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当儿子的暑假来临,我真想带他回到我儿时的小院,只是那里如今已不再是父母的家,老房子十年前就卖了,我童年玩耍过的院子已不再属于我。

       记得那时的夏季黄昏,我们一家人常坐于院子里的石桌边吃晚饭,爽口的高粱米水饭,刚从园子里摘下的水灵灵的辣椒、黄瓜、大葱还有嫩嫩的紫茄子,沾一口自家下的大酱,真是超级下饭。有时妈妈炖一大锅豆角烀饼,或者从街上买几块钱的令吉鱼,煎的两面酥脆,真的是比山珍海味还香。吃过晚饭,大人们忙着浇灌院子里的菜,我们几个孩子就会帮忙压井抽水,这也是我们一天之中最快乐的时光了。因为暑假作业白天都做了,晚上的时间很少用来写作业,老房子前的小院就成了我们快乐的天堂。寻着蛐蛐的叫声找蛐蛐,看顽皮的小狗追尾巴跑,抱起家里的小猫当孩子哄,或者干脆找些碎瓦片野草之类的玩意儿过家家。帮父母浇园子的时候,我们常会跑到菜地里寻找熟了的西红柿,或者站在葡萄架下看看有没有变紫了的葡萄,菜园子里的野草莓、刚长出的嫩茄子,总是被馋嘴的我们早早地发现并吃掉。等父母要我们摘下来吃时,已经找不到熟的了。这时候,爸爸就会叫我们姐妹几个去买西瓜,压上一盘井拔凉水,把西瓜放进去,一会儿功夫西瓜就变得凉爽可口了。坐在院子里一边听大人们聊着家常一边吃着甜甜的冰西瓜,那感觉真是说不出来的美。吃完西瓜,我们几个孩子就开始搜寻趴在葡萄叶上的“独角龙”或者梨树上的毛毛虫,把它们捉进一个小瓶子里,玩够了就拿它们喂鸡。院子里的蚂蚁洞很多,我们也会在无聊的时候,寻一个四周堆着细土粒的蚂蚁洞,一边喊着“骆驼骆驼快出来”,一边用草棍儿逗洞里的蚂蚁,有时甚至用水灌进蚂蚁洞里,等着看蚂蚁搬家。

      那时候家家户户都没有电视,每当夜幕降临,大人们就会围坐在葫芦架下闲聊,父亲常会打开收音机听评书联播。有时我们也和父母一样安安静静地听着好听的评书,田连元、单田芳、杨阔成等播讲的评书,几乎家家都挺。什么《三国演义》《岳飞传》《水浒传》的故事,都是从那时候听来的。有时男孩子们喜欢舞枪弄棍,听着听着就模仿故事里的情节比起来。为了防止蚊虫叮咬,大人们常会点然湿的蒿草,放出烟雾来驱赶蚊虫,孩子们则一边摘下大大的葫芦叶子当扇子扇着火,一边将捉来的“独角龙”扔到火力烧,玩得不亦乐乎。
       天气好的时候,大人们会在小院里晒上一大盆水,到了晚上,忙了一天的大人们,就用这被晒得温热的水来冲凉了。孩子们更是喜欢在水里玩,有时洗了澡后,还不忘甩着湿毛巾,在院子里撒欢地跑,一会儿功夫就又满身大汗起来。但我的父母很少批评我们,也很少打扰我们的快乐时光。

     70后的我,是在相对自由而宽泛的环境下长大的。父母忙着工作,或家务,很少唠叨我们学习,总是时不时地当着大家的面夸奖我们几个孩子,父母总会说我们能干、聪明。也许正是因为父母的夸奖,才让不太聪明的我渐渐有了自信吧。
      我就是这样一天天长大的,成长为一个快乐的人,一个热爱生活,容易感受到美好的人。如今,那段无忧无虑的童年时光早已经远了,可我还是希望我的孩子能如我当年一样,感受到人生最初的简单快乐,拥有一个自由奔跑,没有课业负担,没有升学压力的童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