暮春三月的下午,草木慵懒,雀鸣悠长。

我醒来的时候,微风拂过,床榻边上的漆树婆娑。

我摇晃着枕的发麻的双臂,这可是刚才的那双翅膀,那迎风舞动的翅膀?

 

天籁,天籁,四周仅有天籁之音。

我扑动双翅,轻轻抚过的那些花朵呢?还有那些低垂着,一碰到就摇摆不休的河柳呢?

我飞过的湖面上,平如铜镜,我低头就看得见我纤秀的身体。

甚至,我能飞得更高,几乎就接近了那些云彩,天是缥缈虚幻的蓝,那样的蓝。

我就是那么快活的飞,自由的飞翔。


嚯!好梦!栩栩然!

我抚摸自己的双臂,身体,头颅。难道,我曾经,已经,化为了一只蝴蝶?化的那么通透,呵呵,毫无一点一丝现世的念头。

 

嗯?嗯?

那么我现在的样子,坐在这里,在茫茫宇宙中的一个角落里,每日里胡思乱想的,偶尔写几笔的,虽然身体不能飞,可是思想一直在飞的人。会不会是,某个蝴蝶,某个通灵的蝴蝶,所做的一个梦?

 

蝴蝶是蝴蝶。

我是我。

绝不相同!

 

哈哈,此即是交合?转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