敢于挑战任何规则,敢于和任何国家对着干,敢于说任何出格的话,但谁也似乎拿他没有办法,这个人就是美国现任的总统特朗普。

  用正常人的思维,几乎无法理解他的举动,但他的出现,也许就是为了改变人们的惯常思维。
  他可能就是玩,玩敌人,玩朋友。当全世界都摸不着头脑的时候,当全世界都被他玩得滴溜溜转的时候,他或许一个人正躲在房子里偷笑。他不是为了建立规矩的,他本来就是为了打破所有既成规矩的,尽管这些规矩原来就是美国确定的,但那又怎样?他才不怕别人怎样说美国,也不怕别人怎样说自己,一副混不吝我行我素的样子。
  因此,就想到了那些喜欢恶作剧的人。他的恶作剧当然有他的目的,达到了,他高兴,达不到,他原本也就是恶作剧而已。就是为了让别人不舒服,给别人难堪,让别人着急,让别人乱作一团,甚至别人越生气,他就显得越高兴,越是暗地里拍手叫好。别人如果对他的恶作剧置之不理,他反倒觉得了无趣。人来疯性格常常如此,你越是在乎他的表现,越是在乎他的话,越是在意他的行为,他就越是来劲,就越是无法无天。 对于喜欢恶作剧的人,最好的办法就是置之不理,不上他的当,但该干什么干什么,你说打就打,你说不打就不打,我既认真又不当回事,甚至对你的做法不置一词,不做评论,可以视若无睹。
  但是,现在全世界似乎都在围着特朗普转,围着他的推特在忙碌,他说要制裁,一些国家就义愤填膺,开始忙得团团转;他说延期制裁,一些国家立即就暗自欣喜,觉得自己胜利了;他刚说要和谈,转身又说要制裁,一些国家立即就气愤地大骂不已,觉得一国之总统怎能这样变化多端,然后就是各种义正词严的评论,一评二评直至九评,自己评得非常痛快淋漓,骂的也入骨入髓,可特朗普却压根就不看,也听不到。就像一个恶作剧的人,恶作剧完了,看到别人因为自己暴跳如雷,连续在门外骂了三天三夜,自己却偷偷地待在屋里,看着自己把他人气成那样,暗自高兴得不亦乐乎。
  他正在以这样的方式捣乱世界,他也正在以这样的方式玩弄世界于股掌之上。因为,容易被他激怒的人太多,就算是到最后回到原点,他也以此方式消耗了别人太多的精力,同时也让世界明白了他无论怎样出格,别人一时还真的拿他没有办法,虽说他无礼的要求未必能达到目的,但他的恶作剧让世界头疼,就已经达到他的目的。浪子回头,人们一般的评价都很高,是因为浪子一直在作恶,某一日,浪子突然变得正常了,人们往往会对浪子特别客气。浪子的作恶,或许并非是他的目的,赢得人们最终的尊重,才是他的目标。因为这个世界一直做好人,人们会认为那是应该,一直做好人的人做一次坏事,会被人们骂一辈子;而一直做坏事的人,某一日突然变好了,变正常了,又会被人们赞扬一辈子。
  所以,对待恶作剧的人,不妨以恶作剧的方式来应付,既然都是恶作剧,都不必在意,也不必认真,更不必生气,太在意,太认真,太生气,恰恰上了恶作剧者的大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