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一次见你

——致东北佛教第一塔


我的心

穿越灰色的铁栏

抚摸你淡定的胸膛

留连


前后都是灯红酒绿

多少人膜拜在你的身边

明里暗里许愿祈祷

贪婪


抚着你的胸

瞻视你的脸

谛听你的话

期盼


岁月抹出的冷峻

留下填不平的沟坎

你冰凉的肌肤传递着

震颤


晚风里我几次回头

乍响的炮仗震得我辗转

烟雾中模糊了视线

思念

 


○面对沉寂的思索

——参观化石林

 

犹疑在飘渺的旷远,

徜徉在梦里一般。

挺拔高大威猛,

凝固成模糊的从前。


走进远古的丛林,

品味永恒的浪漫。

曾在微风里婀娜,

更在招摇中缱绻。


悠悠地几多思索,

真切地藏在山川。

不论是读到还是读不到,

都是多彩的画卷。


有人加了标点,

有的点断近于野蛮。

更有巧妙的“权威”粘贴,

把走过的痕迹抹乱。


精美的石头会唱歌,

躺下唱、立起来唱,

忧郁、雄浑、惆怅、眷恋

都在天地间弥散。



○风卷走 很多思绪

 

风卷走 很多思绪

一切都在缱绻中迷离

迷乱中 也要捕捉

留住的不再舍弃

 

风 天天刮得很急

张皇着 来来去去

路口期盼的张望

未必就在等你


人总是急急切切

惶惶然天下熙熙 (出自 司马迁 史记《货殖列传》)

祈望在梦里迷失

醒来揉碎叹息

 


○夏日的盘桓


几朵白云  

挂在天上

诱得人

心绪飘飘


可是

太美丽了

上不去

当然摸不着


雨充沛了

遍地都是恣意的芳草

到处是纵情的绿

由你在碧绿里寻找


夕阳减少了热度

淡淡的清凉

解释去焦心的烦恼

忽然想到

万绿丛中一点红

更美更妖娆


盘桓中的寻觅

冬日的严寒 夏日的酷热

据说

人生都是在美妙中发现美妙

 


○山间的泉

       

那山中间,有一汪泉,渴的时候,润泽我的心田··· ···


满怀饥渴

走在山间

心里隐约记得 

在那里  

有一汪饮过的泉


披开细密的草的遮掩

用手指轻轻地抚动

汩汩的晶莹竟跳动在指尖

还是润泽的季节

绝不会干涸

吮吸  

沁人心脾的甘甜


泉边有很多脚印

有的近 有的远

把脖颈伸得很长

拱腰伸腿

够那岩下的泉

总还差一点点


一条褐色的蛇

竟就温柔地伏在泉边

它是否也来喝水

褐色的信子

在我的眼前一长一短


我掬起的水

喷我一脸

挂在脸上像泪 

又像不足的叹惋


是忆

是记

是梦

难忘的以往

我怎会离开我徘徊的



○读告别的留恋


留恋,有几分;

回味,最撩人。


脚印,或许不在了;

心里留下深深的印痕。


尘封后,

轻轻地拂去。


追索,

更加深几度纯真。


咀嚼出几分意蕴深沉,

多想读透你的心。 

 


○夜,静悄悄


夜,静悄悄。

翻动着陈旧的书页,

怎么睡得着。


脚印,总是乱七八糟。

乱如麻的头绪,

到哪里去找?


好景,“山松野草带花桃。”

月夜里朦朦胧胧,

难得柳丝轻摇。


哎呀,最短的是春宵。

窗前红日照,

只见“一树柳弯腰。”


无意,把孔尚任桃花看了。

“嫩黄花有些蝶飞,

新红叶无个人瞧。”


莫叹,人生如梦?

都是“旧境丢难掉!”

不忘真好。


注:半夜忽醒,顺手摸出《明清传奇选》引觉,又读到苏昆生“哀江南”句,竟见旭日临窗,深感春夜短。引号内的都是苏昆生唱词。 

 


○燕子 我心里对你歌唱

 

流连凌河边,柳岸喁喁藏絮语,阳光丽丽逗春风。我想到燕子该归来了:

飞吧——飞

自由地飞翔 

展开伶俐的翅膀

永远没有彷徨 


寻觅吧——寻觅

无论北方和南方 

嘹亮在遥远中穿越

倩影映在我心上 


归来吧——归来

春来就有你的歌唱 

领略过跋涉

告别了迷茫


无处留你筑巢

邀你进我心房 

燕子归来寻旧垒

梦里都是你的模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