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
   李凡下了班经过天桥下时,她下意识的朝桥墩下看了一下,果然,那个男孩子还在那里。他躺在一张凉席上,身边乱七八糟的堆着一床棉被。他抬头望着头顶的桥,对身边过往的车辆和行人充耳不闻,那神情,仿佛天塌下来都不关他的事似的。李凡骑车慢慢的从他身边经过,仔细的打量了他几眼。这男孩子的年龄并不是很大,虽然头发有点凌乱,虽然衣服有点破旧,但是从侧面依然可以看见他那双闪亮的眼睛,那双依然对未来充满希望的眼睛。李凡的车走过了这个男孩子,她转过头去认真的骑自己的车,骑了几步她又掉头回来了。她把车停在旁边,从车篮里拿出几个面包和一瓶酸奶轻轻的放在这个男孩的身边。她看了男孩子一眼,男孩并没看她,李凡转身欲离去。
   “谢谢你!”
   李凡的身后传来一个低沉的声音,这声音充满了疲惫和沧桑,仿佛说话的不是一个青年男子,而是久经风霜的老人。李凡有点诧异的回头看看,这男子已经坐直了身子,并且直视着她。他确实是个年轻人,并且是个很帅气的年轻人,李凡在心里赞了一下,然后笑着摇摇头骑上车走了。李凡一边骑车一边想着刚才的那个男孩子,心里不禁有点为他惋惜了。这么年轻,这么帅气的人,做什么不好呢?干嘛要学那些人靠乞讨过日子呢?她真不能理解。或者他只是一个离家出走的叛逆男孩,如果真是这样的话,家长不定多着急呢。如果明天他还在那里的话,一定要上前问个清楚,如果真的能帮他回家,自己也算是做了一件好事情。想到这里,李凡笑了,明天,明天一定要找他。
   第二天李凡上班时,心里还一直记挂着这事,中午同事拉着她一起去吃酸辣粉,李凡就跟着同事去吃饭。路过那座天桥的时候,李凡被路边一个卖唱的人吸引了。她仔细的看着那个正低着头弹着吉他唱歌的男孩,好熟悉的感觉。她盯着他看了好一会,才确定就是住在桥墩下的男孩子。因为今天的他,头发整理过了,衣服也比昨天的干净。他边拨弄着吉他,边低沉的唱着:“有时候我觉得自己像一只小小鸟,想要飞却怎么样也飞不高,也许有一天我栖上枝头,却成为猎人的目标……”他的嗓子很有磁性,略有点沙哑。他没有看路人,前面有没有观众,他不在意,有没有人给他钱,他也没有在意,他只是专注的唱着,用心的唱着:“我是一只小小小小鸟,想要飞呀飞、却飞也飞不高,我寻寻觅觅寻寻觅觅一个温暖的怀抱,这样的要求算不算太高?这样的要求算不算太高……”
   李凡呆住了,尤其是听到他最后的几句歌词,在一连串的“算不算太高”中结束,这几句好象也表达了他的心声,他不止在唱歌,也在用心的呐喊,他在彷徨,他在纠结,他也在问自己“这样的要求算不算太高?这样的要求算不算太高”。同事在身边不住的叫着她,拉着她的衣袖。她才回过神来,歉然的看了同事一眼:“走吧,他好象是我的老乡,有点面熟。”“他已经在这里唱了好几天了,我每次来都看见他。你说年纪轻轻的做点什么不好?非要在街边卖唱,好象多光彩似的,现在的年轻人呀,真搞不懂。”同事摇了摇头。李凡笑了笑,和她一起去吃饭。等吃完饭结帐时,李凡想了想又多买了一份,走到桥上,她把饭丢在了他身边。然后什么都没说就走了,只时候只听见后面传来几句歌:“爱~~拥抱着我,我能感觉到它的抚摸,就算生活,给我无尽的苦痛折磨,我还是觉得幸福更多……”李凡没有回头,但是心里却赞赏的笑了笑,她知道这个男孩子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冷漠,相反的他却有颗脆弱的和极易感动的心。
   一下午,李凡的脑子里都经常的浮现这个男孩的影子,她看着窗外那明朗的天空,心里不禁的想:“这个男孩子的世界会是怎样的?是阴暗的,还是精彩的?真的和他现在的处境一样糟糕吗?”李凡叹了口气,收回了目光,却骇然发现总经理正站在她的办公桌前。她脸红了一下,有点不好意思的站了起来,嘴唇蠕动着:“经理,我,我刚才……”“好了,认真工作吧,别在这样心不在焉了。”经理咳嗽了一声离开了。李凡吐了一下舌头,慌忙坐下,她偷偷的描了一眼经理离开的方向,撇了撇嘴巴,认真的工作起来。说实话,他并不喜欢她的经理,年龄虽然不是很老,只有四十多岁吧?但是中年人该有的特征他都有,头顶微秃,肚子很大,经常喝酒喝的脸红脖子粗的。李凡看见他就躲的远远的,但是她也不得不承认,这个经理还是有能力的,懂事长不经常来,他把这个公司治理的是井井有条的,业务翻了好几翻。所以李凡对他是有敬有怕,从不敢和他说什么话,都是敬而远之。好在经理大人有大量,一般也不会找他们这些低层员工的麻烦,只是听说他的作风也不是很好,当然这些跟他们这些小职工更是一点关系都没有了。她只管做好自己的话,拿自己的工资就得了。
   等到下班,李凡收拾好东西准备下班。到了大门外时,一辆轿车经过她面前缓缓停下,她有点惊讶的望着那扇被摇下来的窗户,经理那秃顶的脑袋伸了出来:“李凡,上车吧,送你一程。”
   “谢谢,谢谢,不用了,我骑着自行车呢,谢谢。”李凡慌忙摆摆手,经理也没多说什么,摇上车窗走了。李凡松了口气,经理今天是吃错药了,怎么老是跟阴魂不散似的,跟着自己干嘛呢?李凡摇了摇头,推出自行车骑上回家了。经过那座天桥的时候,她又下意识的看过去,那里空空的,显然他还没有回来。想起这个男孩子,李凡心里就好象被一丝柔软给牵拉着,她说不出来什么原因。可能大家都是在这个城市里打工的,看见他就能想起家乡的弟弟,或者别的家人,总之她同情他,看他这样,感觉心疼。现在看到他不在桥下,心里居然有点失落的感觉。
   她慢慢的骑车回家。其实那也不是家,只是她租来的房子,一室一厅,很小。好在麻雀虽小,五脏具全,她这小小的四十平的房子里,卫生间,厨房,淋浴都有,房租也不是很贵,在这样大的城市里,能有如此独立的空间,李凡已经很满足了。所以她在这里一住已经有两年了,和房东的感情极好,别人家房子过段时间就涨价,可是她这个房子,房东从来都不和她谈价钱,开始多少,现在就多少。有时候李凡手里不宽裕,他们也不催,待李凡就跟自己家一分子一样,这点特别让李凡感动,她庆幸自己在这个陌生的城市里能遇到这么好的人。所以她的心里也充满了感恩,她也知道人在异乡的不容易,如果遇到需要帮助的人,只要自己能做到,又何乐而不为呢?
   她慢慢的换掉衣服,去厨房开始做饭。一个人住,对吃的方面,一般都不会讲究。李凡也是如此,她洗了点青菜,下了碗面,在面里加了一个鸡蛋,这样一顿晚饭就解决了。简单吃完饭,她就打开电脑,这是她最喜欢的打发时间的方式。她喜欢在电脑上写日记,发博文。在空间里经常的发点自己喜欢的文字,和QQ好友来回的互动问候。虽然这是虚拟的世界,但是那一张张纯真的笑脸,一句句真挚的留言,也让她感动。她找了一点自己喜欢听的歌,想着那个大桥下的男孩子,心里有点隐隐的担心。她不知道他有没有吃饭,也不知道他冷不冷。现在已经是初秋时分,白天虽然还可以,可是到了晚上,气温就降了十度左右,在那个四面透风的地方,不可能不冷的。明天,明天还是问问他,说不定自己能帮他租个便宜一点房子也行的。李凡就这样想着,一边听着音乐,一边随意的浏览着朋友的空间,心却不知道在哪个地方飘游了。
   (二)
   昨天还好好的天气,今天居然就阴沉沉的了。李凡在车篮里放了一件雨衣,然后骑车去上班。快到桥下的时候,她远远的就看见这个男孩子还躺在地上,不同的是把被子叠好枕在头底了。他两手放在头下,仰首向天,好似在思考着什么。李凡笑笑,把车铃铛给摇了摇,她相信他应该记得她。果然他被惊动了,回头一看是李凡,居然难得的笑了笑,挥了挥手。李凡开心了,两人居然像老朋友般熟悉了,她因为赶着上班,也没下车,就腾出一只手来,弯腰从车篮里拿出一块面包,冲着他扔了过去,然后笑着上班去了。友谊有时是很奇怪的东西,和爱情一样,它来的也是那么的突然,两人昨天还没说过一句话,今天就像是老朋友般的默契。李凡一天都是那么的开心,竟然有点期待晚上是快快的来临了。
   等下班时间一到,李凡就迫不及待的冲出了公司,骑上自行车就往家赶。路过超市时,她想了一下,下了车,走进超市,买了几个热气腾腾的包子,还有豆浆,回头看见那令人垂涎欲滴的烤鸭,她也买了一只。走出超市,天愈来愈暗了,天气预报说有小雨,可能真会下呢。她骑上车就往桥那里赶去,正如她所预料,他还没有回来。李凡心里有点失望了,她看着地上的席子,那么随便的罩在被子上,真要下雨的话,虽不至于淋到雨,但是也是潮湿的很,这样真的很容易生病的。她叹了口气,把自己的雨衣拿出来,盖在他的被子上,又把吃的放在被子里藏好,这才回击家去。
   到了家里,和平时一样,她随便的给自己做了点吃的,然后坐在电脑前。这时候外面的雨好象也是事先说好似的如约而至,由开始的淅淅沥沥,到后来的越下越大。李凡看着黑黑的窗外,她坐不住了,惦记着那桥墩下的人,在如此的天气里,是否能安然无恙!她站在窗口,看着窗外的雨,在慢条斯理的下着,一点没有停的意思,她真的着急了,拿了一把伞就冲了出去,也不管这样妥不妥当。
   等她赶到桥下时,果然看见他坐在桥墩下,穿着她留下的雨衣,无奈的看着迷蒙的雨雾。听到脚步声,看见撑着伞跑过来的李凡时,他的眼睛一亮,不相信的看着她,眼睛一眨也不眨。
   “走吧,傻瓜,去我那里将就一晚。”李凡什么话都没多说,就像是照顾自己的家人一样自然,就动手帮他收拾东西。他也一句都没多问,夹起自己的被褥,穿着雨衣,跟在李凡的后面去了她租的小房子里。
   到了家,李凡拿出自己大号的纯白T恤运动套装给他,让他去洗个澡换上。好在李凡个子也不矮,好在这个男孩子也不胖,衣服应该也能将就穿上。他接过衣服走进了卫生间,不一会就清爽的出来了。男孩子终归是男孩子,李凡个子再高,衣服穿在他的身上还是紧巴巴的,看见他那羞涩的样子,李凡笑了:“别拘束了,挺好的。没想到这么一来,你还真帅呢。”她这直接的夸奖更让男孩子羞红了脸,他局促的在沙发上坐了下来,接过李凡断来的一杯热水,慢慢的喝着。
   “现在可以告诉我你是哪里人,今年多大了吧?”李凡试探着问。
   “我家在临县一个村子里,我叫徐正锋,父母在我小时候就离了婚,妈妈下落不明,爸爸听说也在外地成了家,几乎都没有回去过。偶尔的会寄点钱回家,我是爷爷奶奶带大的。我高中毕业那年,老两口因为身体不好都去世了。家里也没有什么值钱的东西,在农村我什么也不会做,只好就出来想打工挣钱养活自己。可是找了那么多工作,最后都因为自己干不来而放弃了。我上学时是学音乐的,所以有空时就自己唱歌,也写写歌。想找个酒吧唱歌,人不生地不熟的,老是被人排挤,只好放弃了。后来身上没有一分钱,房东也不把房子租给我,我只好就在桥墩下将就一下。没想到碰到了你,你真是个善良的好女孩,谢谢你。”他一口气说了这么多,说完以后,眼睛忽闪忽闪的看着李凡,“你叫什么名字?以后我一定会报答你的。”
   “谁要你报答呀?”李凡脸一红,“我叫李凡,已经二十三岁了,我看你和我弟弟差不多大,所以看见你就想起我的弟弟呢。”
   “我也二十二岁了,已经不小了。”徐正锋忙辩解着。
   “不小也没我大,那你以后打算怎么办?总不能就这样流浪街头吧?”李凡提醒他。
   “我看看还是找个酒吧唱歌吧,挣点钱然后租个地下室住,这样会便宜点。”他有点茫然。
   “你先在我这里沙发上将就两天,我明天问问我们房东,他们认识的人,看看有没有合适的房子出租。”李凡说着拿了床干净的被子给他,“早点睡觉吧,我看会电脑。”
   李凡说着走到电脑前,把音量给关了,怕吵着他睡觉,自己无意识的浏览着网站。其实自己也不是真的不困,只是和一个差不多大的男孩子睡一屋,她还是有点顾虑,有点不好意思。好在徐正锋可能是因为这几天都没有睡好,太疲乏了,不一会就睡着了,他轻微的打着鼾,睡的很安稳。李凡看着他那有点孩子气的睡相,不禁笑了,真没想到,自己居然在路边拣了个大男孩回来,说出去只怕谁也不信吧?可这又是千真万确的事情,她不知道自己做这件事情的后果,也不会想到这个男孩子以后将会和自己有扯不断的关系。她看了一会,小心的关了电脑,和衣躺在床上也睡着了。
   (三)
   早上李凡还没有起床,就被厨房一阵乒乓声给吵醒了,她第一个直觉是家里进了小偷了,不然哪来的动静?这么一想她的心开始“砰砰”的跳个不停了,她慌忙坐了起来,想去看个究竟。这时候徐正锋从厨房走了出来,手里端着一个碗,看见李凡醒了,他咧嘴一笑,露出一口雪白的牙齿:“把你吵醒了吧?我好久没做饭了,来,尝尝我的手艺。”李凡一阵恍惚,这才想起昨晚的事,再想想自己刚才还把他当小偷呢。她不禁大笑起来,把徐正锋笑的一愣一愣的,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看他那呆呆的样子,李凡更觉得的好笑了,她一边起床一边笑着走到桌子面前:“我刚刚把你当小偷了,哈哈,如果我拿跟棍子打过去,你岂不是也要挨着?”

     徐正锋也笑了:“感情我长得这么欠考虑呀?居然被当成小偷了,哈哈。”
   “是我一时还没醒全呢,说真的,你长的还真不错,尤其是牙齿,那么白,真该去做广告去。”李凡说完就往卫生间走去,“我也刷牙去了,真是的,你那牙齿要给我多好。我的牙齿长的参差不齐的,害得我都笑不露齿了。”
   “这样也好呀,大家闺秀嘛。”徐正锋笑笑又去拿两副碗筷放桌子上。
   “哇,好丰盛呀,一早上你就做这么多事情?”李凡看着桌子上的早饭,惊讶的瞪大了眼睛。
   “不就是热点牛奶,煎点鸡蛋嘛。我看你厨房还有面粉,就试着摊两块鸡蛋饼,怎么样?味道还不错吧?”徐正锋笑着问。
   “嗯,好吃,真好吃,我妈以前就爱做这个。”李凡边吃边称赞。
   “我奶奶也爱做,早上老是摊这个饼给我吃,她老人家一走,我有几年没吃到这个饼了。”徐正锋沉默了一下,又扬起了眼睛,“吃吧,喜欢吃就多吃点。”
   “嗯,今天是周末,我去找房东看看,问问有没有合适的房子。你今天怎么打算?”李凡边吃边问。
   “今天是周末,天桥上的来往的行人会多点,我出去挣点钱。”此刻的徐正锋穿上干净的衣裳,头发刚刚洗过,整个的蓬松起来,一笑就露出那口洁白的牙,还真的没有一点颓废的感觉了,整个人显得干净而利落,阳光而帅气,像整个的变了个人。
   “嗯,好,你去吧,中午记得回来吃饭,我给你做好吃的。”李凡看着他,赞许的笑了。
   徐正锋吃完早饭和李凡打个招呼,就背上吉他出门去了。李凡盯着他的背影,想着他昨天还在桥墩下躺着,像个流浪儿一样,今天又是这样一个形象,人真的是受身边的环境所影响的,能把他改变过来,自己付出点也值得了。想到这里她匆忙的吃完早饭,碗都没洗,就去找房东商量。
   房东是四十多岁的夫妻,他们的孩子也和李凡差不多大,也在另外一个城市工作。所以他们看见李凡就好象是自己的孩子一样,对她照顾点,也好象是照顾自己的孩子一样,因为他们深知一个女孩子在外面是真的不容易。他们看李凡找上门来,忙热情的问是什么事情。李凡说自己的表弟没有房子住,想打听一下看有没有合适的房子,不能太贵,能住人就好。他们对望了一下,摇了摇头,说一时还真想不起来哪里有合适的房子。他们让李凡别着急,他们帮着打听,有消息就告诉她。李凡谢过他们就走了。
   李凡看看买菜时间还早,就特地的走到天桥上去看看徐正锋,给他带了两瓶水。果然如他所说,今天是周末,行人真的不少,加上他的嗓子独特,所以居然吸引了不少人围观。李凡没有打扰他,悄悄的把手放在他旁边,就退到后面倚在桥的栏杆上,安静的听他唱歌:“春天的风轻轻的吹过,温柔的你闯进我心窝,孤单的时候,有你静静的陪着我,再苦再累也觉得值得......从来没有这样心动过,从来没有这样的爱过,在我难过的时候,有你陪着我听我静静的诉说......”李凡知道这首歌《从未这样心动过》,也特别的喜欢,知道他这个时候唱这首歌,想必也是有所指,她会心的笑了,这真是个不错的男孩子,不是吗?
   “李凡?你在这里做什么?”一个男人走到李凡身边叫了起来。
   李凡惊讶的转过头来,原来是经理,她愣了一下:“我没事,闲溜达,您怎么也到这里来了?”
   “我来这边办点事情,那是你的朋友?”他指了一下唱歌的人。
   “嗯,我的老乡。”李凡忙答到。
   “歌唱的不错,只是在这样的地方唱,有点委屈了。这样吧,我有朋友开酒吧,我给他推荐一下,你晚上和我一起去吃个饭,我给你回话。”经理看着李凡笑眯眯的说。
   说实话,李凡最讨厌看见他的笑了,总是给人一种不正经的感觉:“谢谢您,经理,如果能推荐成了就太好了,吃饭就不必了,改天我让我这个老乡请您,到时候别不给面子呀?”李凡巧妙的拒绝。
   “我可是看你的面子才推荐的,如果你不去,就当我没说这话吧。”经理说着转身欲离去。
   李凡看了徐正锋一眼,想到他在桥墩下艰难的处境,不由的牙一咬,叫住了经理:“那今晚我请您吧,毕竟是帮我做事的,怎么好叫您破费呢?”
   “好,这样吧,今晚把你的朋友一起带过去,直接去我朋友的酒吧,让他唱试试,你认为怎么样?”经理提议着。
   “好,就这样定了,晚上见。”李凡一听说带朋友一起去,心完全放下了。
   “别忘记了,他的酒吧叫‘枫舞秋林’,在天桥向东走一百五十米左右就到了。”经理关照着。
   “嗯,我记得了,晚上见。”李凡看着经理远去的背影,心里多少有一点感动,或许他并没有过多的想法,或许他只是想帮自己一下的。“枫舞秋林”,挺雅致的的名字,应该不会错,光是这名字就够让人喜欢的了,李凡心里充满了快乐和希望。她微笑着看着徐正锋,很用心的听他唱歌:“……从来没有这样心动过,从来没有这样的爱过,在我难过的时候,有你陪着我听我静静的诉说……”
   (四)
   徐正锋听了李凡的话,高兴的跳了起来,他捉住李凡的手使劲的摇:“李凡,你是不是天上神仙派来帮助我的?你真是我的贵人呀,一认识你,我什么都好了。”
   “嗯,我是你的神仙姐姐,以后可要什么都听我的,不然我可就收回一切了。”李凡开着玩笑。
   “一定听你的,不听的话就让你把一切收回,然后天打五雷轰。”徐正锋发着誓。
   “说什么呢,也不怕忌讳。”李凡伸手捂住了他的嘴巴。
   而徐正锋就势把她揽在了胸前。李凡愣了一下,欲挣扎。他却紧紧的抱住了她,在她耳边轻轻的说:“知道吗?我一看见你觉得你真的是天使降临到了我的身边,你不知道我有多欣喜。现在我没有资格说爱你,但是等我,也请你相信我,总有一天我会跪在你面前求你嫁给我,我会让你成为世界上最美丽,最幸福的新娘。”
   李凡听着他的这一番话,叹息了一声,也渐渐的搂紧了他的腰。
   两人依偎了好一会才松开彼此,对视了一下都觉得不好意思。李凡故作镇定的说:“快收拾一下,早点去,别让人家等着急了。”
   “嗯,我没有什么好收拾的,就这样了,你要不要换衣服?要我回避吗?”徐正锋体贴的问。
   “当然要你回避啦,傻瓜。可是你又能回避到哪里呢?算了吧,我还是去卫生间换吧。”李凡抱着衣服就去卫生间。
   徐正锋坐在沙发上等着,他一边看着报纸,一边喝着茶。不一会李凡就出来了。徐正锋听到动静抬头一看,不由的赞叹:“你真是太美了,这身衣服太合身了,漂亮。”
   李凡有点扭捏:“穿着裙子是不是显得太正规了?不然我还是去换裤子吧?”
   “不用,不用,就这样最好了,你今晚一定是酒吧的亮点。不然你还是换一件吧,我敢保证,今晚肯定所有男人的眼睛都盯着你。”徐正锋有点酸溜溜的说。
   “嘿,那就不换了,今晚也尝一尝被众星捧月的滋味。走吧,还愣着干嘛?”李凡说着拿着包就和徐正锋出门了。
   那个酒吧离的不远,两人走着就去了。到了酒吧一看,经理早就在里面坐着呢,因为天还没有完全黑,所以人不是很多。李凡带着徐正锋坐到经理的那桌上,然后给他们互相介绍了一下,两人很有礼貌的握了握手。经理伸手招来服务员,让她去把老板叫来,再给他们上点酒。
   老板不一会就来了,多远就冲着他们笑笑,和经理打起了招呼。经理指着徐正锋介绍说:“就是这个男孩子,还不错吧?”
   老板满意的点点头:“这样吧,你先上去唱两首试试,如果可以我就把你留下来。”
   徐正锋答应了一声,背着吉他走到了台上,他那忧郁的形象立刻让台下都安静了下来。他低着头拨弄了一下吉他,一连串优美的曲调就传出来了,他唱了一首《一个人的寂寞两个人的错》。他那低沉略带沧桑的声音,立即换来了满场的喝彩,大家纷纷喊再来一个。徐正锋又唱了一首《这条街》,那些人更疯狂了,跟着一起打着拍子。
   李凡看着他微笑,经理对那位老板说:“怎么样?我找的人不错吧?”“嗯,真的很好,我决定留下他了。”老板回答,伸手叫来服务员,让上点好酒,费用算他的。
   徐正锋唱了两首歌下来,走到李凡他们这桌来坐下来,笑着问老板:“我能留下来吗?”
   “当然能留下来了,每天白天休息,晚上六点来上班,晚饭可以到酒吧吃。一个月先预定两千元吧,干得好再加,你看怎么样?如果没意见明天就可以来上班。”老板说完期待的看着他。
   “没意见,一点意见都没有,那我明天就来了。现在我可以回去了吗?”徐正锋问。
   “回去吧,准备一下,服装什么的别穿的太寒酸了。”老板叮嘱他。
   “嗯,好的,李凡,我们走。”徐正锋看着李凡说。
   “别呀,我们晚饭还没有吃呢,这么就走了不够意思吧?这样吧,小徐,你先回去,等会我负责把李凡送回去。”经理伸手拦住了李凡。
   李凡有点不好意思了,如果这一会走,经理肯定不高兴,认为她过河拆桥,如果不走的话,看他那样也没按什么好心。李凡看着他,最后只好说:“这样吧,经理,今天谢谢你帮了这么大一个忙。我和小徐请你们吧,咱们换个地方,好好的请你和老板吃一顿,你看怎么样?”
   经理看着他们站在那里,知道今天说什么也是没用的,只好挥了挥手:“算了,还是改日吧,你们回去吧。”
   李凡鞠了一个躬,赶紧拉着徐正锋跑了出去。
   “干嘛跑得那样快?”徐正锋气喘吁吁的问。
   “没看见后面有狼呀?今天真是高兴,你的问题解决了,现在的你不再是桥墩下那个可怜兮兮的孩子了。以后就好好唱歌吧,真如你所说,以后你一定会是中国最出色的歌手,你一定会成功的。”李凡看着他真诚的说。
   “不管以后我怎么样,你都会是我最在乎的那个人。”徐正锋也认真的说,说完就把李凡揽在怀里慢慢的往前走,“我们找个地方吃饭吧,今天我请你。今天在天桥上赚的几十元钱还没用呢。”说完晃了晃自己的上衣口袋,传来一连串硬币相碰的“叮当”声。
   李凡听着“扑哧”一笑。
   “你瞧不起我。”徐正锋有点受伤的说。
   “哪有,只是觉得你很可爱。走吧,今天把你那点家底都花光,我们不醉不归。”两人依偎着一起往前走。
   徐正锋的房子一时没有租好,他就一直在李凡这里住着。好在他都是晚上去上班,不到凌晨不回来,白天李凡上班,他一般都在睡觉,所以两人也没觉得有什么不方便的地方。这样住着还能省点钱,慢慢的两人都打消了出去找房子的想法,就这样合伙过起了日子。李凡上班时,徐正锋就在家上网,把他这么多年写的歌都一一整理出来,慢慢的居然也整理出了近百首歌。他很想找谁给这些歌谱上曲子,可是在网上找的那些就算是不入流的作曲家,谱一首曲子都要几百块。他现在也没有那个经济实力,何况这些人的水平也不怎么样,怎么能体会出自己的心情和感受?而那些著名的作曲家对他这些人的作品根本是不屑一顾的。记得他经人介绍,得到了一个知名作曲家的QQ,可是他加了几百遍,人家硬是没理。后来有人告诉他:“你没有钱,谁帮你作曲呀?这些谱一个曲子的费用可能你要好几年都挣不来呢。”本来信心百倍的他被说的低下了头,他说的很有道理。你的歌词写的好,没人谱曲,没人唱出来也没有用呀?虽然现在网络如此的发达,但是没有一点经济实力,还是做不了这些事的。徐正锋失落极了,他看着电脑上储存的那些歌,有种欲哭无泪的感觉。就好象是自己的一件宝贝,却只能在黑暗中待着,见不得光一样。
   晚上李凡下班回来,看徐正锋躺在沙发上,眼睛瞪着天花板一动不动。她放下包走到他身边,试了试他的额头:“没发烧呀?你怎么了?”
   徐正锋把她拉向自己,抱在了怀里:“小凡,我真没用,这样下去,哪天我才能让你过上好日子呢?”
   “傻瓜,我们这样不是很好呀,这不比当时你没工作时好多了?人要知足才能长乐。别想那么多,快起来,我们做饭吃,你不上班了呀?”李凡点点他的鼻子,故作轻快的说。
   徐正锋捉住了她的手,深深的看着她:“你真的不嫌弃我?真的愿意跟我一起吃苦?”
   “我愿意,而且我也不觉得我们在吃苦。我们都还年轻,都在努力的工作,努力的生活,你还能做你喜欢的事情,这样怎么说是吃苦呢?我觉得幸福着呢。”李凡笑着说。
   “你真好。”徐正锋说完,看着李凡那离自己很近的脸,轻轻的吻了过去。动作是那样的轻柔,好象是怕吓着她似的。李凡闭了一下眼睛,有种头晕的感觉,她贴在他的怀里,突然觉得自己好累,真的愿意就这样和他相依着,慢慢的往前走。她也一心一意的献上自己的吻,那种幸福的感觉瞬间布满了全身。
   (五)
   李凡上班时,想着和徐正锋的事情,她不禁幸福的笑了。自己开始帮助他的时候,真的没想到竟然给自己拣来了一个男朋友。尤其他是这样的优秀,唱歌是这样的好听,还如此的会照顾自己。从他来了以后,李凡几乎就没做过家务,他把家里收拾的是井井有条,菜居然也烧的是那么的可口。他说这都是奶奶教他的,因为奶奶怕哪天自己万一不在了,他还能自己做口饭吃。谢谢奶奶,居然把他调教的这么好。

    “你上班时经常会这样开小差吗?”一个身影站在了她的桌前。
   李凡吓了一跳,惊慌的睁大了眼睛,看着面前这个人。
   “别用那双大眼睛无辜的看着我,逮着你多少次了?”经理的脸有温色。
   “对不起,经理,我下次不会了。”李凡站起来,脸红红的说。
   “你现在不努力工作,明天就得努力找工作,这么简单的道理难道你不懂吗?下了班到我办公室来一趟。”经理说完调头挺着肚子走了。
   李凡撇了撇嘴坐了下来,隔壁的女孩子椅子转到她面前:“你想什么呢?那么出神,我提醒你几句,你都没有听见。”
   “我只是,只是乱想嘛,哪知道就被他逮到了,这下惨了。”李凡趴在桌子上,心神不宁的。
   等到下班时,李凡慢慢的往经理办公室走去,她是真不原因看见那秃顶挺肚的老头的,可是没有办法呀,端人家的碗,就必须要受人家的管。她好不容易走到经理办公室,敲了敲门。
   “进来吧。”经理的声音传了出来。
   李凡有点忐忑的走了进去,把门给关上。
   “李凡,你这段时间的业绩可是不怎么样呀,在公司排名可是靠后了。怎么了?是不想做这个工作了?”经理边叫她坐下边说。
   “没有,经理,我会努力的,以后一定好好做,希望您给我个机会。”李凡的脸红了。
   “机会给你了,但是你要是不珍惜,我也没有办法。”经理似笑非笑的看着李凡。
   “我以后一定不会再这样了,请经理放心。”李凡反复的保证着。
   “看你吓的那个样子,在你眼里,我是那样不通人情的人吗?我记得你好象还欠我一顿饭吧?什么时候还我呢?”经理的话锋一转,笑就堆上了满脸。
   李凡看着他那张变化无常的脸,心里是更加的反感,但是嘴上还得应付着:“随时都可以,只要经理您有时间,我和小徐一起请您,饭店您选。”
   “我不要那什么小徐跟着,就今晚吧,我们一起去‘不见不散’那家吃,听说很有情调。”经理提议着。
   “哪有这个餐厅?我没听说过,而且我今天也没有准备呀?下次的好不好?”李凡推脱。
   “别推三阻四的了,和你吃顿饭简直比登天还难的,就今天了。你不需要准备什么,坐我的车去吧。”经理说着就站了起来,拿着包准备走了。
   李凡只好跟着他走出了公司,好在公司的人都已经走光了,不然看见他们一起出门,明天不定会闹出什么新闻来呢。坐在车上,李凡给徐正锋发了个信息,告诉他自己和同事一起去吃饭了。让他别等她,自己吃完饭好去上班。他一会就回复了,让她玩的开心点。李凡看见信息,不由的展颜一笑。
   “哇,终于笑了,我以为你不会笑呢,原来只是不会对我笑。给谁发信息?男朋友吗?那个小歌手?我句话你可别不爱听。那个歌手根本就不适合你,我过得桥比你走的路还多,看人可准了,他绝对不是你的菜。”经理从观后镜里看了李凡一眼,这几句话说的倒是中肯。
   李凡看着他摇了摇头:“你根本就不了解,你不懂。”
   “这话说的,好象我没有年轻过,什么我不了解?爱情吗?只怕我比你了解的要深得多。”经理不同意她的话。
   李凡没有回答,她不想和经理辩论这些问题,谁适合自己只有自己知道。别人不是老是拿鞋子来比喻婚姻吗?说的很有道理,鞋子合不合脚,外人是看不出来的,只有脚知道。
   到了饭店,经理把她带到一个包间,然后让服务员上几个特色菜,再上一瓶红酒。
   “我不喝酒。”李凡首先申明,“而且你也别点太贵的菜哦,我怕……我怕……”
   “怕带的钱不够?哈哈,那这顿我请,你还欠我一顿。”经理哈哈的大笑起来。
   李凡脸红红的:“你不点太贵就够了,说了今天我没有准备的呀。”
   “从来没见过比你更爱脸红的女孩子了,我喜欢。”经理说着让服务员给李凡的杯子倒上红酒,“来吧,这酒不醉人,少喝一点没关系的。”
   李凡只得勉强的举起了酒杯喝了一小口。
   “吃菜吧,看合不合胃口。”经理喝了一口酒,盯着李凡说,“我知道在你们小姑娘眼里,我只是一个有点钱,没事臭显摆的人,其实我也有我的苦恼,我的情感。只是你们不理解而已。”
   李凡第一次听经理说这样的话,不禁抬头看了看说话的人。
   “我和老婆是父母包办的婚姻,从来就没有什么过深的感情。这么多年我一直在外面闯荡着,很少回去。也曾经有过离婚的想法,可是对于她这个年龄的女人,跟她离婚等于是要了她的命。所以我只好和她维持着这段没有感情的婚姻,她在家帮我操持着家,照顾着孩子和父母,而我给他们足够的钱。而我一个人在外面如孤魂野鬼一样漂泊着,白天还好说,一到晚上,那么大的房子只有我一个人,没有一点人声,除了寂寞还是寂寞。”经理又喝了一大口酒。
   “你的世界确实不是我能理解的,我一直以为你很风光,很高高在上,原来也有一肚子苦恼,原来也有的快乐不是用钱能买到的。”李凡看着他同情的说。
   “这么多年我也放纵过,也曾经寻觅过,很想找一份属于我的那份心动,属于我的那份感情,可是接近我的没有几个是真心真意的。直到遇到了你,李凡,你无法想象我的那份蠢蠢欲动的情感,连我自己都不相信,怎么会对你那么念念不忘?哪天看不到你,心里就好象失去了什么一样难受。我无法要求你爱我,我也知道我的年龄我的形象我的家庭,都不是你想选择的,但是能不能给我一个机会,让我爱你,让我照顾你?我只想你能生活的开心,幸福。除了婚姻,我什么都能给你。”经理一口气说出了他的想法,然后紧张的看着李凡。
   李凡盯着他,说实话他的这番话很令她感动,她沉默了一下说:“可是我只想要婚姻,我不出卖我的身体和青春,所以我要的你给不起,你要的我也不卖。有好多东西不是钱能买来的,或许有的人的青春和身体你可以买来,但是我不卖。经理,你的老婆很了不起,我敬佩她,跟了你这么多年,为你生儿育女,但是一辈子都得不到你的一点真心。好好对她吧,年轻的姑娘没有谁能如此一心一意陪你到老的。等你年龄再大点,等你身体不好的那一天,能陪在你身边不离不弃的一定还是她。”李凡很诚恳的说。
   “你的话很有道理,但是我却不甘心,一辈子没有真心的爱过一次。”经理叹了口气。
   “真诚的爱情是无价的,用钱是买不来感情的,我吃饱了,经理,我去结帐。”李凡说着站了起来。
   “我已经结过了,总有一天我会让你看见,有的感情是有价的。”经理盯着李凡说。
   李凡没有回答,她拿着包冲经理点个头就出去了。到了外面,她深深的呼吸了一下空气,看着外面那灯火迷离的世界,她笑了:“年轻真好,爱亦无价。”
   (六)
   徐正锋看着自己刚刚写的这一组歌词,名字叫《天使》,他写的是李凡闯进他的生活所带来的感动和幸运。这首歌词他写了很多天,一个字一个字的推敲:“她是可爱的天使,当她第一次落在我的眼前,带着梦似的光辉,帮我赶走身边的忧伤;多么可爱的天使,我愿做她的翅膀,终日守护着她的健康,无论是安闲还是惆怅,有我伴着你一起飞翔;我梦中的天使,我要用尽我的力量,向你求爱对你歌唱,我会日夜陪在你身旁!”他想试着自己谱曲,可是拿来吉他拨弄了一会,还是放弃了。他没有正规的学过音乐,吉他还是上高中的时候,跟着同学一起学的。看着自己的歌词,他又开始落寞了。虽然现在自己在酒吧很受欢迎,老板对自己也很器重,但是自己的工资那么少,幸亏现在是住在李凡这里,不然付了房租是所剩无几的,真想要给李凡一份好的生活,那要等到猴年马月呀?虽然现在李凡无所谓,也不看重这些身外之物,但是总有一天她会在意的。自己这么多年都是在辛苦中过来的,但是以后总是要成家的,总会有孩子的,那时候什么不需要钱呢?人人都说‘贫贱夫妻百事哀’,这话是没有错的。想到这些徐正锋就深深的叹气。虽然李凡老是安慰他,但是作为一个男人,如果不能给自己心爱的女人一份好的生活,不能让自己的女人幸福,那还有什么用呢?
   李凡最近回来,老是看见徐正锋呆呆的坐在电脑前,什么都没做。她放下了包,走到他身后,用双手围在他的胸前,趴在他背上看他写的东西,边看边惊呼:“这是你写的吗?你太有才了,写的这样好,跟作诗一样。我喜欢,正锋,你以后一定会出人头地的,真的,我没看错人。”
   “只有你这个傻瓜才会这样说,我自己几斤几两我最清楚了。李凡,以后你会不会后悔你的选择?”正锋握住了李凡的手担忧的问。
   “不会的,如果我是那样的女孩子,我就不选择你了。放心吧,我会一辈子陪着你,等着你出头的那一天,你一定会是个最棒的音乐家。只是那个时候,围着你的人多了,你该看不上我了。”李凡撅着嘴巴。
   “真是个傻瓜,除了你,谁还能对我这样好呢?你就会哄我开心。”徐正锋说着抬头吻了她一下,“走吧,我们做饭去,今天吃什么?”
   李凡站起身来:“吃什么呢?不然炒盘‘鱼香肉丝’?我最喜欢吃了。你炒菜,我拍根黄瓜。”
   “好。”徐正锋说着从冰箱里拿出肉丝和木耳就开始忙着做饭了。
   吃完饭徐正锋背着吉他和李凡说一声就去上班了。说实话他应该是知足的,在自己如此潦倒的时候,还有这样的一个好女孩陪着自己,徐正锋满足的笑笑,大踏步的往酒吧走去。到了酒吧他环顾了一下四周,意外的发现李凡公司的经理也在酒吧。他想想就释然了,酒吧的老板本来就是他的朋友,自己的工作还是他介绍的呢,这份人情自己可是一直都还没还呢。
   想到这里他就往经理走去,伸手叫来服务员拿酒来,他给经理倒了一杯,自己也倒了一杯,对着经理举起来:“谢谢您,经理,我敬您。”然后一饮而尽。
   经理端着酒杯也一口气喝了,他们互相晃了晃杯子,都爽朗的笑了。经理拍着身边的位置招呼:“小徐坐下吧,我们聊聊。”
   徐正锋坐了下来,陪着经理说着话。没有人听见他们聊了什么,只是徐正锋的脸色变的越来越难看,最后陷入了深深的沉思中。
   于是有一天,李凡正在上班,接到了徐正锋发来的短信,说他晚上休息,约李凡一起去吃饭。李凡开心的回了信息,期待着晚上的约会。
   到了下班时间,李凡兴冲冲的往饭店赶去,可是等到了饭店时,才发现只有经理呆在里面,笑眯眯的看着自己。李凡掏出手机想给徐正锋打电话。
   “不用打了,他应该已经关机了,他把你的时间让给我了。”经理招呼着李凡坐下。
   李凡不相信,给徐正锋打过去,里面果然人工提示已经关机了,她疑惑的望向经理。
   “我只是想证实一下给你看,你所谓的爱情也是有价的。”经理说着把一叠纸推给李凡看。
   李凡拿过来,原来是徐正锋和经理签的合约:“徐正锋自动放弃和李凡的感情,经理付给他二十万,并把他推荐给资深的音乐制作人。”李凡看着上面徐正锋的签名和按的手印,那血红的手印真的像把刀一样直刺进她的心里,她的心疼的揪成了一团。
   “你应该很庆幸,你没有把未来交在这样的人手里。你也应该感谢我,花钱让你看清了一个人真实的嘴脸。”经理一字一句的说。
   “你花钱买断了他对我的感情,但是你买不去我感情。你再有钱都不可以,这样只会让我更讨厌你。”李凡拿着包转身就想走。
   “我并不想花钱买你的感情,我不喜欢勉强。你是自由的,我这样做虽然打碎了你的梦想,但是你应该也明白我的用心,你走吧,不管走多远,回头看看,我还会站在这里等着你。”经理说完就低下头喝了一口酒,再也没看李凡一眼。
   李凡冲出了饭店,用最快的速度奔回到家里。家里果然如她所想,所有他的东西都被收拾走了,桌子上有他留的纸条,李凡摊开来仔细的看着:
   “小凡,请允许我最后一次这样叫你,也请原谅我的现实和势利。我没有办法,我有我的梦想和追求,可是我的梦想却是我的能力实现不了的。他能帮我,我考虑了很久,也挣扎了好久,最后只有答应他了。小凡,原谅我,也谢谢你,在我最无助的时候,是你帮助了我,你永远都是我心里的天使,永远也不会有谁能把你代替。以后你好好的生活,会遇到比我更好更有能力的男人来照顾你,爱护你。这首《天使》就让我一直埋藏在心里,只唱给你一个人听:
   “她是可爱的天使,
   当她第一次落在我的眼前,
   带着梦似的光辉,
   帮我赶走身边的忧伤;
   
   多么可爱的天使,
   我愿做她的翅膀,
   终日守护着她的健康,
   无论是安闲还是惆怅,
   有我伴着你一起飞翔;
   
   我梦中的天使,
   我要用尽我的力量,
   向你求爱对你歌唱,
   我会日夜陪在你身旁!”
   李凡跌坐在地上,用手抱住了头,泪不知不觉的流了下来,如一个被折了翅的天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