甲:今天给大家说段传统节目,单口相声……

  乙:等会,单口?没我什么事儿?

  甲:唉,你站着吧,不碍事。

  乙:这叫什么话,不是碍事不碍事,要是用得到我,哪怕全场下来就我一句话呢,我也得站这,可要是用不着我,我站在这里那就是欺骗观众。

  甲:你们捧哏的什么时候用得到过?

  乙:这叫什么话!

  甲:我给您打个比方吧,西游记您看过吧,没看过也不要紧,总该听过吧,没听过也不要紧,今天不要您票钱,我免费给您指导指导。

  乙:少来啊,西游记,四大名著之一,我知道啊。

  甲:好,西游记里边有个二师兄。

  乙:对,猪八戒。

  甲:您说起自己名讳来一点也不含糊哈。

  乙:你给我滚。

  甲:这猪八戒可是白白胖胖,笨得要死,一个妖精也打不过,可是取经这件事没有他还不行。

  乙:这什么比喻啊?

  甲:这可深奥了啊,没事,想不明白不要紧,您慢慢想,就站这慢慢想。

  乙:想什么想,压根就没我什么事。你可说准了,要是单口,我现在就下去。

  甲:准了。

  乙往台下走。

  甲:别介啊,你站这吧,真不碍事。

  乙:我嫌你碍事。

  甲:你不能走。

  乙:怎么着,打劫啊。

  甲:您这卖相,有什么值得打劫?

  乙:废话,不是单口吗,你一个人说就是了,我留着干嘛?

  甲:你要不在这,师父不发钱,我不是白说了吗?

  乙:哦,你师父不发钱,哈哈,你师父真是个好人哟。

  甲:行了,行了,咱好好说,今天这节目啊,叫《白娘子大战红孩儿》是段传统节目,这个传统节目啊……

  乙:等会,传统节目,我怎么没听过?

  甲:你孤陋寡闻呗,平时不好好学习。

  乙:这都什么呀,您说的都不挨着,这传统节目出自哪位大师,在哪里表演过啊?

  甲:咱们接着说啊。

  乙:问你话呢。

  甲:行,告诉你,记住喽,这节目出自华山派相声大师我,第一次搬上舞台是在这嗨儿。

  乙:哦,这嗨儿,相声大师,敢问上下名讳啊。

  甲:不上不下,在中当间。

  乙:没问你在哪?问你名字。

  甲:哦,名字啊,我的粉丝儿都叫我思密达。

  乙:大师啊,你贫不贫。

  甲:开个小小的玩笑啊,接下来好好给大家说这段节目《白娘子大战红孩儿》,先说谁呢,先说说这红孩儿,红孩儿啊本来是女娲炼石补天时遗留下来的一块石头。

  乙一脸困惑:石头,不是牛魔王的儿子吗?

  甲:别打岔,后来呢,跟这个绛珠仙草认识了,绛珠仙草啊是灵河边上一颗仙草,红孩儿天天来给她浇水,日久生情。

  打岔声。

  甲:你们别打岔啊。后来呢,红孩儿下界成了凡人,这仙草为了报答红孩儿,也投胎成了人,名叫“林妹妹”。

  乙:嗯个?你这不对啊。

  甲:怎么不对,别打岔,这是一段传统节目,比较早,你不熟悉,所以有些个疑惑是很正常的。

  乙:哦。

  甲:你都不知道他们俩有多好,哎哟,红孩儿天天给林妹妹按摩,两个人一块出去野炊,红孩儿做的烤野鹌鹑烤野鸡烤野鸭烤野兔烤野鹿烤野猪,自己一块不舍得吃,先让林妹妹吃。

  乙:哦,林妹妹吃烤野猪?

  甲:对啊,你别担心,不是你家亲戚。

  乙:去你的,谁家亲戚啊。

  甲:林妹妹吃完烤野猪,从怀里掏出一杯酸奶,咱就不说哪个牌子了,因为他们没给广告费。

  乙:嗨,你说这干嘛。

  甲:当然了,没有三聚氰胺。

  乙:你等会,刚才没注意,差点让你混过去,怎么?林妹妹拿酸奶,从怀里掏出来的?

  甲:你看看,你看看,想歪了不是,你这人啊,素质忒低,要不我就不愿意跟你一块上台,人家林妹妹胸前挂了一个布袋,酸奶在布袋里,保温。

  乙:哦,林妹妹胸前挂一布袋,里边放盒酸奶,还保温,这不是袋鼠吗?

  甲:你才袋鼠,你才袋鼠,怎么说话呢,告诉你,不许侮辱我的梦中情人。

  乙:你的梦中情人?你就不怕红孩儿把你给烤喽?

  甲做沉思状,忽然说:好吧,后来啊,红孩儿的邻山来了只白狐狸,这狐狸长得那叫一个俊啊。

  乙:狐狸还长得俊?

  甲:她能变人形啊,变个大闺女儿,真俊。

  乙:瞅瞅你那作死的样子。

  甲:这大闺女,这狐狸啊,有一天出门洗澡,在山上洗澡,泡温泉,赶巧呢,红孩儿也到这里来泡。

  乙:你等会吧,泡什么?

  甲:泡澡啊,还能泡什么,还能泡什么?

  乙:那你倒是说出来啊,你说泡,我还以为泡什么呢。

  甲:你以为泡什么?

  乙:我以为泡脚呢。

  甲:这是在山上,不是足疗店。

  乙:是是是,你接着说。

  甲:大闺女看见了红孩儿,红孩儿也看见了大闺女,你想啊,一个在水池子里泡澡,一个站边上,多尴尬,哎哟,把红孩儿羞得哦。

  乙:转身走了?

  甲:带着衣服就跳进去了。

  乙:呵,这还叫羞愧呢,真不知道害臊值几个钱。

  甲:说实话啊,红孩儿是有点没羞没臊,可是人家大闺女可是害羞啊,孤男寡女,啊,这要是叫别人看见了,我得顾及这个啊(拍自己的脸)。

  乙:好歹还有个明白人,那就赶紧穿衣服走吧,别呆在这了。

  甲:对,你说得对,再看这位大美女啊,脸颊一红,怒斥一声“呸,死鬼”,上去就把红孩儿的衣服扒了个精光,呵,手法娴熟。

  乙:啊,还手法娴熟,这闺女是干什么的?

  甲:正常啊,正常,你想啊,她本来就是一狐狸精啊,再说了,正值妙龄,红孩儿刚发育完,所以啊,正常。

  乙:对,要说是狐狸精那就对了,做什么都不稀奇。

  甲:两人还客气呢,红孩儿红着脸说“老妹儿打哪来啊?”

  乙:这是打东北来的?

  甲:话音刚落啊,大闺女还没来得及回答呢,就听岸边一块大石头后边,哏的一声,接着扑通。

  乙:这是有人。

  甲:对,有人,唉,你在那啊?

  乙:别胡说啊,猜的。

  甲:对,有人,水里这俩人吓了一跳啊,嗖的一下子就跳出去了,俩都是要面子的人啊,怎么见人?

  乙:知道羞愧了。

  甲:再看俩个人,都没来得及穿衣服啊,一边一个,大步流星就从石头后边包抄过去了。

  乙:这还叫羞愧见人呢?都上赶着自己去找了,丢人上瘾,等不及啊。

  甲:先听见红孩儿大叫了一声。

  乙:怎么了?

  甲:石头后面躺着一个人,红孩儿一看,哇塞,大美女。

  乙:又来了一个?

  甲:不对啊,这不是我的林妹妹吗?

  乙:这反应可真够快的。

  甲:林妹妹,红孩儿叫了半天没反应,再一看,林妹妹死了。不用问,这准是自己泡澡的时候让林妹妹撞见了,林妹妹那暴脾气,怎么受得了这个,一口气提不上来,去天上报道了。

  乙:罪过大了。

  甲:红孩儿伤心难过,抱着林妹妹回去了,从此后精神失常,见人就喷火,见人就喷火。大闺女一看死人了,多少可能跟自己有点关系吧,本来想去自首,后来一想,当官的都忙着吃饭,哪有功夫搭理自己,得了,这山头也待不下去了,一咬牙一跺脚,投奔了梁山。

  乙:您这瞎扯吗不是。

  甲:都是真事,有史料可查,不信你去查查。

  乙:真假咱先不论,您这说了半天,可没白娘子什么事。

  甲:别着急啊,徐话说,心急吃不到冻豆腐啊。

  乙:瞧您这口音。

  甲:白娘子白贞素啊,本是峨眉山下一条大长虫,修行千年成了人形,她还有个姐妹儿,叫小青。有一年去北京参加土豪大聚会啊,白娘子偶遇一个叫许仙的土豪,俩人一见钟情,当即闪婚。

  乙:闪婚?

  甲:对,闪婚,认识第二天就结婚。不光闪婚,还闪生娃。

  乙:什么叫闪生娃?

  甲:结婚三个月生了一个娃,叫许翰林。

  乙:您等会您等会吧,她就算是个妖精,都变成人形了,那也得十月怀胎一朝分娩,怎么见面就结婚,结婚三个月就生娃,那这娃不一定是谁的呢。

  甲:你懂什么?火车都提速好几回了,人家这不是响应党的号召嘛。

  乙:哦,响应号召。

  甲:这一天啊,北京的雾霾忒厉害了,伸手不见五指,白娘子跟她的爷们说“跟我回趟娘家吧(四川话)”。

  乙:那可是条大长虫,哪有娘家啊?

  甲:有,有,四川峨眉山啊,她二表哥是只大蛤蟆,小姨是只山鸡,五叔是只大白鹅……

  乙:哦,这是家禽市场啊

  甲:管得着吗你?许仙就说了:去娘家啊,好啊。于是乎,两口子带着儿子许翰林回四川峨眉山,穿上登山鞋,背上旅行包……

  乙:她怎么不腾云驾雾啊

  甲:节能。

  乙:哦

  甲:这一天,一家三口来到了一座山下,俩人聊天,白娘子说“相公,林儿又尿了”,许仙说“尿了,换尿布啊”,白娘子说“我正给他喂奶呢,你来换”。

  乙:你等会,一边吃奶一边尿,这许翰林是个神马?

  甲:管得着吗,人家消化系统过度发达。

  乙:都没边了。

  甲:许仙刚拿出尿布,正要去换,刚换未换的时候,就见一阵红云嗖的一下子,擦着自己的脸飞过去了。许仙没反应过来呢,就看见白娘子摊开双手,手上空空如也,孩子没了。

  乙:让风刮跑了吧?

  甲:不是,感情啊,是让那阵红云抢走了,那红云就是红孩儿,本来啊,这红孩儿自从失去了林妹妹就一直精神不太好,这天正在山上泡澡。

  乙:还泡澡!
  甲:正泡澡呢,忽然听见有人说道“林儿”,他还以为是自己的林妹妹回来了,所以就把许翰林抢走了。

  乙:哦。

  甲:这下子可了不得,白娘子不干呐,你想想,那可是条千年大长虫,就那暴脾气,又是为了救儿子,白娘子当即做法,刹那之间天昏地暗,也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那么多水,不大一会的功夫就把山淹了半截,这段故事呢,后来有人称之为水漫金山。

  乙:你别胡扯,水漫金山那是跟法海斗法。

  甲:海大爷旅游去了,今天是红孩儿值班。

  乙:胡说八道。

  甲:红孩儿还纳闷呢,唉,怎么泡澡泡得,水都漏到山下了,他放下许翰林出去一看,哟,不是泡澡的水,这是哪来的妖精。你想,红孩儿也不是好惹的,一捏鼻子,三昧真火就蹿出来了。白娘子躲闪不及,胡子烧掉一半。

  乙:别胡说,别胡说,白娘子有胡子?

  甲:哦,不对,是许仙,许仙的胡子烧掉一半。

  乙:这还差不多。

  甲:水淹不行了,山上山下一周的火苗子乱窜,自己上不去啊。没办法,白娘子从兜里掏出6S来给小青打了个电话,小青驾着筋斗云就来了,一听这事,说那不好办啊,这年头土匪横行,没办法,那就报关吧。结果,朝廷派来一位高太尉,这高太尉啊,是个大贪官,上来就问白娘子要钱,白娘子那是什么身份,怎么能妥协,柳眉倒竖,双目圆睁,一伸手。

  乙:把高太尉打落马下?

  甲:把一对耳环摘下来递给了高太尉。

  乙:这可真是暴脾气。

  甲:高太尉掂量掂量一对耳环,说“得了,你们先在这里等着,我回去研究研究对敌策略”。说完头也不回,走了。许仙还宽慰白娘子呢“媳妇儿,嘿嘿,媳妇儿,别着急,咱们等着就是了”。就这么着,一等三天,高太尉没影了。

  乙:白瞎一对原木耳环。

  甲:怎么说话呢,怎么说话呢,什么叫原木耳环?

  乙:废话,她不是大长虫吗,天天深山老林里转悠,可不带着原木耳环吗。

  甲:不对,明明是大理石的。

  乙:吼,高端大气上档次啊

  甲:别打岔,咱么接着说啊,一等三天,没看见高太尉,白娘子坐不住了,“这可不行啊,饿着孩子啊”,问问自己的相公有什么办法没有。唉,你别说,许仙真是有点办法,许仙说自己有两个拜把子兄弟,一个叫关羽,一个叫张飞,这俩兄弟白净俊朗,文武双全一表人才。

  乙:等会,这关羽张飞我可知道,这是三国里边的人物。

  甲:怎么了?

  乙:怎么了?不是一个朝代的。

  甲:你知道白娘子是什么朝代的?

  乙:这个,我还真不知道,不过我们可都知道,关羽关二爷,那是个红脸汉子,丹凤眼卧蚕眉,张飞是个黑炭头啊,怎么到您这儿都成了白净俊朗?

  甲:你是不是起哄,是不是起哄,我说原因了吗?

  乙:没说才问啊

  甲:没说就是还没说到,你等着就是了,我这么说就有道理。

  乙:哦,那您倒是说说。

  甲:是这么回事,许仙自告奋勇去请来了两个拜把子兄弟,关羽张飞,骑着高头大马,许仙还纳闷儿啊,问张飞“你怎么不开车啊?”

  乙:开车?

  甲:是啊,怎么不开车,张飞说“昨天被交警留下了”。

  乙:呵,那时候还有交警呢!

  甲:许仙就问为什么呀?

  乙;对,为什么呀?

  甲:交警给他定的罪名是“酒后无照驾驶非机动车辆闯红灯后驶上京广高速”。

  乙:恩,那以后是不用想摸车了。

  甲:两个人跟许仙交代好,嘱咐道“照顾好大嫂”,骑着高头大马就往山上闯,关羽的马跑得快,跟阵风似的,可是那火不是一般的火,你知道吗,那是三昧真火,就这样把关二爷的脸烤红了,最可怜那匹马,一身毛烤得又卷又黄,从此被人称为赤兔马,说起来,张飞最惨了。

  乙:是啊,烤黑了都。

  甲:你怎么知道?

  乙:嘿,猜都能猜到。

  甲:对,烤黑了。但是,两人都没成功,羞臊着离开了,剩下白娘子把许仙好一阵埋怨。眼见凡人都不顶用啊,白娘子一咬牙一跺脚,跑到海里把四海龙王请来了。

  乙:喔,这大长虫的面子可不小啊。

  甲:你想,龙王可不是想请就能请来的,不过呢,论起来,白娘子和龙王是表亲,四海龙王得管白娘子叫一声大表妹。

  乙:唉,真是一家子。

  甲:白娘子跟龙王都说好了,说你们啊,先到天上等着,我下去把红孩儿引出来,他只要一喷火,你们就下雨浇灭它。

  乙:我越听越觉得白娘子属猴子的。

  甲:悟空,休得取笑。

  乙:哪啊都。

  甲:都商量好了,白娘子下去引红孩儿,只要看见红孩儿喷火,龙王爷就打喷嚏,你想,龙王爷打喷嚏,下边可就是一阵雷阵雨啊,不过等了好一会儿没见有火,龙王爷没事干啊,唉,凑到一桌打麻将。

  乙:龙王爷可真忙。

  甲:等到下边真的烧起来了,四个龙王挨个打喷嚏,可是有一样,龙王这雨浇不灭三昧真火,他们不知道啊,正摸牌呢,南海龙王就觉得自己的胡子啊,一阵热热的感觉,他没注意到是怎么回事,嘴里念叨着“就差一张牌啊,就差一张牌,你说说这个白贞素啊,真是麻烦(河南口音)”,西海龙王说“别抱怨咧,表亲也是亲,总得顾着面子(山西口音)”,北海龙王说“可不是,赶紧的吧,完事之前我还想和一把(东北口音)”,这时候忽然听见东海龙王大叫了一声“不好”,其他几个还以为他的牌和了,抬头细看,却看见南海龙王的胡子烧着了,这下子可了不得,牌也不要了,桌子也掀了,四海龙王落荒而逃,东海龙王临走还往下边喊呢“大妹子,对不住了,这两天上火,水分少了(山东口音)”。

  乙:这都什么味啊。

  甲:折腾了好几天了,白娘子急得直上火,怎么办?唉,找观音去啊。

  乙:对啊,观音菩萨本事大。

  甲:嘿嘿,找观音去,可是谁去呢,白娘子这会累得都快趴下了,许仙走的又慢,等他找来观音,许翰林孩子都生下来了,恩,叫小青,小青啊,热心肠,就喜欢给人帮忙,一听这话当时就答应下来。

  乙:恩,找观音去。

  甲:过了一根烟的工夫,小青腾云驾雾啊,回来了,打云头跳落下来,手里托着一盏茶壶。白娘子急着问,观音呢,怎么就你一人来,她没空?又去演讲了?

  乙:观音真忙。

  甲:小青不慌不忙说,这不是吗,上好铁观音,刚沏好。

  乙:铁观音,茶叶啊?

  甲:恩。当时白娘子也是你这表情。

  乙:别说了,请观音菩萨,铁观音有什么用?

  甲:白娘子也是这么问,唉,要不你以后叫乙素贞吧。

  乙:别扯。

  甲:小青打开壶盖,把一壶刚沏好的茶水往火上一泼,三昧真火顿时熄灭。

  乙:呵,还真灵。

  甲:那是,那可是观音菩萨喝的茶。

  乙:感情观音菩萨那净瓶里装的是绿茶。

  甲:话说三人浇灭三昧真火,冲上山,从红孩儿手里抢过孩子来就往山下跑啊,可不能让他再抢走了,这还了得,拐卖儿童啊,回到家一定得去法院起诉他。

  乙:就别扯这没用的了。

  甲:几个人正高兴呢,一边跑一遍乐,还没到山脚,迎面碰上一个大和尚。

  乙:法海吧?

  甲:唉,你怎么知道,你是猴子请来的救兵吗?

  乙:别扯,谁还猜不出来啊,白娘子、小青、许仙都出来了,再出来一个大和尚,可不就法海吗。

  甲:对,法海,艺名海大爷。

  乙:哼,还海大爷。

  甲:海大爷一把抓住许仙的手就不松开啊,那家伙可劲儿摇啊,非要让许仙跟他出家当和尚去,说他们有佛缘。

  乙:是。

  甲:白娘子不干啊,心说自己真是个苦命的娘们儿啊,本来是回娘家的,先是孩子让人给抢了,刚救出来,又出来一个大和尚要抢自己的爷们儿,她可不干呐。两个人一人拽许仙一只手,像要把他活撕了似的。

  乙:又得打架。

  甲:什么?

  乙:打架啊。

  甲:没,没打架,白娘子就问了海大爷一句话,海大爷先是紧锁眉头,半晌无语,脸上汗珠子滴滴答答,手也松开了,紧接着,转身掉头就走。

  乙:就问了一句话?问了句什么话?

  甲:“何为爱?”

  乙:是,法海不懂爱嘛。

  甲:你真聪明。

  乙:别说这没用的。

  甲:眼看着海大爷走的没影了,这边才算是缓了口气,正要走,还没走呢,忽然大山上一阵红云飘了下来。

  乙:甭问,那是红孩儿,又追出来了。

  甲:对,就是红孩儿,他一边追还一边喊呢。

  乙:喊什么?

  甲:“抱错了,抱错了……”

  乙:怎么回事?

  甲:白娘子也纳闷儿啊,往自己怀里看了看,这才大吃一惊。感情啊,刚才冲上山,急着救自己的孩子,也没认清,看见一个孩子抱了就往下跑,这会才发现,抱错了。怀里的不是自己的孩子。

  乙:这事闹的,怎么办呢?

  甲:对啊,你说这谁家倒霉孩子,白吃了老娘这半天豆腐。

  乙:嗨,嗨,说什么呢你,没这话。

  甲:白娘子抱着的这家伙是又白又胖,胖嘟嘟一个大猪头,耳朵上还别了一把九钉耙作头饰。

  甲一边说一边瞅着乙。

  乙低着头:这打扮,够俏皮的。

  甲:是你吗?老实交代。

  乙:别胡说。

  甲:白娘子大惊失色,这不对啊,大声问“这是?”

  乙:是啊,这是谁啊?

  甲:就听红孩儿哈哈大笑,说“这是捧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