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中篇小说《老铺子》后,大约三年时间,尽管有许多构思和不时的创作冲动,我没有继续写小说,因为不愿意数字上的重复。
  一个优秀的作家需要不断背叛自己的写作习惯,这背叛一是题材,二是叙述技巧。读周伟团先生的长篇小说《校径人踪》,我感觉到了新意,在退下来更忙的情况下,我阅读了小说。说实话,小说写得很儒雅,叙述语言非常好。节奏舒缓有度。
  题材新颖。因为我们咸阳乃至陕西作家很少或者没有写高校题材,以高校人的叙事视角写,周先生的小说应该是咸阳乃至全省文坛第一个。我印象里多半生的小说阅读,真正写高校的似乎只有钱钟书先生的《围城》。小说起初的20多页,叙述语言老练考究舒缓有度,小桥流水,潺潺幽幽,古典翰媛,曲径通幽,金灯黄卷,经幡轻弹,大珠小珠落玉盘,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小说读了40多页,还有要读下去的冲动,可惜没有时间和足够的体力。
  还有,小说的书名来自“万径人踪灭”的古典意境,可见来自高校管理层的作者显然喜欢寖淫中国古典文学的阅读许多年,形成了根深蒂固的阅读习惯,已经成了生活方式,对钱钟书先生的《围城》也是反复阅读过的。类似的好像还有俄国蒲宁的小说,法国小说《查泰来夫人的情人》,还有一个《情爱笔记》什么国家作者记不住的小说。与陕西作家方英文的小说语言更是一个路数。
  说实话,这种语言读起来舒服,养心,才气横溢出乎你的意料,适合喝着咖啡阅读,非常美,我喜欢。在这种氛围里,我就着床前的台灯靠在床头读,读着读着就激动地坐起来,找来笔和纸,开始画圈圈。这是我阅读比自己小说写得好的经典或者非经典作品的习惯。祝贺伟团先生,向伟团先生学习。
  题材好。前面说过高校题材写的人没有,伟团先足而登,抢了个好摊位,这是他的运气。高校的作家那么多,没人写长篇小说,或者说他们的长篇小说没有冒出来,《校径人踪》横空出世,而且以漂亮的方式、精彩的故事和讲究的印刷方式,令人高兴。我阅读的过程很兴奋,发现了新大陆,再向伟团先生祝贺。
  复线条叙述策略。《校》在讲述故事中,对人物的出场,只跟着事件或者主人公司徒一桥、宋仁、文学谦等的行动轨迹自然带出,不大量补述次要人物背景,与电视剧《人民的名义》人物事件背后裙带关系一字不提异曲同工,伟大的《红楼梦》的小说叙述上也是这样草蛇灰线大雪无痕,非反复阅读才能揣摩。这是叙述的城府和机谋。不知伟团先生是有意还是无意,这一点,非常厉害,高级。
  当然,如果用更高级的要求,《校》一书还存在问题,如我读到的40多页中关于男女主人公离婚这么大的节点,作者一点也不交代细节,轻轻滑过,与其他地方细腻的叙述不协调,读起来很跳跃太大,让人遗憾。还有作者喜欢用人物对话交代故事,反复多次,影响小说整体叙述的品色,不太完美。再一点,性描写太干净,好像人为的洁癖,有些做作等等。
  瑕不掩瑜,再次祝贺周伟团《校径人踪》的成功出版发行,为咸阳乃至陕西文坛贡献了一部高校题材的精品力作!
                                                      2019年4月13日下午于咸阳瓜棚画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