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省德州市陵城区糜镇双庙王村王平山,1971年1月应征入伍,那年他刚满18岁,所以,戎装照还带着童真。

        别看他年龄小,两年的部队农场生活,对于农村出身的王平山,无论割谷子、养猪、刨萝卜等农活样样内行,事事领先,比谁干得都漂亮。这缘于他在艰苦的农村生活中的磨炼。后来,进驻辽宁巴林右旗白音和硕,开始都是住在老百姓家里。为住户扫院子,提水他总是抢到头里。东家大爷大娘对于他的勤快干净利落始终赞不绝口,并要求自己的儿子以王平山为榜样,做勤快利落人。

        部队要新建营房。开山打石头、背石头,他体力还真有点吃不消。常常在人背后偷偷抹去痛苦的眼泪,朦胧泪眼中再现了来部队时一路的磨难:

        1971年1月隆冬的一天早晨,我与同行的冻得瑟瑟发抖的新兵,冒着刺骨的北风顶着小雪在公社驻地北街头列队等候接兵车的到来。一辆罩有布棚货车飞驰而来,我们满怀喜悦爬上布满飞雪的接兵车。司机师傅以关怀的口吻说:“新兵同志们,请坐稳,路不平,又要挤时间赶路,小心被颠出去。”在本来颠簸不平的土公路飞驰,颠得肠子肝货都要从嗓子眼里窜出来。带起的寒风更是刺骨,冻得我嘴唇发青打牙巴骨颤颤。心里默念着:下定决心,不怕牺牲,排除万难,去争取更大的胜利,用毅力战胜了寒冷。

        在平原火车站,跳下货车,我赶快钻进暖和点儿的火车箱,不再受那难以支持的寒冷之苦。平生第一次坐火车,真是大喜过望,兴奋得我忘记了寒冷与疲劳。火车缓缓启动,发出有节奏的铿哧铿哧声,更使我乐不思蜀。在温暖的车厢内,很快进入梦香。睡梦中突然感觉一股炙热的暖流从胃中涌向食管,不由自主的一哈腰,口一张一大口饭食喷到脚下,溅了两脚,一股酸腥味扑面而来。坐了五天四夜的火车,晕车一直陪伴我有始有终。水食难进,后来只是吐黄水,折磨得我筋疲力尽。下火车后又有10来里地的急行军,更是艰苦难熬。就凭着我要做一个合格的军人坚强毅力,又一次战胜了困难。

        想到这些,他擦干眼泪。军人流汗不流泪,他又一次用坚强的毅力促使自己迅速适应环境,具有盘盘垒垒一技之长的王平山还成为砌墙的多面手,碎石砌墙的优秀技工,受到营部的通令嘉奖,并加入中国共产党成为一名光荣的共产党员。

        看管团部的弹药库,远离部队和战友,距最近的查干坝居民区还有10多里路。那即是一项责任重大无比,又是枯燥无味的岗位。他首写请战书,恳求到最艰苦的岗位锻炼。新班长王平山的到来,为十来人的小营房带来了歌声和欢乐。闲暇之余还能套几只沙蛋鸡,既增添几分乐趣,又为部队的清苦生活增加点油水,改善了战士的伙食。

        1974年,农业学大寨进入高潮,当地掀起了搬山填坑造平原的高潮。当时,王平山班担任看团弹药库任务,白天留下几个战士值班,他带领休息的四五个战士帮村里的青年突击队一块去抬土造田。

        深山沟子里,老百姓的文化生活乏味。王平山工作之余,利用夜校教他们识字、学习“老三篇”,把熟悉的的歌曲唱给他们听,教给他们唱,文化氛围逐渐形成,并帮他们排练节目。

        一次,公社举行表演赛。他所指导的查干坝表演队,执旗演员手擎国旗正步跨上舞台,国旗一摆,演员高声朗颂“漫山钢花为您吐红,遍地稻米为您喷香,五洲四海为您欢呼,万里长空为您歌唱”,立刻博得台下热烈的掌声。紧接着他们的《东方红》、《公社喜开丰收镰》等节目还演出特色。精彩的表演打动了全体观众,因此,获得那次演出一等奖。

        五年多的部队磨炼,王平山光荣复员,回到生他养他的故乡。几十年来,一直从事农商行农金员工作。他凭着良好的信誉和优质服务,博得老百姓的啧啧称道,获得优秀农金员的光荣称号。老骥伏枥,志在千里。在建国70周年的今天,花甲之年的王平山,正以极大的热情,全身心的投入,为国家的金融事业再做贡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