姥姥家住在大连湾街道所属的一个小渔村。

  姥姥家的屋顶上,长年挂着一只由柳树枝条编织的小筐,筐里装满各种好吃的。听姥姥讲,这筐是姥爷活着时编的。每次躺在姥姥家的炕上,望着小筐,我的嘴里就会淌出馋水。于是,姥姥便从小筐里掏出苹果桃子梨枣山楂等给我。做饭时,姥姥又会从小筐里拿出咸鱼和海红干蛎子干和蚬子干等海货,做汤拌菜。让家人吃的直喊五鲜加一鲜<六鲜>流鲜!场面十分风趣热闹。

  在我的记忆里,姥姥家所有好吃的,几乎都被放在屋顶上的筐里。家里一旦来客,姥姥象变戏法一样,从小筐里拿出各种海鲜干品和水果。让我感到姥姥的小筐就是百宝箱,有取之不竭用之不尽的物品,简直就是个小神筐。每次姥姥从筐里取拿食物,都用神秘的眼神看看我。生怕我背着她,偷偷地到她筐里拿东西吃似的。这样一来,就更加令我对小筐产生了好奇。并暗暗地想,我总有长高那天,到时一定摘下小筐看个究竟。

  没想到,这长高的一天竟然让我等了二十几年。期间,我也去过姥姥家,可我不再象以前那样对小筐产生莫名的神往了。因为一本本厚厚的书,让我的眼睛整天都埋在了书本里面。

  姥姥有病后,屋顶上的小筐自然就被摘了下来,放在姥姥枕头旁。筐里依旧装满一些好吃的,不同的是海干品少了,水果蛋糕多了。姥姥虽然吃不了几口,但她每天都要摆弄几遍小筐里的食品。此刻,我才看清姥姥的小筐里面的间架结构是一层层的,难怪当年能装那么多品种。

  可以说小筐陪伴姥姥大半辈子,姥姥对小筐的情结,多年过后的今天,我才明白一些。说来,还得感谢来自大黑山脚下一个叫土哥的人,市场的人都这样称呼他。

  土哥天天一早就挑提着三筐带花的黄瓜,其中有一只柳树枝条编织的筐,与姥姥当年的那只小筐仿佛,蹲在早市的最北端。讲着他的黄瓜不打农药不上化肥,靠的猪鸡粪便长成的绿色食品,等等。

  由于生育过后我肥胖许多,因此急需减肥,医生建议多吃黄瓜, 于是我走到土哥的黄瓜筐前。看到那只柳条筐,我的眼前再次浮现出姥姥那神秘的眼光。只不过站在我面前的是一张黑红脸庞的人,眼睛小小的,并没有什么神秘状。

  土哥每三天来卖一次黄瓜,我恰好三天买一次。土哥天天把寄托放在筐里,我是天天把希望寄托在黄瓜上。市场里卖黄瓜的摊主很多,可我只买土哥筐里的。其他人的黄瓜,都是装在纸箱里。土哥曾对我说,筐透气,黄瓜新鲜好吃。土哥接着还说道,我喜欢用筐装东西。因为筐都是我媳妇编织的,拿着它,就像媳妇在身边一样。听着土哥的话,忆起姥姥的小筐确实通风透气,物品不易腐烂。久了,通过接触土哥和追思姥姥的情怀,我慢慢地意识到,人生犹如筐,筐里装着寄托与生活。男人的筐里装女人,女人的筐里装着男人。筐里不仅可以盛装物品,而且也能盛着人的希望与思念。姥姥和土哥对小筐那么衷情,其实是他们心灵深处藏着一种无法言表的情感。通过触摸小筐方可得以释怀。而我却是受益者,吃着黄瓜念着姥姥却是件很美的事。

  想想,生活里我虽没有柳树枝条编织的小篇,但我心中可以拥有一只偌大的筐。通过努力与拼搏让筐里丰富多彩,盛满无限快乐!

  眼下,我们的祖国这只大大的筐里正繁花似锦,每个国民无不正在享受着芬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