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拉尔是因城市北部的海拉尔河而得名。海拉尔是由蒙古语“哈利亚尔”音转而来,意为“野韭菜”。海拉尔如今是内蒙呼伦贝尔市的中心区,东连东北经济区,西接俄罗斯,素有“草原明珠”之称。这里没有现代大都市的嘈杂与喧嚣,有的只是宁静与安然。走进海拉尔各类草原民族的生活风情扑面而来。

  作为一个曾经的军人,我更关注这里的反战纪念园。这个纪念园全称是世界反法西斯战争海拉尔纪念园。背景是日军侵华期间,日本关东军从中国内地抓来数万名劳工,在海拉尔修建秘密军事工程,工程结束后,为了封口,这些数万名劳工悉数被关东军全部杀害。74年后的今天,我们在海拉尔河北岸的“万人坑”内仍可寻见累累的白骨,让人不寒而栗。

  世界反法西斯战争海拉尔纪念园是在原侵华日军海拉尔要塞遗址上建立的,占地面积110公顷,分为地上、地下两部分,其中地上建有海拉尔要塞遗址博物馆、战场遗迹、模拟战争场景等设施;地下工事遗迹复原了日军司令部、士兵宿舍、卫生室、通讯室等。


 

  海拉尔要塞遗址博物馆,设四个展厅,展出了抗战各个时期的文字、历史照片、地图以及大量的战争实物 。内设电影厅、射击场等游客参与项目。展厅以东亚烽火兴安怒引入。运用较多实景介绍"九一八"事变后,苏炳文将军成立东北民众救国军,发动著名的"海满抗战",并利用中俄红色秘密交通线进行的一系列抗日壮举。

  还有炼狱硝烟草原焦,运用大型沙盘实物说明海拉尔的地势地貌、日军在此修筑军事要塞的目的、作用及修建要塞中国劳工的悲惨遭遇,并运用高科技手段全景展示了世界最早的大规模立体战争——诺门罕战役。塞外惊雷万木春,则以大量实物、图片讲述苏、蒙军与东北抗日联军全力策应配合,于1945年8月9日进攻海拉尔要塞,并于18日取得决定性胜利的艰苦历程。

  最后是世界和谐传友情,讲述了改革开放以来呼伦贝尔地处中、俄、蒙三国交界地区,中国向北开放的最前沿,积极推动三国友好合作交流、互利互赢、和平发展的新局面。

  反战纪念园生动形象地控诉了日本关东军在我国东北犯下的滔天罪行,通过东北沦陷时中俄蒙抗日的史实,赞颂了东北抗联、东北军爱国将士和呼伦贝尔各族人民反抗日本侵略的爱国主义精神,赞颂了苏联共产党、苏联红军及蒙古军队支援中国革命、与日本侵略军殊死作战的国际主义精神。

1565609794188565.jpg

  历史回放到1945年8月9日,苏日战争打响,海拉尔要塞所面对的是苏联红军后贝加尔军左翼集团即多兵种合成的第36集团军。

  第36集团军在对日作战中划分为3个作战区域,其右翼为集团军副司令福明柯中将指挥的步兵293、298师和2个机炮旅、迫击炮团、榴弹炮团、工程兵团以及独立坦克营等部队,是集团军的进攻作战的辅助突击方向,担任满洲里、扎赉诺尔方向的突击。

  集团军的主要突击方向是中部,即由额尔古纳河上游的旧粗鲁海图等5个渡口向海拉尔要塞进攻,由步兵第86军军长列武年科夫少将指挥的第94师、210师、独立坦克第205旅等部队担任主攻 并预定在10日内歼灭要塞守军,解放海拉尔。

  集团的左翼也是辅助突击方向,由步兵第2军军长洛帕京中将指挥第103师、292师及其他配属部队,由旧粗鲁海图渡河后向东取道三河、那吉布拉格向牙克石、免渡河及大兴安岭方面开展突击。

  为策应第36集团军向海拉尔的进攻,后贝加尔方面军还从第39集团军所属步兵第94军中抽调第221师、358师由新巴尔虎左旗阿木古郎、诺门罕、将军庙一带向海拉尔方向推进。苏军先遣支队突入海拉尔,8月9日零时20分,第36集团军开始强渡额尔古纳河。先遣队迅速突破日军防线,以水陆两用汽车渡河。凌晨,在额尔古纳河上游的波格丹诺夫卡及其以东的杜罗伊直到旧粗鲁海图 其中方对应一侧是陈巴尔虎旗境内的额尔敦陶勒盖、八大关及今额尔古纳市的黑山头等地 紧急架成五座野战桥梁和筑成两处船只渡口。9日早晨5时30分,空军第12集团军轰炸机师的十几架轰炸机首次空袭海拉尔。6时,集团军中路纵队由步兵第86军副军长布尔马索夫少将指挥的先遣队已全部渡河,并向海拉尔方向推进。在主力渡河时,由集团军副司令员福明柯中将指挥的部队也开始向满洲里发起进攻苏军初攻要塞。


  苏军86军所属的步兵第94师和210师相继抵达海拉尔后,进行了数小时的休整并对日军要塞各阵地布防情况作了进一步侦察。

  苏军主力部队于8月11日下午2时在36集团军司令员中将卢钦斯基坐镇监督下,由步兵86军军长列武年科夫指挥步兵94师、210师和其他配属部队,在空军轰炸机和驱逐机的密切协同配合下,对日军敖包山、北山 含北松山 、南松山及东山各阵地同时展开猛烈攻击。当天94师9团在攻打敖包山中,连续击毁15个永久性火力点和25个混凝钢帽堡,打掉1个指挥所,歼灭部分日军。

  210师644团在攻打东山 伊东台阵地中,击毁一批工事,攻占日军两段堑壕,消灭一批日军。但尽管苏军攻势凶猛,日军却不顾一切地拼命凭险顽抗,基本上将苏军挡在各阵地外围的反坦克壕以外,使战事处于僵持不下的胶着状态。

1565609851957285.jpg

  8月11日早晨6时,日军2架战斗机飞临海拉尔上空,沿四周的5个阵地盘旋侦察两周,遭到分布各处的苏军地面高射武器的密集火力射击。日机穿越火网时机身曾多次迸射火星,而后仓皇逃去。上午10时左右,有几架苏军飞机降落在东山机场。日军东山 伊东台阵地组成多个“肉弹”敢死队,隐蔽接近机场,用手榴弹、汽油燃烧瓶轮番对苏机进行突然袭击,结果烧毁苏军通信联络机1架,另1架也受到一定程度损伤。接到报警后,苏94师预备队的1个步兵连和1个迫击炮排迅速赶到现场,消灭日军100多人,缴获步枪80余支,机枪2挺,救出苏军飞机2架、飞行员3人。

  8月11日夜,由36集团军副军长少将福明柯指挥的以步兵293师为主的右路纵队在攻占满洲里———扎赉诺尔后,一路直插海拉尔。这样,苏军从北、西两路完成了对海拉尔要塞的全面合围。


  另一方面,后贝加尔方面军39集团军步兵94军的221、358师也从南路将军庙、诺门罕方向迂回到锡尼河、南屯一带。围歼战持续进行到8月13日,苏军已在要塞各阵地的反坦克壕内与日军展开阵地争夺战。苏军向要塞发起总攻。

  鉴于连续3天猛烈攻打,虽使日军遭到沉重打击,但要塞仍未被攻克。第36集团军司令员决定重新组成多兵种配合的强大战役集群,务求尽快歼灭海拉尔要塞的全部日军。

  参加这一战役集群的苏军包括步兵94师、293师、210师、机炮第1、2旅加农炮团、榴弹炮团、迫击炮团、大威力榴弹炮以及2个独立坦克营和空军部队。此外,还得到紧急调来的方面军预备队1个炮兵师的“实质性帮助”。一场更加猛烈的歼灭战全面展开,战况异常惨烈。

  敖包山主峰阵地因设有数层反坦克壕和铁刺网,核心阵地周围部署了三道环形防御阵地,防守严密。日军利用工事的多层次配置和地上地下联通的优势,死守硬拼,一时难以攻破。后经反复冲杀,直至13日才被全线突破,开始了阵地内的争夺战。经过双方白刃厮杀,日军溃败,残敌钻入地下工事死守。


  在日军兵力配备最强、且为指挥部所在的河南台阵地战斗更为激烈。苏军利用该阵地西部地形较平坦的特点先从背后发起攻击,而后又从西南部、南部和东部实行多路夹击。但由于日军得到第三阵地的炮火配合,苏军的坦克进攻也一度受阻。在二、三阵地有约10辆坦克被击毁、击伤。

  但终因苏军坦克部队强大,炮火猛烈,经反复争夺,彻底摧毁了日军地面火力点,迫使日军转入地下工事,成为“瓮中之鳖”。苏军一面肃清地面残敌,一面用大量炸药、爆破筒、集束手榴弹、汽油等各种爆破燃烧手段破坏日军地下工事的出入口,想迫使其投降。并利用日军俘虏喊话劝降,但龟缩洞内的日军死不就范。

1565610159135218.jpg

  在东樱台阵地,由于苏军未向其发动正面攻击,又因该阵地位处伊敏河东,距一、二、三阵地较远,防守的一个日军大队又无远程火器参与对其他阵地的火力支援,只能坐观其他阵地的争夺战。

  到12日深夜,大队指挥官按照日军“作战要领”规定,决定放弃阵地向南撤逃。撤逃途中一路大部被歼,也有极少数突围漏网。一路被苏军追击,最后在海拉尔东南约25公里的尖山沟一带被全歼,日军遗尸遍野,战后此地被附近居民称为“死日本子沟”。

  在伊东台阵地,日军有一个加强大队。当苏军步兵第644团对其攻击时,遭到猛烈抵抗,经过激烈拼杀,苏军攻克碉堡和两道堑壕,歼敌50余人,许多日军四散溃逃。


  在这场总攻歼灭战中,一方猛攻,一方死守,双方打得都很顽强。日军此时的惟一优势是依托坚固设防的永久性工事,获取“一夫当关,万夫莫开”之利。但苏军却在兵力武器装备上占有压倒性的绝对优势。苏军攻打海拉尔要塞的战斗,尽管未超出战前的预定作战方案,但打得相当吃力,从8月9日夜间最初交火起,到8月17日清晨日军挂出白旗止,前后持续7天8夜不算以后两三天的小型战斗。

  在海拉尔要塞攻坚战中,苏军竟出现7个舍身炸敌堡的英雄人物,足见攻克日军工事的艰难程度。

  苏军为此胜利付出了大量生命和鲜血的沉重代价,计牺牲官兵1100余人。其中军官145人。阵亡烈士名单均刻在海拉尔区小孤山的苏军烈士公墓上。伤员数字未查明,但据当年苏方公布的在远东对日作战伤亡总数为32000人,其中阵亡8219人,即阵亡人数和负伤人员约为1∶4的比例。据此估算,苏军当年在海拉尔作战中的伤员当不下4000人之多,故其伤亡总数约为5000人左右。最终,海拉尔要塞被苏军全线攻克,日军彻底溃败。

 

  今天这里是集爱国主义、国际主义、革命英雄主义为一体的军事主题红色旅游景区。万人坑遗址位于陈巴尔虎旗境内。是日本人为了掩埋修筑海拉尔要塞被饿死、累死、病死和被打死的中国劳工而挖的大坑。海拉尔要塞工程结束时,日军仍未放过这些劳工,他们将劳工分批集体枪杀、活埋。实际上的数量超过万人。至今地面仍可见大量劳工白骨、牙齿,令人发指。

  如今,这里的一切已成过去。但是,战争给亿万国人心目中留下的阴影将永存。每年众多爱国人士慕名而来祭奠苏军亡灵证明了这一点。让我们珍爱和平,勿忘国耻,消灭法西斯,和平真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