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黑夜,就无所谓光明;没有阳光,也就无所谓阴影。只要你站在阳光下,只要你不是一个空无一物的透明体,你的身下总会有阴影,正因为有了阴影,你才是一个真实的存在,因为那时你的影子。伴随着阳光,阴影总是出现再你的身边,不是左边,就是右边。

  问题是如何看待他人和自己的影子,追求至善至美,这是人人都希望的,但这也只是一个理想,古人有言:金无足赤、人无完人。连上帝有时候也会犯错误,更何况肉身凡胎的你我,所以没有必要为了自己身下的一点影子而不安,不能因为别人说自己身后有影子就忘记行路,更不能因了这影子就痛不欲生。但丁说得好,走自己的路,让别人去说吧!须知,阳光不可能从四面八方都照着你。

  但有一种人,总是无限放大他人的影子,千方百计的寻找并躲在他人的影子中,却要反怪别人当了他的阳光,别人也许并没有那样高大,但这些人由于自己的猥琐,应将别人看成高山,还要恶狠狠地说,这山挡了他前进的路,这些人就像总是躲在暗地里的老鼠,因为他们在暗地里,他们不喜欢阳光,也见不得阳光,所以便一眼就能看见他人身后的影子,黑暗中的自己没有阴影,便以为自己有了指责别人的权利,每见到他人阳光下的阴影,便一副愤愤然的样子,私下里却藏着不可告人的用心。对付这样的人,鲁迅教过一招,那就是连眼珠子也不错一下!晋代刘伶,是一个心有抱负而又放浪形骸的人,酒后常言:以天为衣、以地做裤,唱戏问别人;你怎么跑到我的裤裆里来了?现在的绝大多数人,当然缺乏刘伶的洒脱,但对于那些总是躲在别人的阴影里,却又以为别人挡了他的阳光者流,有时也不妨反问一句:你怎么总是跑到我的裤裆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