俊拿着一瓶胃药走出诊所的门,他知道惠胃不好,所以今天特意去药店买的,他俊朗的脸上洋溢着按捺不住的微笑,脚步轻快地走向惠的住处。

  就在这时候,手机响了,他立刻从口袋里掏出来一看是惠的电话,忙按下绿键兴奋地说:“惠,我正要去找你,我给你买…..”“俊,我们,我们分手吧!”俊的话还没说完就被惠的声音打断。听到这句话,俊欢快的脚步嘎然而止,他拿手机的手有些颤抖,慌忙急促地问:“你说什么?你说清楚点!”“俊,对不起,我们分手吧!今天博文来我们家了,爸妈同意了他的求婚,你也知道,爸爸腿脚不好,弟弟上大学急需钱用,我是真的没有办法了,求你忘了我,不要来找我了,我们好聚好散吧!”“不,这不是真的,你从来不谈钱的,到底为什么?”俊还想继续追问,电话传来嘟嘟地挂断声,俊疯了似的连续打了好几个,对方都显示电话关机,他不相信这是真的,决不相信,他要当面问个清楚。

  俊几乎是狂奔着跑到惠的住处,门紧闭着,他“砰砰地”砸了好几下。这时,楼梯口正好上来一位大婶,他紧走向前问“阿姨,你知道这家的主人去哪了吗?”“你是说长得很漂亮的那个姑娘吧!她一大早拿着行李跟一个戴眼镜的男子一块走了,房子也退了。”俊彻底失望了,戴眼镜的男子,不就是博文吗?他一向带着近视镜的,并且是他先追惠的,尽管惠拒绝了他好几次,但是他好像从来没有放弃过,如今他胜利了,而俊失恋了。

  俊不知道是如何回到家的,无月的黑夜寂静空旷,路灯的光恍恍惚惚,俊的脸上泪水模糊,他踉踉跄跄地走过无人的街道。他的心里还是若信若无,他们原来是那么的深爱着对方,两个人在一起的时候,笑脸常开,眼神里彼此看到了爱的肯定。他们都喜欢夏季的一丛丛绿叶“绿叶象征着蓬勃的生命。”惠看一眼绿叶又看一眼俊,口中喃喃地说着。想到这些,俊的心更加疼痛了,他咬着牙,心中升起了一股恨意。

  半个月后,俊接收了爸爸的小饭店,他要挣钱,挣很多的钱,用钱来报复惠。凭着他的聪明,不到半年的时间,从饭店扩展成酒店,俊不再是当初的俊了,衣着整齐,脸上开始洋溢着胜利的神态,身边的美女如峰而至,但是俊都是逢场游戏,心中念念不忘的还是惠。

  现在应该是报复惠的最佳时机了,他有的是钱了,他要让惠知道,当初的选择是错误的。他从办公室的坐椅上起身,整了整领带,看了一眼桌子上的一张纸条,那是惠老家的地址,是他费尽心机查到的。

  汽车行驶了四个多小时来到了惠的家门前,他的脸色一会白一会红,激动地心脏快要跳出来了。他和一年前一样扣响了黑色的铁门,吱呀一声,门开了,一个年轻的小伙戴着一副眼睛站在门前。俊惊呆了,他长得跟惠简直是一模一样,不用问这时惠的弟弟了,只是他也和博文一样带着近视镜,俊有些恍惚了。小伙也是惊讶了一番,然而他很快反应过来问:“你就是俊吧!我姐说起过你,我看过你的照片,进来吧!”

  走进干净的小屋,屋里并没有其他人,俊带着伤感的问到:“你姐呢?她现在过的好不好?”“我姐她…她过世了,半年前就走了。”“你说什么?”俊的脑袋嗡的一下,不相信自己耳朵似的又问一句“你说什么?你姐她怎么了?”“我姐她死了,得病死的,她是爱你的,非常爱你,自打她知道得病之后就不想让你知道,她不想让你担心,让你难过,她说宁肯让你恨她也不愿意让你看到她不堪的一面,博文根本没来过我们家,那都是骗你的。”仿佛是一个晴天霹雳,俊如雷轰顶,身子晃了几晃倒在地上。

  走过崎岖的山坡,这里长草凄凄,几只乌鸦沙哑的哀鸣,俊双腿跪在惠的坟前,红肿的眼睛里没有泪水,他喃喃地说着:“惠,我来了,来看你了,再也见不到你了,我来晚了,我好想你啊!”他从口袋里掏出一把刀,往手腕上一划,鲜血立刻溅满了衣服,站在他身后惠的弟弟立刻扑上前,他没有注意俊是什么时候藏起的刀。一阵卷风袭来,夹着两片绿叶飞舞着,旋转着,像极了俊和惠的身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