带郑国!

随着喊声,几个高大的武士,推着他走进大殿。

王政双目炯炯,紧紧盯着他看,似乎从未见过面,一言不发地盯着他看。

比起两年前的那次觐见,他明显地老了,胡须鬓发也已斑白。

他神色疲惫,却不见紧张。双目平视出去,也看着王政。那麻布长袍上,泥点斑斑。

他长大了,比起上次召见。脸上的稚气几乎看不到了。他十四岁了?那双突出的眼睛射出的光芒,令人胆寒!

 

大殿上安静地能听到武士喘息的声音。

良久,王政挥手,武士除去他的绑绳。他揖首:参见大王!

王政拍了下几案,竟然站了起来,朗声道:你讲,何为弱秦?!

 

自被武士抓捕,他就知道,事情败露了!

他又看了看工地,上万人奔忙的工地,回头对武士们说,好了,可以走了。

的确,那颗悬着的心反而安稳下来了。这条渠已经是他的生命,似乎原本的任务,都不重要了。

 

他回答,语调平静:所谓弱秦,即命我游说大王,兴修水道,引泾水以济洛水,灌肥关中,秦兵卒役夫疲弱于此,无力东侵,是为弱秦!

 

王政再拍几案,好,三年前,听你之策,集全国之力修此渠,竟是为了弱秦!韩国的好计!你罪够车裂,来人!

 

话音未落,他抢步跪倒,大王!水渠,其为一计。可为韩延缓几岁之命,可是!

王政紧盯着他的眼睛,可是如何?

他高声道:可是,却可成就秦的万世之业!

 

王政竟是一震,沉吟了一会儿,盯着他的眼睛,问:水道之策,可为实?

他不假思索,实!

 

何年可成?

现今小成,十年可期!

 

王政回座,声音趋于平和:郑国,食俸加倍。续修水渠!

 

前233年,渠成。自此关中沃野千里。

前221年,王政一统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