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阕词有多美妙?一段情有多深切凄怆?800年文人骚客唱和吟咏至今,天下有情人迷三倒四、踏寻凭吊,成就了一座名园。绍兴沈园,陆游、唐婉的爱情故事,题壁钗头凤,赚足了游人的叹息、哀伤、清泪。园子的一山一石、一池一水、一亭一阁,乃至一花一柳,仿佛都是为情而造,为爱而设,为诗而存。沈园是名副其实的美景园、情侣园、诗境园。

正值放翁题壁钗头凤的暮春时节,从杭州坐高铁赴绍兴沈园踏青。路近沈园情也切。一脚踏上春波桥,沈氏园大门印入眼帘,放翁吟咏沈园的景物便次第出现,思维在南宋与当下穿梭。

园门左侧迎面是“红藤酒舍”,水牌上写着绍兴家常菜:绍三鲜、椒盐小土豆、酱萝卜……另置小黑板,粉笔写着今日特价菜:

    小龙虾买一送一

    野生小卿鱼6元/条

    葱油花蛤8元/每份

    自酿红米酒9元/每吊

    酒楼山墙上张贴着巨幅广告:“养人的还是手工黄酒”。

以白替古人操心的闲情猜度着,陆、唐当年佐酒的大概也是这些菜品吧!

越音软语的酒楼女服务员,端着盛满黄酒的酒盏飘然而过,“红酥手,黄藤酒”,恍惚南宋暮春那次牵肠挂肚的邂逅就在眼前。还在园门外,感觉就有些微醺了。

入园,粉壁前、小池边,断云石赫然入目。浑圆的大石疑似巨斧活生生劈裂,石下池水,分明是劈石流下的血泪。石虽裂、缘已断,却情欲合、意欲连,貌离神合,情何以堪!

耳畔响起“我是沈园门口的断云石”的弹唱:

醉了八百年/黄藤酒/依然泛着迷离的光/躺在血泊里/宛如那一季被腰斩的爱情/我是沈园门口那一块/沉醉的石头/断云是我的名字/不要责怪我的不详/斩断姻缘的/不是我/我是沈园门口/那一块/迷惘的石头/不要叹息我的忧伤/当唱和的相思/瘦成一组黑白的胶片/冷雨后的枯荷/只留残香/把红尘俗世里的悲欢/看惯/任匆匆过往的情人/擦肩/我只是沈园门口的断云石

石是恨石,柳是怨柳。扑面翠绿,满眼垂丝。虽不是当年的古柳老树,但一样的曼妙婀娜,一样的鹅黄,一样的吹棉飞絮沾衣,分明就是南宋的基因、沈园的气质风韵。“满城春色宫墙柳”,暮春的物像,牵衣扯袖的柔丝、乱眼迷茫撩人的絮、作别的柳、留人的柳。柳!柳!柳!留!留!留!逝去的已经逝去,留下的只是心的疼痛……放翁那年那时也是这般忧伤吧!

踏幽径,寻遗踪。小陌逢春,白花零落成泥,香消玉殒。池台凭栏,拱桥俯视,春波映绿,无赖形只影单,惊鸿无觅。井亭如眼,间插一横。分明听见:尔情深倦学,误了仕途功名;尔不生不育,误了宗祀香火。休!休!休!天露井承,心心念念覆水欲收,重修旧好。终了还是劳燕分飞,只留得一阕千古绝唱。

移步问梅槛、冷翠亭、八咏楼、孤鹤轩、双桂堂、闲云亭、半壁亭。登假山,转朱阁,度星桥,聆断云悲歌、孤鹤哀鸣;念惊鸿倩影、鹊桥传情;恨仕途虚名;怨宗祀封建,不胜唏嘘。

终于来到那堵断墙题壁前。尽管此前早已吟诵、书写过若干遍壁上的钗头凤,并聆听过歌曲。但直面灰墙黑壁白字,遗迹对心灵的撞击感觉还是大不一样。“一怀愁绪,几年离索。错!错!错!”这哪是轻吟浅唱,分明是捶胸顿足的厉声控诉!“山盟虽在,锦书难托。莫!莫!莫!”这岂是柔婉软媚的抒情,分明是冲胸破喉的悲泣!真正是:一阕钗头凤,十年离异怨,半生相思苦,千古沈园情。

一阵过云雨飘过,天朗气清,仿佛终结了讲述八百年的悲情。我也开始关注屋檐下、走廊里叮当作响、悬挂满园的风铃许愿牌。随手翻看了几块。一块写:“傻媳妇,在我一无所有的时候,你这样相信我,我绝不辜负你的信任。十年后,我再带你来这里。那时,我会让你成为世界上最幸福、最快乐的女人。”这是对爱的庄严承诺,满满的都是甜蜜。一块写:“缺点很多、屡教不改。但依然不得不爱!”显然是对爱的包容。有的写“两情如梦亦如幻,愿相拥守护一生!”更多的写:“执子之手,与子偕老。”欣慰的看到,封建婚姻早已终结,婚姻自由已经成为现实,守护爱情正在成为越来越多的人的自觉。

游沈园还是古典诗词的浸染和熏陶。正如一位网友说的:“走进沈园就走进了诗的意境,沈园的亭台楼阁,小桥流水,通幽曲径,玉树繁花,都充满了诗情画意。”陆游以沈园及与唐婉的爱情悲剧为主题的诗词就有十余首,历代名人唱和的更是难以记数。公园入口左侧还将当代吟咏沈园的经典诗词书写牌匾悬挂长廊,营造了浓厚的诗境。

游沈园当有唱和,录拙作于后,让驴友们砸砖,顾不得狗尾续貂的笑话了。

    沈园许愿风铃:

    沈家园里有奇观,许愿风铃处处悬。

    题壁阕词成旧挽,新笺素片爱承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