廷尉到! 

狱卒低沉的声音传过来的时候,他正面壁而坐。他已经清楚地感觉到射在后背的目光,竟然一阵刺痛。

他缓缓转回,两人隔着栅栏,四目相对。 

夜已深。只有狱卒的火把呲呲暗响。

良久,他开口:师兄,你可用过晚膳?我给你带来了。

囚徒望了望狱卒放下的饭食,抬头说:酒因何不,不入?李斯!

李斯转向身侧的侍从,那人手托的黑漆盘上,赫然是一个硕大的铜樽。 

师兄,今天这个酒,要到最后才喝。你还是先吃饭,饿着肚子,你口吃的更厉害,就无法交谈了。

李斯口气,沉静如常。 

他吃罢,抹抹嘴,站起来。

李斯上前一步,靠近栅栏说,师兄,今天,还如同在老师门下常做的那样,你我各发三问,如何? 

囚徒目光迥然:你,你因何害我?

李斯笑对:你屡次上谏,要除权臣。我问你,谁是最大权臣? 

囚徒沉吟半晌,又问:国策可有变更?

李斯:除了东征,余下都是师兄的主意和办法。 

那囚徒听了,一声长叹。接着问:师弟,你以为,我,我所弱何处?

李斯微笑:师兄,你只通人性,却不懂人心!

李斯又走近一步,手握栅栏,开始发问:师兄,现在看,以法,势,术治国驭民,最终发展如何?

囚徒面色已回复平静,沉声答道:治秦足矣,以此治天下,必不持久!亡也忽焉。

李斯一怔,脱口而出:那么,如何恢复世道人心?

囚徒也是一怔:哦?你,你也开始琢磨这个?师弟,以秦之道,不可逆转! 

李斯眼里竟隐约有些湿润,低声再问:师兄,我,我,身后会如何?

囚徒微笑,语气竟有怜悯之意,师弟!你,你日后所遇,必不及我!

李斯急问:为何?为何?

囚徒大笑起来,你你,你,三问已过! 

狱卒托酒樽入牢房。

……

前208年,李斯腰斩于市,灭九族。

前207年,秦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