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

  三妈最主要的话题就是论谁家的儿子有没有媳妇。她判别人家的标准是:有媳妇,有本事;没媳妇,没本事。

  那年,三妈邻居洪红家的儿子马劲刚上一个月医科大学,国庆节回家,去帮他妈摘棉花,刚要出门,三妈就堵上门口,仰着一张黄瘦的脸,呲着大黄牙,大声叫唤着:“你看人家牛忠,刚上一个月大学就把媳妇领家来啦!今个晚上他妈他爸住东屋,他和媳妇睡西屋。本事!本事!那才叫个有本事!”一双小眯眯眼瞟着马劲那圆乎乎的嫩脸。

  马劲红着脸,说了一句“三妈来啦”,骑上电动车,飞一般朝自家棉田逃去。

  洪红迎出来,三妈劈头问道:“你家马劲没领个来吗?”

  “他哪会!也没空!”洪红笑笑。

  三妈急了,“你们孩子咋那废物,人家牛忠也刚上一个月大学,领来啦!”

  洪红明知三妈是表面关心,实际来刺激人,就只好微笑不语。

  三妈有两个儿子,和马劲同岁的大儿子考上个中专,在校期间就把对象搞怀孕了。三妈可当街可天下嚷嚷:“我们大小子当爸爸啦!”

  三妈的二儿子刚六年级就开始把女孩儿领到家,还大模大样地说,“这是我对象!

  三妈当然到处嚷嚷:“我们小二也有啦!”

  那阵子,三妈两个儿子的喜讯轰动了全庄,乡亲们都喝喊啦!

  三妈整天泡在无比的喜悦中。她曾想,这要是象当年乡里宣传计划生育那阵势多好?宣传车全乡各村游街,车上高挂着大幅标语,大红绸子大黄字!这要是把当年的“计划生育好”改为如今的“三妈俩儿子都有啦!”,该有多好!


  二

  过了几年,马劲大学毕业。三妈的大儿子也离婚了,留下个三岁的男孩。三妈的二儿子因光忙活着搞女孩玩,连个中专都没考上,早早去邻村的暖气片厂打工。

  三妈早有胸痛的病根,这些年两个儿子媳妇的大事太操心,病情自然加重。一听说谁家儿子订亲,她就心里难受;一听到人家迎亲的炮声,她就前心后背痛。

  还好三妈也有精神胜利法。

  她自己劝自己,别看两个儿子都没媳妇,咋也比他马劲强。他马劲还连个媳妇都没摸着过!三妈的二儿子已成长为搞对象的专家,差不多一年换一个,都是睡上个一年半载就拉倒!这让三妈很操心,更让她很自豪!

  三妈眼瞅着马劲在中医附属医院当了十几年医生,让人们纳闷的是,都三十七八了还没搞对象。

  做为邻居家的三妈,一到节假日就靠着墙头择愣着耳朵听马家的风声,就顺着眼珠盯着马家的动静。结果,马家不但没有女孩来,就连马劲也只是每年春节来个一两天儿!

  三妈总是追问洪红,“马劲咋还没搞对象?”

  “他没空!”

  “不好搞吧?”三妈反问。

  “他还不想搞!”

  三妈关心马劲,是因自己的大儿子和马劲同岁。

  串个门子的二夫,三妈的大儿子也已三十七八岁,可仍是没再找到媳妇,三妈领着孙子到处扫听,扫听哪庄有离婚的媳妇,好托人去张罗。

  三妈的二儿子也老大不小,搞一个搭个万八千的,搞一个搭个万八千的,三妈再不想开宣传车了。

  三妈时常犯心脏病,一犯病就招呼隔墙的洪红。

  洪红刚过来,三妈立马问:“马劲还没对象吧!”

  “没有!”洪红冲她笑,“都别急!”

  三妈仰卧,早已服下丹参滴丸。她眯缝着小眼睛,忽然自己叨咕出声来:“嘻嘻嘻——,看你们马劲,快四十岁还没碰过女人。我们大小子,他好歹当爹啦,值啦!二小子皇上命,陪过他的有好几个女孩儿,都是黄花大闺女!”这样叨咕着,三妈心里也就舒服了许多。

  洪红望着三妈那露出一点点笑意的脸,轻声说:“他三妈,马劲太忙,顾不上谈对象!他也笨,女孩不喜欢这样的男人!——你还用吃救心丸不?”

  “不用!不用!”三妈说,“你一来我心里舒坦多啦!马劲也别着急呀,媳妇会有的!”


  三

  一天,三妈听人说马劲在医院是专家了,专治心脏病。她立马来问洪红:“马劲是专治心脏病吗?”她忌讳“专家”这两个字,又一次追问,“是专门治心脏的吗?”

  “是呀!””

  “看看,你们一家人嘴多严实!”三妈半讨好地用指头点着洪红的脑门。

  “有啥可摆划的,人家东头小宝刚三十岁,都当工程师啦!这还是外庄同学传出来的……”洪红又笑道,“只要好好上学,谁家孩子都有大发展啊!”

  三妈低下头,小声说:“哪天去中医附属,让马劲给我看看!”

  “哪天都行!我领你去!”

  “我自个找去了得!”


  四

  冬闲,三妈由三爹领着来到马劲的医院。来前她俩并没有和洪红打招呼,就是因为她们的大儿子和马劲同岁,就心里总不服气。找他儿是看病,不可耻;再去求他妈那不等于给她上顺吗?象三妈这样要强的人,才不给能耐人打溜须呢,特别是熟人!

  正是交接班的时间。三妈不愿坐电梯,刚爬上二楼,她又心慌起来。看见从一个一个鸽子窝似的单间,出溜出溜出来的竟是些大白鹅和大白鸭,她心说,“咋都是女的?”

  三妈被三爹扶着,站在过道上,本想缓缓气,养养神,可又咋缓得了养得了啊!这么多姑娘这么多媳妇……真让她这个还不趁儿媳妇的老妈,眼谗心痒啊!

  她打量着人家的面孔,这不都是三十六七,三十左右岁的吗?三妈今天心气不低,她暗自哼一声,都说大姑娘小媳妇缺,这不有的是吗,一窝子一窝子的,滚疙瘩啦!

  三爹看出她的心思,就小声说,“这是护士站,女儿国!不是咱们庄!”

  三妈闭上眼睛,又睁开眼睛,长长出了一口气,鼻子里很响亮地“哼”了一声。

  三妈嫌三爹木,一把推开他,自己追上一个大白鹅,“闺女,有个叫马劲的大夫在哪屋?”

  “您是找马副院长吗?”

  “龙沙县的,快四十岁啦!”三妈又补充一句,“他属狗的!”

  “马院长是三十七岁!他是专家,出国回来啦?”

  又一个大白鹅说,“昨天晚上回来的!”

  三妈听愣了,两边太阳穴上的青筋(血管)鼓涨起来,小眯缝眼一挤咕一挤咕,三爹一双牛眼也拉直了。

  一时间,二老身边也围了好几只大白鹅大白鸭,看样子都想嘎嘎几声。

  三妈顾不上身边有多少人啦,她大声自问道:“不对!不对!专家?专家咋还没媳妇?”真是让她咋也弄不明白,“副院长?副院长咋还没有楼房?”

  大白鹅大白鸭们同时愣了一下,翻翻眼皮,缩缩脖子,都扭扭地逃走了。

  一只大白鸭正下班,迎面走来,轻声喊道:“老姑,你咋来啦?”

  原来她是三妈娘家村的姑娘名叫二丫。庄絮她就叫三妈老姑。

  二丫说自己在这家医院已当了五六年护士,认识马劲副院长,也知道他是老姑那庄的。

  三妈肯定地说:“那你准知道马劲的底细!”

  二丫点点头,又摇摇头。

  三妈紧追问:“马劲有媳妇了吗?”

  “没有!”

  三妈又追问:“他趁楼房了吗?”

  “没听说有。”

  三妈又是长出了一口气,太阳空上的青筋正在往回收缩。

  忽听二丫轻声喊了一下,“马院长,这有老家的人!”

  三妈回过头,正是马劲这小子,一张圆乎乎的脸,憨笑着走过来,“三妈三爹,刚到吗?”

  “找你来啦!”三妈不客气,“看病!”


  五

  马劲把三妈三爹领进自己的诊室,给三妈仔仔细细地把了脉,轻声说:“没有问题,不用做任何检查,还不用支架……”

  他拿起手机,给二丫发出一段微信:“我三妈是冠心病,现在主要是心病。没让她们白浪费钱……你一会儿把老二领个安静地方休息,中午领他俩下饭馆,你先替我买单。另外,你可以告诉三妈,假说我已犯错误,不久就会被开除公职的。三妈听了心里会舒畅的,比服药还有效。她回村肯定传出去,村子里一哄动,三妈心里高兴,心病就少犯啦!”


  六

  中午,三妈三爹跟二丫下完饭馆,心情特别好。

  三爹涚:“可惜马劲这孩子!”

  “可别跟别人说呀!要是传到他妈洪红的耳朵里,还不抄家呀!”三妈还是不大信,又追问一回,“开除?你啥时候听说的?”

  二丫支唔着,“傍午刚听说的……”

  三妈又笑着自信地说:“我看中医就是对啦!号脉,号脉多管劲啊!不用拍片子,不用彩超,不用做啥啥啥的,省了老鼻子钱!还是中医行啊!”

  “中医就看您这样的病,别看马劲就要下台,他看国人的病,一绝!”

  三妈挤咕挤咕眼,三爹牛眼又直了,她俩都觉着二丫的话有点不贴边。三妈还想问问啥,可又想,还问个蛋!病没事啦就行了呗!这趟医院可真没白来……

  二丫临离开时,三爹说去火车站坐公交还没有零钱。

  二丫立刻掏出一张五元,一张一元的纸币,“去车站每人叁元,你们二老的!”


  七

  三妈刚进村就让三爹先家去,自己要到几个好不错的人家去串门子。

  不几个钟头,村里就到处是嘁嘁喳喳的人群;几天的工夫,不但村人,就连外庄人都知道当大夫的马劲被开除公职了,还有传说马劲已被捕的……。

  就是马劲他们家人还蒙在鼓里。

  三妈忍了一个月,终于试着来问洪红:“你们马劲有电话吗?”

  “昨个刚来电话。”

  三妈又忍了一个月,又来问洪红:“马劲挺好的?”

  “前几天问着,又出国啦!”

  三妈紧盯着洪红的脸,就是端看她的脸色。脸没红!还挺自然呢!三妈咬牙,心里说,“马劲这小子嘴真严啊!”

  三妈又忍了一个多月,心想,反正快过年啦,就看你小子马劲回家来啥表情!

  忍到腊月二十九,三妈还没见马劲回家。她心里说,全村人都盯着你们呢,要是明天不见人,那就是蹲进去啦!看你骗得了谁?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

  腊月三十,三妈掐着点儿,心里算计着:现在的孩子们都贪睡,不到八点他不出洞。从市里坐公交车两小时到村东头车站,从东大道走到家又是一刻钟。十点一刻,三妈把刚切好的肉往一边一推,就又蹽到洪红家,大喊着:“儿子还没到呢?过年还忙啊!忙对象呢吧!”

  “忙是忙,还没空忙对象!”洪红应付着。

  “擦楼房呢?”

  “哪来的楼房?他都没空操持那事!”

  忍到十一点半,三妈让三爹烧火,她又来了。却看见马劲正帮他妈端菜,还冲三妈笑呢;他妈洪红也笑个合不拢嘴。

  三妈一阵恼火,心想,这家人不光嘴严,脸也严!是保密厂的吧!装吧!你们就装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