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年前,安徽省怀远县包集中学教师梁云林因学生在自己背上贴“我是乌龟,我怕谁”字条,与学生发生扭打。事后,当地教育局以“梁老师体罚学生”为由将其开除。近年来,类似的新闻,总是不断发生,一旦出现问题,首先处理老师,处理校长,于是,在中国,老师和校长,越来越战战兢兢了,而学生,越来越趾高气昂了。


  中国自古就讲师道尊严。你对教师连起码的尊重都没有,教师又如何能够有效地教导你?但是,在学生以及一些家长越来越讲究自己的尊严却忽视别人的尊严,越来越看重自己的人格却漠视他人的人格这种畸形的教育环境中,师道尊严早已式微不再。


  教师没有尊严,就不可能教出懂得尊严的学生;年轻人不懂得尊重自己的老师,走上社会一定缺少教养;一个社会由一群缺乏教养不懂彼此尊重的人构成,又会是一个怎样的社会?那个处理决定让人看得很气愤,似乎也难以服众。我们的很多教育行政领导,教育行政机构,在一些恶势力面前是一个十足的孱头,而在自己治下的每个教师面前却绝对够得上是“英雄”,我们的教师被恶学生污蔑污辱,发生双方冲突,教育局却只单方面地处理教师。我不知道教育局是在维护谁,又是在替谁撑腰?这样处理的结果又是在助长什么?本来是非对错黑白分明的一件事情,有关部门怎么就会做出这样匪夷所思的处理决定?试着做一个假设吧:假如局长去视察工作,有教师像那个学生一样恶作剧地说“欢迎王x蛋来检查!”,而又恰好被局长听见了,局长会笑着说:“骂得好”吗?假如局长没有忍住自己的愤怒,发生冲突,教育厅会不处理教师反而处理局长吗?当然这种事情一般不会发生,因为局长掌握着一般教师的生杀予夺大权,冒犯局长就是作死!而教师对学生却不具备这样的威力,于是才会有学生对教师的嘲弄,才会有这样的不尊重甚至侮辱。但人同此心,情同此理,教师本来受了委屈,受了侮辱,教师的上级主管部门反而拿自己的教师撒气,这种只能在自己人面前耍威风、只能管住自己的人,甚至以惩罚自己的人来博取暂时的息事宁人,说到底,只能伤了教师的心!也让更多用心做教师的人感到寒心!


  现在有一种现象,就是谁都可以对教育发声,都喜欢指责教育,把教育者搞得灰溜溜的。似乎谁都可以对教师和学校指手画脚,谁都可以拿捏一下学校。教育者在这样的大环境中只能卑躬屈膝地活着,在学生面前没有权威,在社会上没有尊严,在领导面前没有自信、甚至在自己的亲人面前都缺乏自尊、这样的一群难有自尊自信和威严的人,却从事教书育人的工作,他们在跪着和战战兢兢中能够培养出什么样的人呢?


  让教师有尊严,让教育有威严,让学校在人们的心目中神圣起来,教育可能才会走向真正的教育。如果学生拿教师的尊严不当回事,如果谁都可以对教育指责发难,如果蛮不讲理的家长动辄就敢于打上学校的门去闹事,如果法律对在学校闹事者处理得总是轻描淡写,教育只会越来越偏离本质。当教育者总是畏首畏尾、缩手缩脚,动辄获咎的时候、当他战战兢兢工作的时候,主观能动性是不可能发挥出来的!而教育的优劣,恰恰是由教育者主观能动性发挥得好坏所决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