瘦小的吴健要回到他所在的县区去了,望着他离开的背影,我却陷入了深深的悲哀之中……

  十多年前,第一次接触吴健的时候,我就深深地被震撼了。体重大约不到一百斤,生活也被他经营得一团乱麻的他,却完全是一个“数学疯子”或者“数学狂人”。他在全国数学专业期刊上发表的数学研究论文,数学题解方法有2600多篇;他是中国数学奥赛教练;华中师大考试研究院特约研究员;世界数学锦标赛;全国数学邀请赛特约命题人,他在南方一些省份的中学,也因此很有名,不乏重金邀请他前往工作的。与给一般人,这些头衔中的任何一项,都可能给他带来一些实际的好处,假如他是那种善于炒作自己,又善于和人打交道,或者能言善辩,敢于为自己抗争的话。但是遗憾的是,这些他都不具备,他是那种典型的只沉浸在自己研究天地里的人,公开场合一说话似乎都有些紧张,当年的“陈景润”大约就是他这样的人,但是,他却远远没有陈景润的幸运。

  时隔多年之后,这次见到吴健,是源于他要赠送500本由吉林出版集团和中国数学专业委员会联合出版,全国百所名校联合打造,由他自己编写的校本教材《奇思妙解学数学——(八年级下及中考复习)期末复习冲刺卷》给彩虹中学。这套他自己费力费钱编辑,某企业赞助出版的数学复习资料,是他依据教育部最新教材和新课程标准编写的,对孩子的复习,学习应该会有帮助,他想完全免费赠送给用得上的学校,当然他首先想的还是自己所在县的学校。毕竟他生在那里,长在那里,又工作在那里,他只想让自己的研究成果能给故乡孩子们的学习一点实际的帮助,所以,一分钱不收,完全免费赠送。但即便是免费赠送,在故乡,却似乎进行得很不顺利。

  他又想到了给边远地区的孩子赠送,找到了记者。考虑到现在的各种资料太多,如果学校对此没有正确的认识和足够的重视,即便是免费赠送,学校也未必欢迎,资料更是未必发挥作用。于是想到了彩虹中学。没有想到彩虹中学一听此事,非常重视,派人派车拉回了资料,并邀请吴健到学校参与捐赠仪式。捐赠仪式上,当听到吴健研究数学的故事后,彩虹学校的老师,同学大为震惊和感动:没有想到我们身边还有这样痴迷数学研究的人,许多数学老师都对吴健表示了极大地兴趣,吴健当即又把自己这些年来数学研究的第六十六本成果资料也一并赠送给了彩虹中学。校领导更是一再对记者说,你们要利用媒体好好宣传吴健这样的人啊。

  也不能说没有宣传,仅记者断断续续写吴健,这些年来,就达三次,但似乎并没有改变什么。他发了那么多的研究成果,也不过是每次挣一点非常可怜的稿费,而他要把那些再整理成书,常常还需要自己再掏腰包。他的实际工资,目前也就三千多一点,他的职称到现在还是中教二级。职称上不去,工资也就上不去,他每月的工资大约比别人要少一半。但这都挡不住他对数学的痴迷,挡不住他在《中国数学教学参考》《数学通讯》《中学数学》《数理天地》《数理化学习》等百余种国家、省级以上专业刊物发表教学研究文章。那些刊物,许多数学老师为了评职称,可能做梦也都想在上面发表文章,但未必能够发表。吴健在这些大多人感到高不可攀的专业期刊发表自己的研究已经变得稀松平常。但是,有多少并没有研究成果的人,评上了中级,高级职称!他发表在专业期刊的2600篇研究成果,却改变不了他职称的尴尬。

  我有一个大胆的假设,但愿这不会得罪那些获得职称的老师们:就他所在的那个县而言,甚至扩大到全市,所有评上高级职称的数学老师,可能没有一个人有吴健在专业期刊发表的数学研究成果多,也没有一个人能够像他那样对数学痴迷到如此程度,但是,这一切,又能如何?

  这首先是吴健的悲哀,但似乎又不全是他一个人的悲哀!

  吴健似乎是幸运的,他说县上的领导对他很重视,也很关心,一些部门对他很支持。他是礼泉县教研室的一名研究员。教研室,就是专门研究教学的,他只是想把自己的研究成果免费分享给那些需要的老师和学生而已。但却不很顺利。

  尽管他本人不希望张扬此事,但记者闻听此事,总感到不吐不快,于是写下了这些感慨。

  突然想到不久前华为老总任正非接受央视采访时说的一件事情:当年华为公司用高出俄罗斯公司5倍的价格,聘请了俄罗斯的一个非常优秀的年轻数学家,他默默无闻干了10几年,也没有出什么成果,不会谈恋爱,和人交流也有问题,但就是这样一个人,突然一天,他拿出来一套自己的算法,用在当时刚出现的3G通信上,让华为公司算法一步就达到世界最好的水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