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有弱者才追求公平》一文,围绕编辑哭之笑之的编者按,我写了自己的本来意思,其实也是应和了其要求讨论的意思,不料又引出下面的一段讨论来,这就是关于流氓无赖的讨论,个人感觉,这样的讨论其实无关政治,甚至无关国家,但是关乎一种社会现象产生的深层根源。或许并不是完全无聊。

哭之笑之:原本我已无意加入到这个话题的讨论中来,毕竟我知道,世上最难的两件事,一是把自己的思想装到别人的脑子里,二是把别人的钱装到自己的口袋里。况且有些话在主流社会属于“政治不正确”,会引起别人的不快,而我本人也不想被抄水表。不过既然老大加入了这个话题,我就略说一说。别的话我不想说,多说无益。单说我们的邻居朝鲜,这样一个无赖国家,既弱且贫,可诸君看它,像是在祈求公平正义吗?明明是“我弱我有理,我是流氓我怕谁”的劲头,全世界都欠它,都得为它买单,为这样的国家鸣不平,屁股坐得未免太歪。

冷眼热泪:这个世界上,确有流氓和无赖,但也要分开来看。有一种人的流氓和无赖是自己没有办法让别人公平公正地对待他,也长期得不到公平公正的对待,于是用无赖和流氓的手法,无非也是求得一点公平;一些人的流氓和无赖,则是仗着自己很强大,有一种蛮不讲理的霸道,反正他就流氓了,他就无赖了,你也奈何不了他;前一种的流氓和无赖,是基于一种弱小对自己权益的要求,比如一些小孩子的为了得到需要的东西就地打滚,撒泼胡闹,昏吵混闹,说到底,还是有求于别人,不过采取的是一种看似不讲理的办法。而后一种的流氓和无赖,则是仗着自己膀大腰圆,谁都打不过他,然后对别人的一些蛮横的要求,比如高速路上行车,明明是他在别你,他不遵守规矩,结果和你撞车了,然后还要打你,还要让你给他赔钱,他谁的话都不听,谁也都说不下他,他也根本不说自己的错,就是要求你给他赔钱,而且狮子大张口,你给他讲不通道理,赔了你觉得心里肯定不舒服,不赔,你肯定就要挨打。相比而言,这样的流氓和无赖,可能才更可怕。一个对别人没有办法,而又明显受到不公待遇的人,为了自己的利益,有时候很可能采取一些极端的手段给对方,因为正面他打不过,所以只好采取下三滥手段,就像农村那些弱小的人,受到大户人家的一次次欺负,正面打不过,他就欺负大户人家的小孩子,或者偷偷摸摸的砍大户人家的树,烧掉大户人家的房子麦草等等,它是一种不得已而为之的报复手段。但这并不是说那样做就对,即如911,为什么会发生在美国?为什么针对的是平民?阿拉伯国家长期受到不公正待遇,一直被歧视,但正面又打不过,只好采取这样的手段来报复。这里绝没有为恐怖行为张目开脱的意思,只是想说明,不能公正的对待那些弱小国家,对待不同的文明,当他们受到长时间的不公对待,他们就会那样爆发。我们不是讨论谁对与谁错,而是想要说明,那些人为什么要采取那样的手段。美国把朝鲜,中国,俄罗斯,伊朗都列为邪恶国家,是谁给他的标准和权力?你以流氓的手段对待别人,却希望别人以君子的手段对待你,想什么呢?朝鲜是贫困,或者落后,他也想弃核,也想发展经济,而且也有了行动,是美国步步紧逼,甚至要求人家完全弃核之后才放弃制裁。站在朝鲜的角度,完全弃核后,还有什么资格要求美国给予他支援?或者放弃制裁?一个超级大国对一个贫弱小国如此言而无信,怎么能让小国完全相信和放心?何况他本身就对人家充满敌视,他为了自保,一定会有一种豁出去的劲头,对俄罗斯是那样,现在对伊朗也是那样,这是什么?这可能才是更大的无赖和流氓,只不过一个大流氓遇到了一个小流氓而已,当然更多的人则是,在大流氓一威胁的时候,立即就表现得顺从,屈服,不敢为自己的利益抗争,但是,那样的人,虽算不上流氓无赖,但同时,可能也不能算人。“我是流氓我怕谁”固然十分令人讨厌,但“我世界第一我怕谁”“我世界第一我说了算”,“我力量最大都必须听我的”,其逻辑则可能更加无赖和流氓,很多的“我是流氓我怕谁”都是由“我世界第一我怕谁”“我世界第一我说了算”,“我力量最大都必须听我的”所导致的。

站在自己的角度看,自己都是正确的,站在美国,朝鲜可能就是流氓国家,俄罗斯就是流氓国家,甚至中国也是,但是,站在这些国家呢?美国不也是最大的流氓国家么?屁股坐在那里,决定于你是站在哪里?

不涉及政治。但是从自然界,到人类社会,从民族到国家之间,撕掉冠冕堂皇的伪装,留下的就是这样赤裸裸的残酷现实和生存规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