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充满戾气的人很多,网络上,微信朋友圈,微信群,几乎到处都可以见到这样的人。他们对什么都不满,但常常又很有歪理,也很会狡辩,一般人拿他们没办法,很多人又不愿意和他们较真,于是,他们常常觉得自己原本就正确,原本就真理在握。于是,会变得越发的膨胀。任何时候一言既出,大家只有随声附和才好,如果有人提出异议,他立即就会火冒三丈,不是定义人家无知,就是结论人家不懂,一副居高临下的模样。这样的人,大家通常叫做喷子。就是对什么,都要批评,都要反对,都要提出反面的意见,以此显示自己的高明和深刻。比如你说鲜花开了很美,他立即就会说,有人花粉过敏很痛苦;你说,看问题不能偏激,他说,他是替百姓代言;你说,时代整体在不断进步,他说,到处都有问题……他时时处处好像都一直不满,看到的永远是灰暗和不好的一面,总是一脸忧国忧民,恨恨而死的样子,但私下里该享受的却一样也不少,然而只要一开口,就总是那副不买账的样子,似乎谁也拿他没有办法,谁也说服不了他。


  因为大多数的人,都不愿意较真,所以他就越发的觉得自己是正确的。也就越发的在任何时候都很放肆。好像举世皆醉他独醒,别人都是傻瓜,唯有他一个聪明;他人都是愚氓,只有自己智慧一样。


  但是,当这样的喷子遇到了真正的对手,或者遇到了群起而攻之的情况,他开始也会抵抗,也会反击,也会继续狡辩,并拿自己当孤独的英雄,那一刻,说不定心里也还有一点悲壮,或者对大家的一点可怜。但很快,就会在大家有理有据,步步紧逼,毫不留情的打击之下,变得灰溜溜的。因为他此刻无论说什么,举出什么样的例子,都会有人举出更加有力的反证,让他变得哑口无言。但他似乎又不愿意轻易承认自己的失败,于是来上一句:我是一个草民,我是一介平民,你们别和我这个小人计较。此前的嚣张气焰立即就没有了,似乎完全忘记了自己刚才是如何的不可一世,如何的不给人面子,又是如何的得理不让人的。


  这是一些人的惯常战法,刚一上来气势汹汹,如果别人不愿意理他,他就觉得自己胜利了,但如果碰到了强硬的对手,觉得根本没有胜算,他便立即把自己放到最小,也放到最低;我都承认是小人了,我都说我是草民了,你们如果继续和我过不去,还继续痛打落水狗,那就显得你们不够厚道了。


  鲁迅似乎说过大意如下的话:当流氓还有力量,并能够继续对他人进行攻击的时候,他是绝不仁慈的;而当他需要别人讲仁慈的时候,往往是已经失去了任何的战斗力,只求自保了。但这样的人,一般都改不了,所以,鲁迅又倡导:要痛打落水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