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秋天

 

我有好多好多的话儿

想说给你,我有好多好多的诗

都是写给你的

这个秋天我仍然在写诗

写春风撩拨的思绪

写八月翻转的日历

光阴拉深拉长了额头的皱纹

我却写不出一朵花跌落的颤音

那些枯瘦如柴的句子

被秋霜犁倒了埋进土里

那枚散落的韵脚,不知如何收起

 

秋天的重量

 

我用青铜般粗壮的手臂

切进你砾石累累的骨骼

把瘦弱的句子

摁进闪闪发光的土地

长出来的诗芽

立刻就有了鲜活的气息

如果说,只有高粱和玉米

才能说出秋天的重量

那么,诗人只有在诗里

才能找到灵魂安放的栖居

 

诗  

 

诗是诗人的孩子

诗人的血脉,诗人的骨头

骨髓里流淌的乡愁

如令箭,化为清澈的水

绕指的柔。走在秋天的路上

我就想亲一亲它的脸

亲一亲它的红唇

我就想在秋天的傍晚

找回我遗失几世的诗情

和喑哑在喉咙里的歌声

 

篱笆墙外

 

篱笆墙外,露出艳羡的眼光

那些穿着华丽裙子的女人们

与情人并肩地走着

没有谁会在意你的喜乐忧伤

没有谁会在意你痛苦背后的痛

在好花奄奄一息的秋天

已在我的视线里

缱绻缠绵地排成了南飞的雁

镶嵌在羽毛上的月色

酡红了我的诗篇

 

月亮之上

 

拂去缭绕眉宇的青丝

我看见你站在凡尘的边缘

将粘满夜露的花,别在了鬓边

八月的梦里

我拥有了年少的花颜

拥有了青春的最大回忆

尽管,一些故事已被秋水流放

月亮之上

等秋风从我的心边飘来

 

告  别

 

告别了泪眼婆娑的岁月

把幸福留给明天

用我风华凝固的想象

和一首深入骨髓的诗

祭奠我早已不在的青春

然后,沿着时间的河水

溯流而上,从暮年走向童年

当我写下这首诗的时候

粉红,一波一波地长出了温暖

 

复  活

 

一湖秋波,穿透光阴的影子

水草铺开蓝色的恋情

枝蔓生出飞翔的翅膀

傍着水声

把枯萎的日子插上山顶

跳出蛰伏已久的沉寂

轻捻那枚韵味别致的初恋 

爱 在深秋的路口复活

 

坐在秋天里写诗

 

一个褪尽芳华的女子

坐在秋天里写诗,就象这个世界

开了一扇别致的窗

从这里望去

看山不是山,看水不是水

 

坐在秋天里写诗,就像

在宋词里捡拾一枚别致的韵脚

太息般的鸟鸣

结成了大山里呼啸的风

 

奇幻的诗意

朝着七彩斑斓的远山旋转

西窗。落日

在菩提树下,浣纱般

刹那,永恒。永恒,刹那

 

我的秋天

 

我的秋天,没有蝴蝶和花朵

也没有凝着清露的爱情

就连那满坡的灿烂

也难以捕捉那一闪而过的风声

 

想打开那隔世的花城

想走进那曾经走过的田埂

不知道几时才能重逢

日升日落的沉寂

能否让这个秋天多些安宁

 

在水之湄

潜伏着金属般的光影

秋光雄壮。一枚丰沛的落叶

终于亮出枝头的丰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