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中人物

  田玉林,送外卖小哥

  曲丽丽,东方学院艺术系学生

  陆小英,公交车女司机

  于小天,东方学院学生(富二代)

  赵洪,东方学院学生

  吴总,《皇后影业公司》老总

  曲强,饰演保安司令演员,原名陈立,在逃犯

  曲丽丽父亲,(民工)

  《青春赞歌》剧组面试官男女各两人

  男劫匪两人

  其它参演演员若干人


  第一幕

       东方学院校园,曲丽丽寝室(日)

  田玉林骑着(美团外卖)的轻便摩托车,行使在车水马龙的街道上,他熟练地穿梭在车流中,又穿过一条林荫路,驶到东方学院的北侧门前,他停下车。

  田玉林(把一包烟递给看门的一个年轻保安说):老乡,你尝尝这个新牌子(显然他跟保安很熟悉了,保安接过烟,抬了下手,他推车走进进门)。

  田玉林推车来到女学生宿舍楼六舍门前停下,从保温箱里取出两个保温盒,走进宿舍,上到三楼,敲了下303的房门,听见里面喊了一声:进来。

  田玉林推门走进。

  田玉林看见曲丽丽正和男友赵洪紧紧搂抱在一起亲热。

  赵洪:眼看就要毕业了,你不是想进影视圈,向明星进军吗?我三舅在一家电视台当台长,我一毕业就可以进入他们电视台工作,我三舅说他们也正张罗要排电视剧,我介绍你进他们剧组,给你安排个重要角色,你很快就会红,实现明星梦。咱俩就可以永远在一起了。爱情的火焰就会越烧越旺。将来你给我多生几个小孩,咱们家自己就可以排电视剧了。

  曲丽丽(一厥红红小嘴):去你的。你就知道生孩子。你说话可得算话,早点去跟你舅舅说。

  赵洪:我舅舅不是约咱们明天也到万泉湖去玩吗?他们全家都去,我舅舅舅妈都会喜欢你的,到时候管保马到成功。

  田玉林把保温盒放在小桌子上。显然他已经不是第一次给他们送餐了,已经很熟悉了,所以,两个人也不避讳他,他也知道,他该把盒饭放下,不必打招呼就退出,然而,他还是用眼角的余光偷偷看了一眼正被男友抱在怀的曲丽丽,曲丽丽那张青春美丽的脸庞,一直给他留下了很深刻的印象。

  田玉林走出宿舍,他的眼前又浮现出曲丽丽在舞台上领舞跳《红色娘子军》的情景。

  校园艺术节的舞台上 曲丽丽扮演的《红色娘子军》主角吴琼花,跳动着脚尖,在台上翩翩起舞。

  田玉林站在礼堂的侧门,眼珠一眨不眨地盯着舞台,深深被舞剧里的情节和舞者的英姿所吸引和倾倒。从农村走进城市的田玉林,还是第一次看芭蕾舞剧。后来他往六舍送餐,他才发现,要他送餐的那个女生,正是那个跳吴琼花的女演员,他更觉得她台上台下,都那么楚楚动人,都那么可爱。

  这时候,田玉林就会长长叹一口气。回想起去年高考。因为自己家里拿不出高昂的学费,他只得把一张科技大学的录取通知书扔进村外的小河里,背起行李进城打工,当起外卖小哥,为自己挣学费。他多么羡慕曲丽丽他们那些大学生啊!他对自己说:等他挣够了钱,他还考科技大学,他一定要成为那个大学里的一名学生。

  哎,小哥。你过来!

  在经过校园中的一个小花园时,听见有人招呼他,他停下车,扭头看见他常送餐的一个胖胖男青年,也是北方大学的学生,正搂住一个娇小女孩在亲吻。他知道这个胖胖男学生叫于小天,是个富二代,家里很有钱,每次叫他送的都是几百元一份名店的大餐。

  于小天(对走过来的田玉林吩咐说):今天晚上我定了宴宾楼的几份贵宾餐,你晚六点准时给我们送到,哥几个今晚上要给我的新女友接风。

  田玉林:好好。我会准时送到的。

  于小天:小费我会加倍。哎,我的这位新女友漂亮吧?能不能称得上是绝代佳人?

  田玉林:能能。绝代佳人……那你先忙(说完赶紧推车离开)。

  车轮飞转着,田玉林的美团外卖摩托单车,又穿梭奔驰在人来人往车水马龙的一条一条街道上。


  第二幕

       市郊公交车开往万泉湖景区途中(日)

  开往万泉湖景区的296市郊公交车站,身背送餐箱的田玉林,跟在排队上车的乘客后面上了车,坐在靠近车门的一个位置上,把送餐箱放在座位左边的一个空地上,望了一眼车里已经坐满了的乘客,看见隔壁座位上的一个女孩子看了他一眼,他立即认出了她正是他给她送过餐的那个跳芭蕾舞的女大学生,跟她紧紧偎在一起的也正是那女孩的男友。田玉林记得那女生的名字叫曲丽丽(是看她演出时报幕员报幕时报的名字)。她管他的男友叫赵洪。他不由自主地朝她亲切地笑了笑,曲丽丽却不再看他,而是把头靠在男友的肩头上,男友赵洪更紧紧地搂住女友的腰,两人又亲密地说起了悄悄话。

  田玉林又把眼睛向车厢里扫了一眼,每个座位都坐满了,大都是年轻人,男友携女友,或是夫妻两人,或是一家三口人,都是去万泉湖风景区旅游的。要他送餐的那三个家庭,也是去旅游的,是事先在饭店订了餐,要求中午以前送到的。

  开车的是一个女司机,很年轻很漂亮,有点像电影明星的范儿。引得田玉林多看了她几眼。女司机却根本没看他,按了一声喇叭,脚下一踩油门,汽车开出了车站,沿着通往山区的一条新修的柏油路,疾驶而去。

  汽车在盘山路上行驶,拐过一个山角时,看见有一个人蹲在地上,双手捂着肚子,很痛苦的样子,另一个人,好像是那个人的同伴,站在路中间伸出双手拦车。女司机犹豫了一下,还是踩煞车,停了下来,打开车门,叫两人上了车。可是,还没等女司机开动车,那两个人竟掏出两把明晃晃的匕首,对车里的人喝叫道:都别动!都把钱包交出来!谁要耍滑头,可别怪爷们不客气!

  面对着两名凶神恶刹般的劫匪,明晃晃的两把匕首,车里的人,都乖乖地交出了自己的钱包,两个劫匪,把人们交出来的钱包,收进他们身上挎着的一个旅行袋里,正想要下车,其中一个一脸横肉的家伙,一眼看见了旁边的曲丽丽,一把抓住她的胳膊命令道:你下车,跟我们走一趟 !

  不!不!不……曲丽丽哭叫起来,更紧紧地抱住男友的胳膊。

  一脸横肉猛力一拽,就把曲丽丽拽下了车门,就往路旁的小树林里拖,曲丽丽没命地大声尖叫着:赵洪!救我呀!救我——!救命啊!救命!——

  赵洪望车门外瞅了一眼,无力地垂下头,双手抱住头,趴在膝盖上一动不敢动。

  田玉林呼地从座位上站了起来,向车里的人们喊道:下车呀!救人哪!

  没有人响应。人们都把头低垂了下来。

  后座的一个男人,刚站起身,却被身旁的妻子使劲拽了一把,又坐了下来。

  田玉林见没有人响应,没有一个人动弹,就自己跳下,从路边捡起一根粗树枝,嗷嗷地吼叫着,挥舞着树枝向小树林里冲了进去。

  这时候,那个一脸横肉的劫匪,正把曲丽丽按倒在地上,往下扒她身上的衣服。

  曲丽丽嚎叫着,挣扎着,却终究敌不过劫匪的力气,下身薄薄的裙子,一把就被一脸横肉扯下,劫匪就又去撕扯她的裤头……

  就在这时,田玉林挥舞着树枝冲了进来,吼叫了一声,就往一脸横肉的头上砍去,一脸横肉吗呀地嚎叫了一声,双手捂住流血的头,跌倒在了地上。另一个劫匪正在旁边小解,听见喊声,扭头一看,惊叫了一声,挥起手中的匕首,奔过来,就向田玉林身上刺过来,而就在这一刹那,一根粗大的树枝,砸在了这个劫匪的头上,他妈呀地惨叫了一声,捂住破了一个血口子的脑袋扭头一看,竟是那个漂亮女司机,她一边挥着手里的那根粗大的树枝,一边大声喊叫道:我已经报警啦!警察马上就到!别叫这两个坏蛋跑了!

  两个劫匪听见女司机喊叫说她报了警,警察马上就到,喊了一声:快走!撒腿就跑,不一会就没了踪影。

  女司机把趴在地上一动不敢动的曲丽丽拽起来,扶着她上了车,招呼田玉林也上了车。

  女司机(对车里其它人喊叫着命令道):都下车!都给我下车!

  车里的人都被赶下车后,女司机啪地一声关上了车门,用力一踩油门,车子嗖地一声开走了。

  被扔下车的那些人,使劲挥着手,气愤地向开走的汽车喊叫着,有人喷着吐沫星子咒骂着:混蛋!王八蛋!小騒娘们!我要投诉你!

  汽车在盘山路上疾驶。

  曲丽丽趴在座位上一直在哭。

  田玉林瞅着一直在哭的曲丽丽,不知该说什么好。

  女司机(不耐烦地对曲丽丽吼了一声),哭哭。就知道哭。别哭丧啦!

  女司机(又狠狠骂了一声):这帮狗娘养的!

  田玉林一时没反应过来,女司机是在骂那两个劫匪,还是在骂那些乘客。


  第三幕

       东方学院校园内(日)

  田玉林给东方学院几个叫外卖的同学送完餐,推着摩托车沿着校园内一条林荫小路往校园外走,在经过一个路口时,迎面碰上于小天搂着曲丽丽走了过来,两人紧紧地依偎着,于小天眉飞色舞地说着。

  于小天:你马上就毕业了吧?现在工作这么难找,只有出国留学成了海归,将来才能指哪儿打哪。你愿意去英国还是美国加拿大?不用找我老爸,只叫我爸的秘书给办一下就ok。我在美国呆了几年,没意思又回来了。这回咱俩一起去,逛逛纽约华盛顿白宫联合国大厦,再去夏威夷金色海滩看海,再去阿拉斯加赏雪。我在美国西海岸开飞车,两辆美国警车在后面追我都没追上。特刺激!特好玩!

  于小天和曲丽丽两人只顾说话,没注意迎面和田玉林撞了个满怀,曲丽丽啊呀地惊叫了一声,同时她也认出了田玉林,没说话,却把头扭了过去。

  于小天(白了田玉林一眼):你没长眼睛呀!(又指了指曲丽丽说)认不认识?她可是我们东方学院的芭蕾皇后,我的新女友。够份儿吧。哥们?一毕业我就带她去美国。我有绿卡。美国绿卡。嫁给我,她也就成了美国人了。(又转过头问曲丽丽):丽丽,我说的对不对?到了美国,你就去好莱坞跳芭蕾,管保你一炮走红!

  曲丽丽似乎不愿于小天再说下去,使劲拉了他一把,拉着于小天走开了。

  田玉林 (望着两人走去的背影,嘴里不自觉咕哝了一句) :这个富二代,不知换了多少个女友了?这个曲丽丽,又和他好上了……


  第四幕

       一条大街上的一个十字路口,市中心医院(日)

  田玉林推车出了校园,又穿街过巷到各处去送餐,摩托车的两只车轮子,在一条又一条大街小卷飞转着。

  夜幕徐徐降临了,街道上的车辆和人流,依然川流不息,熙熙攘攘,在经过一条街的一个十字路口时,田玉林见来往的车辆和行人较多,从车上跳下,绿灯亮起时,他推着车过马路,刚走到马路中间,就见一辆白色宝马车,飞驰而来,可能是因为车速太快,来不及煞车,车后厢板把一个推着自行车过马路的女人,刮倒在地上,而女人推着的自行车,随着女人身子一倾倒。压在了女人的大腿上,女人双手捂住大腿,疼得哎呀地尖叫了一声,一股鲜血从女人的手指缝中流淌下来。

  宝马车停了下来,司机摇开车窗伸出头往地上看,好像要打开车门下车,却被坐在他旁边的女人拽住了,那女人不叫男友下车。田玉林一眼就看清楚了,那男人正是于小天,拽住于小天不叫他下车的女人,正是曲丽丽。

  宝马车的车窗又摇上了。车嗖一声开走了,一拐弯就没了踪影。

  田玉林停住车,去看倒在地上的女人,却是那位公交车的女司机。

  田玉林(惊呀地):是你?你,不要紧吧?

  女司机陆小英:快扶我一把。

  田玉林(把女司机掺扶起来):你的腿刮破了。我送你去医院包扎包扎吧。

  田玉林把陆小英扶坐到他的摩托车后座上,陆小英一只手扶着自行车。

  陆小英(拿手机给弟弟打电话):我刚才在马路上跌了一跤,破了一点皮,你一会上市中心医院接我一下。

  田玉林发动起车,直奔最近的市中心医院。到了医院门口,停住车,又掺扶着陆小英走进急诊室,护士把陆小英扶到病床上,开始给她包扎伤口。

  不一会,就见一个长得很帅气的年轻男人,是女司机陆小英的弟弟。带着两个同伴,小跑着走进急诊室。

  弟弟(急步走到床前,关切地问):姐,伤着哪了?是哪个王八蛋撞的?我去废了他!

  陆小英(不耐烦地):你喊啥喊?没啥事,就是刮破一点皮。(向四周寻找田玉林)那小子怎么走了?

  弟弟:哪小子?我去收拾他!

  陆小英(没好气地喝道):行了你!送我回家。不许告诉爸妈!

  坐在弟弟开着的奔驰车里的陆小英,一直趴在车窗上,往街道两旁和四周围寻觅,却一直没能看见那个外卖小哥的身影。

  田玉林轻便摩托的车轮,又在城市大街小卷的街道上飞转着。

  夜幕降临了,华灯初上,繁华的城市,依然笼罩在喧嚣之中。


  第五幕

       东方学院东侧门门前一条小街上(日)

  田玉林推着摩托从学院门里出来,看见路对面站着一男一女,他一眼就认出了那个女生正是曲丽丽,男人五十几岁的样子,头戴安全帽,一看就是建筑工地上的工人,只见曲丽丽从男人手里接过一打百元钞。

  曲丽丽(数完钱,不高兴地问):怎么就这么点!一个月比一个月少。你们还叫不叫我活了?

  曲丽丽父亲(为难痛苦地):你奶奶病了好几个月了,不敢住院,在家吃中药,一个月得好几百。我打算再找个打更的活,挣两分工资,给你奶奶攒点住院费。乡医院的大夫一直要叫住院治疗。你是不是抽个空,回家看看奶奶,你是她一把屎一把尿带大的…….

  曲丽丽(不耐烦地):什么一把屎一把尿,你能不能说话文明点。

  忽然,曲丽丽看见前面不远处紧紧拥抱着边走边亲吻的一男一女,男的正是于小天。

  曲丽丽(呼叫着追了上去):于小天!于小天!你站住!你站住!

  曲丽丽父亲向前追赶了两步,想要拉住女儿,他要说的话还没说完,却被曲丽丽猛力一甩手,跌倒在了地上,膝盖撞到一个被揭开的马葫芦盖上,双手捂住膝盖,疼得龇牙裂嘴,爬了好几爬也没能爬起来。

  田玉林(赶紧走过去,把曲丽丽父亲掺扶起来,关切地问):大叔,磕坏了没有?我送你去卫生所看看吧。

  曲丽丽父亲(使劲摆手):不用不用!整天干活的人,没那么金贵。

  田玉林:你是曲丽丽的父亲吧?

  曲丽丽父亲(长长叹了一口气):这丫头,先前不这样,挺仁义的孩子,怎么一上大学人就变了?为了供她上大学交学费,艺术系的学费,一年两万多,还不算吃喝。家里东栽西借,拉了一屁眼子饥荒。我只得上工地上打工,挣钱供她。可她自打上大学,就没回过一趟家。她奶奶从小带她,一把屎一把尿,病了好几个月了,起不来炕,就是想看看孙女,老人都八十多了,不知道还能撑几天……(男人说着眼圈红了,有泪花在眼眶里闪动)。

  奔跑着的曲丽丽没能追赶上于小天,于小天拦了一辆出租车,拉着女友上了车,出租车扬长而去。

  曲丽丽一边喊叫着追赶着出租车,出租车早已不见了踪影。气急败坏的曲丽丽从人行道上捡起一块石子儿,向出租车开走的方向扔了过去,不偏不倚正砸在一个路灯的灯泡上,啪的一声,灯泡被砸得粉碎。


  第六幕

       《青春赞歌》电视剧组招考演员面视现场(日)

  换上了一身时尚新妆的曲丽丽,打扮得比平日更漂亮,焦急地站在十字路口拦出租车,一辆一辆驶过的出租车却没有一辆空车,她一辆也没拦下。焦急地看着表,时间越来越紧迫了,急得她不住地在地上跺脚,忽然,她看见那个送外卖的小哥骑着摩托车驶了过来,急中生智,她向外卖小哥使劲招手。这时田玉林也发现了站在十字路口的曲丽丽在向他招手,他没有犹豫便把车驶到曲丽丽面前停下。

  曲丽丽(哀求地);我打不着出租车,想请你帮个忙。我要去一个剧组面试,考演员。时间快到了,你能不能送我一下。城南区清江大厦。

  田玉林(把车后座调转到曲丽丽面前说):上车吧。

  田玉林托着曲丽丽穿行在川流不息车水马龙的一条又一条街道上,驶进城南区清江大厦门前,曲丽丽从车后座上跳下来,也没跟田玉林打一声招呼撒腿就往楼里跑,跑进一楼的一个展示大厅——剧组面试的场地。

  大厅里,前面一排长条桌后面,坐着几位剧组面试的考官,曲丽丽跑进来的那一刻,考官正叫到她的名字,考官请她抽签考题,她抽的考题上有二道题,第一个道题的小品,内容是说,一个从乡下来的老农民,进城到大学来看他的女儿,女儿嫌父亲丢人,把他拉出校园,拉到大街上。

  女儿(责怪地说):谁叫你来的?以后别上校园里找我,我告诉你多少回了!别上学校里找我。记不住呀!以后有事打电话。别动不动就跑过来!烦死人!

  父亲(从背包里取出一个塑料袋,递给女儿):这是咱家树上结的大红枣,你娘一直叫给你留着。又脆又甜。

  女儿(不耐烦地):我不要,你拿回去吧。城里啥都有卖的。给我多寄点钱,啥都有了。你快走吧。我还有事(说完,头也不回地跑走了)。

  田玉林站在半开着的门前,看曲丽丽和一个扮演父亲的男生,演这个小品,曲丽丽扮演女儿。曲丽丽进入角色,表演得很到位,获得了考官们的一致好评。田玉林在为曲丽丽高兴的同时,脑海里却浮现出那一天他碰见曲丽丽父亲的情景,突然又闪现出一个念头:曲丽丽对这个小品表演得如此到位,是不是和她有亲身体验有关。

  这时,曲丽丽又开始表演第二个小品,规定情境是:一个女孩在穿越郊区一个公园密密的小树林时,被两名歹徒劫持,女孩尖叫着,呼叫救命,却敌不过两个歹徒,被按倒在了地上,正这时一个男青年冲了过来,一边大喊着:放手!你们要干什么!放开她!

  其中一个歹徒挥舞着匕首,向男青年冲了过来,男青年捡起 一根木棍,与歹徒对打起来,另一个歹徒见同伴对付不住那个男青年,就放开女孩,也挥舞起匕首,向男青年冲了过去,女孩见那个抓她的歹徒放开她去帮助同伙去了,从地上爬起来,朝两个歹徒跟男青年对打的地方看了一眼,撒开腿就跑走了。跑出树林,跑出公园,正看见一辆出租车过来,挥手叫停,上了车,出租车又开走了。

  曲丽丽跟三个男生表演完这个小品,其中一个女考官向她提出疑问。

  女考官:你为什么要这样处理?女孩一个人跑了,把救她的男青年扔在那儿了。她不担心男青年会受害吗?为什么不叫女孩留下来,和男青年一起斗歹徒?

  曲丽丽(有理有据地回答说):如果是那样,也许两个人都保不住,都会受害。因为即使女孩留下来,他们两个人也不一定能斗过那两个穷凶极恶的歹徒。与其陪上两个人,还莫如叫一个人先跑,好跑去报警,叫警察来救那个男青年。保住一条命是一条命啊。何必两条命都搭上?记得我看过几部电影电视剧,里面在表现对敌斗争时,危机关头,都是男人掩护女人撤退,男人留下来阻击敌人。

  听完曲丽丽的解释,女考官一脸惊愕。其他几位考官,也面面相覻,一脸的惊诧。

  这时只听主考官说:好吧,曲丽丽同学,谢谢你的表演。你回去听通知吧。这期间你也可以到别的剧组试试。

  曲丽丽还想争辩,考官又叫下一个考生,曲丽丽只好悻悻地走出考场。

  这一切,田玉林都看在了眼里。他禁不住摇着头,长长叹息了几声。


  第七幕

       清江大厦门前(日)

  曲丽丽十分不满十分不悦地从面试厅跑出,被一个长发男人拦住。

  长发男人(把一张名片递给曲丽丽):曲小姐,你好!我是皇后影业公司的总经理助理,我们吴总有幸观看过你的舞蹈表演,你的美貌和独特气质,令他折服。我也有同样的感觉,所以我敢说,你是为影视而生 ,具有无与伦比的演员天赋。我的眼光不会差。什么样的演员,大明星,小明星,一般演员,我都接触过,不敢说我有火眼金睛,可我敢说,我一眼就能看出什么人身上有天才演员的素养和因子。那是从娘胎里带来的,是上帝造人时,特殊造出来的。我敢说,你就是这样的一个人。也是我一直苦苦寻找的可心演员。我们是一家有台港背景的影视公司,正在筹拍一部百集古装戏,也正在到处选演员。吴总一下子记起了你,说你最适合饰演我们戏里的女二号,青年时代的皇后。就叫我去找。真是踏遍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让我一下子就在这儿碰见了你。走,我带你去见我们皇后影业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吴老板。

  长发男人一把拉起曲丽丽的手,走到大楼门前的停车场,来到一辆宝马车前,拉开车门, 请她上车。

  曲丽丽有些犹豫,没有马上上车,这时,田玉林跑了过来,他想阻拦曲丽丽不要跟陌生人走。

  田玉林(劝阻地说):曲丽丽同学,这个人你从来不认识,也不了解他的底细,不要跟他走。不要随便跟陌生人走 。

  长发男人(见一个外卖小哥拉住曲丽丽,气愤地冲田玉林吼叫道):你一个送外卖的,胡说八道什么?我们皇后影业公司,是堂堂正正的大公司,在大陆也是有备案的,是正统的影视公司。

  长发男人(又转身对曲丽丽):曲小姐 ,你是相信这个送外卖的胡说八道,还是相信我?相信我们皇后影业公司?请吧。(说着,把曲丽丽推上车,砰一声关上了车门)。

  宝马车开走了。田玉林没能拦住曲丽丽,长长叹息了一声,只能眼睁睁看着宝马车拉着曲丽丽开走了。


  第八幕

       梦巴黎大厦301高级套房(日)

  曲丽丽被拉到梦巴黎大厦,大厦门楣上挂着一个巨大横幅:热烈欢迎皇后影视公司剧组入驻!

  曲丽丽又被长发人带到301高级套房。敲门进入套房的小客厅。

  长发人(指着从沙发上站起来的一个五十几岁的男人给丽丽介绍说):这位是咱们公司的董事长兼总经理,吴总吴先生。

  曲丽丽(微笑问好):吴总,你好!

  吴总(紧紧抓住曲丽丽的小手,亲切地说):久闻曲小姐大名。认识你很荣幸!请坐 。

  吴总(一边把一个水果盘送到曲丽丽面前,一边夸张地赞美说)我参加过你们学院的艺术节,曲小姐的舞姿真是太优美太迷人了。我们即将拍摄的百集古装电视剧的二号人物,要求能歌善舞,我一下子就想到了曲小姐。这个人物有六十多集的戏份,曲小姐年轻漂亮,自然是最佳人选了。我的助理很荣幸就找到了你。我们的戏正在紧罗密鼓地拍摄中,曲小姐你来得正好,如果愿意加盟我们剧组,马上就可以进入拍摄。这几天正有几场重场戏要拍。曲小姐可以先试试镜。体验体验剧情和角色。

  吴总(又吩咐长发男人):你给曲小姐订一个高级房间。这几天曲小姐就得跟咱们剧组一起吃住,一起活动了。

  长发男人:好。我马上就去安排。

  吴总(把茶几上一个打印好了的剧本,拿给曲丽丽看):曲小姐,来,我先给你讲讲整个剧的剧情,再帮你分析分析你要担任的角色。

  吴意(把身子靠近到曲丽丽身边,开始给她讲解剧本):今天晚上要排的这几条,是几场激情戏。青年时期的皇后,那时候还是个小姑娘,有一天她在宫里的后花园抓蝴蝶,追蝴蝶追到一个凉亭前,撞上了正经过的老皇上,老皇上从没见过她,一个水凌凌的小姑娘,一下子就把老皇上迷住了,老皇上一下就把她抱起来了,两人就在老皇帝的寝宫里,演出了一场激情戏……你不用紧张,到时候,我手把手教你。

  (301套房内,临时布置成老皇帝的寝宫)饰演老皇上的吴总,手把手地教曲丽丽演激情戏,却演成了假戏真做,吴总来势凶猛,曲丽丽挣脱不及,招架不及,只得乘乘就范,被老皇帝几次临幸。戏拍得投入又逼真。每次都不用重拍第二条,一条就成功。

  每次拍完戏,吴总都请丽丽去吃大餐,山珍海味,燕窝鱼翅,曲丽丽平生还是第一次品尝。

  (301套房内)紧罗密鼓地拍摄了三个晚上,几场激情戏,都排得很成功。吴总一劲夸奖曲丽丽是天生的演员材料,一定会成为大明星。他的皇后影业公司,一定会把曲丽丽送上巴黎电影节的红地毯。

  吴总(夸赞地说):丽丽,你真棒!这几条拍的非常好。一定会超过汤唯的《色戒》,你一定会一炮走红的!剧组这几天要去山区拍几场戏,也就五六天,六七天时间,那里山高路远环境艰苦,就不叫你跟随了,你好好在家休息,后面还有好多重场戏要拍。养好精神,准备投入更紧张的拍摄。


  第九幕

       梦巴黎大厦门前,十字街口,市中心医院(日)

  一个星期过去了,剧组没有回来。

  二个星期过去了,还是不见吴总的人影。

  打吴总手机,关机。再打空号。

  打长发男手机,空号。

  三个星期,四个星期过去了,曲丽丽丽还是找不见剧组一个人影。

  曲丽丽气急败坏地去踢大厦的玻璃门,被保安强行拉走。

  曲丽丽急急地跑进街边的卫生间,不停地呕吐。

  曲丽丽走进医院,走进妇科病房。

  女医生(做了检查后,告诉她):你怀孕了。

  曲丽丽(慌乱地):不不不!我不要……

  女医生:要做流产手术,得有你丈夫和亲属签字。

  曲丽丽跑出医院,在大街上疯跑,嘴里一边喊叫着:不不不!我不要!……

  曲丽丽在跑过一条街的街口时,险些和推着摩托过马路的田玉林撞上。

  田玉林(惊异地):曲丽丽?你,你怎么啦?

  曲丽丽(眼珠红红的,直呆呆的,嘴里依然在喊叫着):不不不!我不要!——

  田玉林(不解地):不要?你不要什么?

  曲丽丽(一把抓住田玉林的手):我不能要!那个骗子!那个流氓!我不能要!我要打掉!。是那个坏蛋欺骗了我。求求你!陪我去一趟医院吧。没有亲人签字,他们不给做。

  田玉林(终于听明白了。她是要他陪她去医院做流产手术):不不。不行。我不行……

  曲丽丽(紧紧抓住田玉林的手不放,苦苦哀求):帮帮我吧。求你了!要不,我一辈子就毁了。求求你了……..(禁不住潸然泪下)。

  田玉林陪曲丽丽走进医院,迎面碰上了女司机陆小英。

  陆小英(见是田玉林和曲丽丽两个人,惊异地看着他们):我来给我爸抓点药。你们?你们俩?……

  田玉林(张了张嘴,不知该如何回答):……

  曲丽丽(使劲拽了田玉林一把):快走呀!

  田玉林被曲丽丽拉拽着,快步走进妇科病房。

  田玉林在手术书上签字,在男友一栏上签下自己的名字:田玉林三个字。


  第十幕

       星巴克咖啡厅(日)

  星巴克咖啡厅内一个临窗的雅座,曲丽丽和于小天相对而坐。

  于小天(把侍者送上来的一盘俄式奶油蛋羹,推到曲丽丽面前,陪笑地说):丽丽,这是我给你要的你最爱吃的俄试蛋羹。别生气了。都是我不好。我也是没有办法。那个女孩是我爸公司合伙人的女儿,为了公司的利益,我不得不做出牺牲。一定请你原谅。我爸我妈做的主。我不能反抗,否则我将一无所有。公司也会受到巨大损失。我想你应该理解。商场就是这样,不讲感情,只讲利益。请你一定理解。我今天找你来,就是想将功补过的。

  于小天(喝了一口咖啡又继续说):我知道你的理想是向影视界进军,想成为影视明星。我觉得你有这样的潜质和天赋,只是没有机会展现。我有一个朋友,也是我的一个哥们。他一直在影视圈里混,参演过多部电影电视剧,饰演过多种角色,有丰富的表演经验。前不久我们合开了一家文化公司,正在拍摄第一部电影,是民国题材的,名字叫《乱世佳人》,明天就要拍摄的一场戏,是男一号保安司令,和女一号名妓何丽花举行结婚典礼的一场戏。饰演男一号的,就是我的那位朋友和合伙人,也是公司的总经理曲强。女一号是中戏毕业的,人很漂亮,也很会演戏。没想到,刚拍了几场戏,就不辞而别,跟一个老外跑了。弄得剧组措手不及,这么紧急,上哪去找合适的女演员哪!这时我一下子想到了你,你的美丽不逊于那个女人,气质也很适合剧中人物。我把保存在我手机里你的照片给他看了,他也说不错。说你和剧中的人物,很契合。丽丽,这可是一个天大的好机会呀。我们公司打算拍三部系列电影。都是民国题材的。这个题材现在特火。你参加进来,好好演,站稳了脚跟,你的明星梦,可就指日可待了。

  曲丽丽(听了于小天的话,很兴奋):我,我能行吗?(又赶紧表白说):在学校我学过表演,演过好几个小品,都受到老师的好评呢。老师说我有天赋适合当演员。 谢谢你介绍我参加。我一定会努力的,一定会好好演,一定会演好的。

  这时只见一个四十几岁西装革履的男人,向他们的座位走过来,于小天赶紧站起来打招呼。

  于小天(一边请男人坐下,一边向曲丽丽介绍说):这位就是我的朋友曲总,跟你是一家子呢。

  曲丽丽(赶紧站起来与曲总握手):你好!曲总!

  曲总(也紧紧握住曲丽丽的手):曲小姐。久仰久仰!百闻不如一见。曲小姐比照片更美丽十倍。小天的眼力一点不差。你的形象气质,跟我们戏里的女一号,非常契合。非常欢迎你加盟。有曲小姐加盟,我们的民国三步曲,一定会排得非常出彩。我们的目标,第一步是进军巴黎电影节,第二步,要向好莱坞进军。

  于小天(摇着头笑了,一边摆着手):曲总,哥们,咱们还是把眼睛盯在国内吧。拿票房说话。你再给曲小姐讲讲明天要拍的那场戏。

  曲总:好好。(转向曲丽丽)明天的那场戏是保定司令迎娶八姨太的盛大婚礼。情节是,婚礼刚举行,新朗新娘刚走上红地毡,土匪头子黑熊就带着一帮子马冲了过来,十几条枪对准了保安司令,叫他老老实实别动。土匪头子黑熊扛起新娘子就跑,新娘使劲挣扎着,却还是被黑熊抱上他的坐骑,正当黑熊想跨上马,携新娘策马而去,枪声响了,黑熊从马上栽了下来。新娘子乘机跳下马背逃跑了。曲小姐,你用不着紧张。我饰演保安司令。咱俩搭戏。到时候我会关照你的。

  于小天(笑着问曲丽丽):怎么样?精彩吧!后面的情节,女一号更有出彩的地方呢。跟着曲总好好干。明星梦正在向你招手呢。


  第十一幕

       小花园里搭建的摄影棚(日)

  在一个小花园里搭建起的一个摄影棚里,导演说了一声开始,身穿雪白婚纱的曲丽丽,被身穿保安司令军服的曲总挽着手臂,踏上红地毡,缓缓地走了过来,乐曲声响起,保安司令挥动着戴着白手套的一只手,向来宾们微笑致意,来宾们噼避啪啪热烈鼓掌。

  忽然,响起一阵警笛声,只见几辆警车开了进来,从打开的车门里跳下七八个荷枪实弹的警察,直奔保安司令而去。

  导演(见此情景,十分诧异,他扭头问助理):怎么回事?怎么是警察?那些土匪怎么没上?

  助理(也一脸惊异,却不知如何回答):怎么是警察?……

  这时只见那几个警察,快步走到保安司令面前,其中一个警察向他出示了一张拘捕证。

  警察(厉声地对假曲强宣告道):陈立,你被捕了。你不叫曲强,你叫陈立。二十年前,你在大兴安岭的加格达奇市参与赌博,期间你和一个人发生口角,两人撕打中,你拾起一块砖头砸向对方头部,致使对方当场死亡。你没有去自首认罪,却乘混乱之机逃跑了,成了公安部通辑的逃犯。从此你隐名埋姓,改名曲强,又制造了一个假身分证。混进了影视圈。可是,你终究逃不出法律的天罗地网。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你的两位出差来本市的同乡,在宾馆认出了你,向我们报了案。你逍遥法外的日子,该结束了。

  突如其来的变故,人们都傻眼了,一个个大张着嘴,瞪着迷茫的眼珠,瞅着曲总(假曲强真陈立)被警察卡的一声戴上锃亮的手铐,被两个警察夹在中间,推进了警车,关上了车门,警力嗖地一声开走了。人们还呆呆在站在原地一动不动。痴痴地望着警车开走的方向。

  新娘子曲丽丽,也呆呆地站在红地毡中间,不知所措,她在人群中寻找于小天,却找不见他的人影。

  人们开始散去,没有人招呼她,也没有人理睬她,她不知道该去哪儿。

  忽然,她看见外卖小哥的那辆摩托车开了过来,开到她面前停了下来,从车后座上下来的人,竟是她的父亲,那个在工地打工的农民工。

  曲丽丽父亲(一把拉住女儿的手,恳求地说):闺女,跟爸回家吧。乡长说可以叫你上乡文化站工作,挣工资,吃国家粮,是正式的国家干部呀!又守家在地,和亲人在一块,多好啊!

  曲丽丽(听了父亲的话,更是气不打一处来,把心里的怨气都撒到了父亲头上):好个屁!我说我怎么老这么倒楣?都是你们妨的。回家回家,你就知道回家。地地道道的土包子农民意识!我一子都不想回去!一辈子!我要去北京,我要去上海,我一定要实现我的梦想!

  曲丽丽三把二把扯下身上的婚纱,摔到地上,小跑着跑到路边,拦下一辆出租车,钻进车里,扬长而去。

  曲丽丽父亲站在草地上,茫然地望着出租车开走的方向,眼眶里的几颗泪珠,啪嗒一声滴落了下来。

  田玉林(也很无奈,只好安慰丽丽父亲说):叔,你别着急。丽丽是个有理想的女孩。也有能力,也许她能闯出一片天地呢。


  第十二幕

       街道,火车站(日)

  田玉林摩托车后座上坐着曲丽丽,田玉林一踩油门,摩托车向火车站方向开去。

  田玉林拎着曲丽丽的旅行袋,送她进入候车室,送她进入站台,又送她上了车。

  站在车门旁的曲丽丽第一次向田玉林说了声:“谢谢!”

  草绿色车皮的火车开动了,曲丽丽从车窗里伸出一只手,向站在站台上目送她的田玉林挥着手……

  长长的列车,不一会就开出市区,消失在蓝天白云天幕下的地平线尽头了……

  第十三幕 火车站前停车场,城市街道(日)

  田玉林从火车站走出来,来到停车场,推起摩托车往外走,刚走到出口处,就听见有人招呼他,他抬头一看,竟是女司机陆小英。

  陆小英(带着讽刺的口吻):把未来的大明星送走了?

  田玉林(脸不由红了一下):她叫我送她一下……

  陆小英(故意挑皮地逗说):你是不是爱上那个小美女了?

  田玉林(赶紧否认):不不。不是。没有……
  陆小英(噗嗤一声笑了):吓着你了吧?

  陆小英(直视着田玉林的眼睛):难道我不比她漂亮吗?。

  田玉林(脸又唰啦 一下红了):比,比,比她——漂亮…

  陆小英(变成一本正经地):喂,我问你,你是不是去年报考了科技大学?

  田玉林(点了点头):我没报到。

  陆小英:你的高考成绩是地区理科第三名,对吧?

  田玉林:我们老师是这么说的。

  陆小英:你因为拿不出学费,放弃了。

  田玉林:不,我没放弃。我进城打工,就是为了挣学费。我还要上科大。

  陆小英:有种!是个爷们!你想不想现在就上学?

  田玉林:早过期了,通知书我都撕了。

  陆小英:我去找了科大的副校长,他是我爸大学同班同学,他们的教务处主任,是我妈小学的学生。我给你作好工作了。你的录取依然有效,可以正式入学。

  田玉林:可是,我还没挣够学费……

  陆小英:我全包了。你只管给我好好念书。别的你不用管。

  田玉林:那,那,那怎么行?我,我能挣够学费的……

  陆小英:等你挣够钱,黄瓜菜都凉了。你好好学,研究出最尖端最顶级的芯片。气死他美国姥!

  田玉林:我一定努力学习。刻苦钻研。

  陆小英(不由长长叹息了一声):科大也是我梦寐以求的大学。只是那时候我妈妈卧病在床,我不能报考。就算是你替我去实现梦想吧。

  陆小英(一抬腿坐到车后座上):走,我送你去报到。

  田玉林开动起摩托车,飞快地向城南开发区科技大学方向驶去。

  车轮飞转着,穿过大街小巷,在城郊通往开发区的林荫大道上飞驰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