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日的一天,在友人的带领下,到了永寿一个叫做“尚园”的去处。

        尚园就在永寿县城南一个叫美井村的地方,据说美井村这个名字还是当年李世民所赐,志书云:唐王李世民北征途中,坐骑数日不饮。至监军镇,见镇民列队数里取水于一井,异,令人汲水饮马,马一饮而饱,王捧水饮之赞日“美哉此井”,此后便有美井村。从此以美井之水酿酒的烧房摩肩接踵,监军镇酒业大兴。商贸因而繁荣,时有一尚姓人家,为人热情好客,谦和诚信,深得客商信赖,朋友遍及陕、甘、宁、青。为方便客商至监军镇交易,尚家在其

居住的窑洞大院附设客栈、饭堂,免费为客商提供宿食,并常买酒与客人共饮。如今“尚园”的名字则和这里一个现代艺术名人尚若有关。

        资料显示:尚若(1919--2001)又名尚丕儒、尚若愚。1938年入党,曾任彬县分区文工团团长,宝鸡地区文工团团长,1953年调入省戏曲修审委员会任秘书,编辑组长,1958年被打成右派,1980年平反任职陕西省振兴秦腔委员会,2001年辞世,国家二级编剧。他一生创作、移植、改编《光复台湾》、《两兄弟》、《玉堂春》等剧作三十余部,留下了宝贵的精神财富和丰硕的文化遗产。

        可以说,尚园就是尚若的儿子尚宏文在自家原来的院子里建立起来的一个颇有古色古香味道,旨在存留和传承家族传统文化的一个带有家族意味的博物馆。这个博物馆里,保留着文化名人尚若的很多具有文化气息的收藏品,最根本的是,恢复和收藏了很多即将消亡的传统工艺。比如这里有一个家酒坊,可以再现传统家酒的酿造过程;比如修建有尚园大戏台,尚园大舞台,让尚老先生的灵魂不时地还可以在这里感受到自己一生喜欢的秦腔的魅力,也让老百姓能够在此一过戏瘾。比如旧磨坊,古石碾可以感受到已经渐行渐远的传统农业,而家藏室则可以感受到一个有文化情怀的尚老先生,他的个人爱好,他的文化追求,他在当时的影响,以及文化在一个中国家庭的那种潜移默化的传承与光大。令人很感兴趣的可能是那个可以转动着阅读的类似家谱一样的世袭图:一个角度倾斜成四十五度角的可以用手转动的圆盘,从中心位置开始,向外散射,分别是尚氏家族的一代又一代的人,以及每一代人的情况。这样的家谱设计属于独创,据说已经申报非物质文化遗产。见过一些家谱,族谱,都是设计成书本一样的式样,很难让人对一个家族的衍生变化有一种一目了然的清晰感。尚氏族谱的这种设计,生动,清晰,一目了然,确实有着非常的智慧,令人看过就难以忘怀。也会给后人以极大的启迪,这大概就是一个家族文化对整个社会文化的熏陶和影响吧。

        传统古法酿造的粮食酒,也颇为不错,曾经有歌曰:尚园农庄五谷香,古法天锅酿玉浆;但使故乡能醉客,纯粮军酒美井坊!设想一下,在春风醉人的夜晚,在天高云淡的秋天,忙碌了一天的农人或者来自远方的游客,在这里,听听秦腔,品品美酒,尝尝纯天然绿色的农家小吃,难道不是人们心目中理想的一种怡然自得的幸福?

        一身农民模样的尚宏文,骨子里却还是喜欢文化,他用自己的努力想要存留一些很可能正在消失的文化记忆,尽管这种努力有时候显得很弱小,很微不足道。但有了行动,总比坐而论道要好很多。除了努力保存一些文化记忆之外,他还做起了“黑色文章”, 前些年他承担了咸阳市农科院黑小麦种植示范任务,分别在监军、甘井、永平、马坊、渠子等镇的5个村,引进黑小麦品种7个,示范种植面积500余亩。同时还种植发展黑玉米,无公害优质黑色农产品在这里得到了全面升华,让美食反映了地方文化,让菜点带上了“永寿故事”。

        永寿有尚园,尚园倒是值得一看,但尚园的知名度影响力还远远不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