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直深恨生活在北方的我,对于痴迷的五颜六色的种类繁多的花木知之甚少,而又在诗歌或小说中识得了太多被赋予了过多的含义的花草们向往良久,如勿忘我、紫藤、菟丝花、曼陀罗......那些美丽的繁花,除了自身的美丽,还有神秘的或忧伤或悲戚或美好的花语,都深深的诱惑着我,于是喜欢想象且自以为是的自己,在凡是遇到想象中的花朵,就会张冠李戴的一以冠名,并深深陶醉其中 。也因此造成了许多美丽的误会。

      青年时期曾将一种紫色的星星点点的小草花,误认为勿忘我,还大言不惭的四处宣扬,等到认识了真正的勿忘我,为自己的无知而惭愧,反而不敢发声更正了。前两年,因办公楼前的似羽毛似扇形的花朵,被我误认为是南方的凤凰花,且为文歌咏,引好友垂涎,欲一睹凤凰花的真容,可我偶尔的与同事闲聊,方知那是数株木芙蓉被我误认。与友笑谈,不以此为耻,管它是什么名字呢?反正它的盛放,美丽了我的生活,娱乐了我的感官,足矣!

      偶然的机会,从一个朋友处认识了名为“形色”的软件,从此,所有的花朵在我的心里都还原了本来的面目和名字。就如一篇文章所说:“认出了植物品种,就像懂了一门外语,原来不认识的字突然有了含义。”此时才发觉,似曾相识的旧识,因为我的不求甚解和自以为是,引发了许多美丽的误会,那些美丽的植物与我,一直都是迎面相逢不相识啊!虽然我知道,无论我怎样的误会,都不耽误它们恣肆的盛放。

      识得那些曾经旧识繁花的真面目,就如见到了久违的老友,欣喜又惆怅,在回味无穷的同时,也有对故事的寓意和对生活的了悟,似乎这一切都赋予了别样的深意。

       对于我这样过于主观的人,也许因一朵花的形状即深爱,也许因一种花的名字就爱之入骨,又也许是因一丛花的香氛就痴迷......更曾感动于不说话的花朵,悄悄的用自身的成长丈量的光阴。读懂花语,读懂花的本身,感受着他们用不同的形色表达着虚空、落寞、相思、爱情和喜悦。随着它们的盛放或凋零,让我们感受到灿烂、美好、琐碎的缓缓流逝的光阴。好花不常开,好景不常在,我们曾经渴望的四季盛开的花朵,久而久之,会不觉其美,就如久处芝兰之室不觉其香一样,而生活,就如无处不在,无时不有的那些繁花,总是经由低谷到高潮,继而平淡......顿悟:平淡才是真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