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雨潇潇的日子,总喜欢去外面走走。

  今年的春雨似乎来得更早些。这不,雨水节气刚过,春雨就一场接一场地飘着。干涸了一冬的大地,经过春雨的润泽,虽然才刚过清明,早已是生机一片了。并非只有江南的烟雨才是那样的温婉可人,岂知?北方的三月,春雨也是一样的好脾气。

  每每,我总是一人,就徘徊在村西的野桥畔,听春雨之低吟,看春色之摇荡,觅记忆之过往……并不打伞,总希望自己也能融入进这飘飘洒洒的春雨里,“嗞嗞”地长出新芽。

  站在雨里,我常常把春雨想象成一颗颗银色的精灵,静静地滴落在这温软如酥的大地上,忽——,“绿”就一点一点地漫延开来。我也常常把春雨幻化成一位超级的画师,就在这宣纸一般温润的天地间,信手挥戈他饱蘸浓彩的大笔,霎——,杨树、柳树、槐树、椿树、榆树……都绿了,就连那些时常被人们忽略的小草也都发芽了。春雨潇潇的时候,也是滋生浪漫的时候。你看,那一湾蒲柳,沐浴着春雨,多像是一群曼妙多姿的新娘;那一坡伟岸的白杨,挺拔在春雨里,又好比是风华正茂的新郎。此时,我多想就是其中一棵冲天的白杨树啊!  

  细雨还在悠悠扬扬地纷着。站在这个记录着我时光脚步的野桥旁,任雨水淋湿着我的华发,任雨水舔噬着我额头经年被风霜雕刻的岁痕,任雨水慢慢地揭开我记忆的封条……

  朦胧中,我似乎看到了白娘子和许仙在《断桥》边相会的情景:也是在这样春雨潇潇的日子,脚下芳草萋萋,天空柳丝堆烟,他们俩撑着红红的油纸伞,含情默默地,你让着我,我让着你,相依相牵,姗姗地走过小桥,于是,一段唯美甜柔的唱腔便在我耳边回荡:好留恋那把伞,遮住了我遮不住你,遮住了你又淋为妻,却原来雨水不打情人衣。蓦然,一种莫名的悸动在我心中涤荡。穿过岁月的时空,让我想起了我和妻子相识时甜美的初恋……

  在这个春雨潇潇的日子里,让我又想起了三十多年前,那个属于我人生中最是凄楚暗淡的时光。那时正值我青春芳华,却过早地遭受了陡至的严寒。失落的我,颓废的我,经常以泪洗面,是一次偶然的和春雨邂逅,才改变了我的人生。看着一虬虬的颓枝沐着春雨,都一个个的长出了嫩芽,我深受感动,开始漫步其间,去接受她的爱抚,渐渐地,我枯萎的心也绿了。从此,我又重新捧起了远离我八年的高中课本,在我已为人夫、已为人父之后,终于又圆了我的大学梦。

  在这个春雨潇潇的日子里,让我又想起了2016年的春天。那是一次难得的闲暇,我依窗而立,天空细雨迷蒙,看着户外一棵棵参差叠翠的草树木花孕育在雨里,都赶趟似的细枝摇翠、姹紫嫣红的竞相绽放,这时,一种莫名的冲动在我心头萌发。于是,我暗暗地发誓,我还不老,我要学这枯树残枝也要在春雨里重绽新叶!于是,在我已华发爬满鬓角之时,感于春雨的力量,我又坚定信心地拿起了笔,终于发表了我的处女作,编织着我的文学梦。

  眼下,又临春雨潇潇的时节。我心生烂漫,走出家门,行走其间,去感知伊的抚慰。虽然,我的两鬓又添白发,但我不泄气,欣喜适逢盛世景华,我会像老树颓枝那样,展姿在春雨里,再抽新芽。即使将来,虽是陨去,我也要像夕阳一样,染红一片晚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