头从各自的窗口探出来。我是别人眼中的不孝之子吗?高铁的路上,我一直在思考这个严肃而又严峻的问题。


  5
  见到张洋时,正好我妈来电话。她说外公家老房子有动迁的消息,只是几个姨妈的户口一直在里面没有改动过,而她当初因为和我父亲离婚,在把户口迁到外公家时,户籍警不同意,除非要她写一张放弃居住的说明书。大概也就是当年这张说明书让几个姨妈抓住了把柄。
  这是什么把柄啊?我心里在想,不就是房子那点事吗?为了让我妈赶快走出纷争,我安慰她,别去想太多,您一无所有促使您儿子发奋图强。在一边的张洋不时地翘大拇指表示赞赏,他说他也是这样安慰自己父母亲的,安慰并不是糊弄。
  然而,挂断我妈的电话,我还是一脸无奈的神色看着张洋。尽管后来我表哥和我表嫂生下一个没有肛门的儿子,再一次重击他的身心,但也没有减轻我为赚钱奔波的力度。阿狗在说起当今社会房子与婚姻的关系时,总要说上一句,堂兄为他儿子四处寻医所花费的精力不比我差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