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琳琅满目的食品柜台前,蓦地,我发现了大红枣罐头。透过玻璃罐头瓶,我看见了那又红又大的大红枣。“唔——”这么大的红枣,只有我的美丽的蒙乡——乌兰查布格才会有的,除此,在任何的地方,我还没见过这样大的红枣,是家乡的大红枣装进了罐头?我迫不及待地从服务员手里接过大红枣罐头,那图案讲究的商标映入眼帘:右上角印着“蒙乡特产”,中间三个火红的大字“大红枣”,下边的厂址是:蒙古贞乌兰查布格罐头厂。真神啦!真神啦!家乡的大红枣装上了罐头,挤到省城市场来了。假如不是在这摩肩接踵的商店,我一定会像匹欢快的小马驹一样,蹦几个高高,一定会唱起那支“蒙古贞山水实在美” 的歌……

  飞到九霄云外的雄鹰,它的影子总会落在地上的;远离母亲千里的儿女,梦中总会回到家乡的。看到大红枣罐头,更引起了我返回家乡的情思。啊,那远看一山青,近看点点红的片片枣林;啊,那远看是白云,近看是羊群的肥沃草场,还有巴特尔大叔,查干其其格妹妹……

  下了火车上汽车,下了汽车踏山路,那片片绿红隐映的枣林已出现在我的眼前。我多么想一踏上村口,就碰到俊俏的查干其其格妹妹呀。假如佛爷安排我们在那里相会的话,我一定虔诚的向她忏悔。我伤了她的心,我要用真诚的泪水洗涤她心灵上的创伤,让我们重归于好。相亲相爱,永永远远……

  四年前,我们就相爱了。那时,她在村办的鞋厂上班。记得,我曾向她发誓:查干其其格妹妹,羊羔羔离开碧绿的草场,她就会死亡;我离开了查干其其格妹妹,我的心就停止跳动。当年夏天,我考入了大学,人离开了她,心也离开了她。三年前,她给我写过很多的信,我只回过一封,内容是:蓝天上展翅的雄鹰,是不会同地上奔跑的小鹿生活在一起的……

  “哈哈哈……是我的小野马跑回来了吗?” 随着一声爽朗的大笑声,巴特尔大叔迎了过来。

  “巴特尔大叔!”我亲热地扑过去。

  “我的小马驹,青格勒绍卜,” 巴特尔大叔兴奋地告诉我:“咱家乡的大红枣装罐头上市了,畅销十八省,全村肥透了。”

  我忙问:“这是谁出的好主意?”

  “谁?是咱聪明的查干其其格姑娘呗。” 接着,他便滔滔不绝地讲起了查干其其格。

  我走以后,查干其其格一面学函授大学企业管理课程,一面在鞋厂上班。去年春天,她看鞋厂不挣钱,就提出了鞋厂下马,因地制宜办大红枣罐头厂的设想。大伙看她有眼光,有魄力,又实干,选她当了厂长。乡党委十分支持她的开创精神,还派来农科站的大学生吉雅泰当罐头厂的技术员。去年一年,这个五六十人的小罐头厂就盈利100万多元。今年预计盈利翻一番。查干其其格不但把全村经济搞活了,自修大学还拿到了文凭。最后,巴特尔大叔说:“孩子,你先进村看看咱们的罐头厂,我到乡里办点事,回头唠。” 他甩开虎步走远了。

  我兴匆匆地向村子里跑去。到村口,忽听路边的枣林旁传出一串熟悉悠扬的歌声:

  “蒙古贞的山哟蒙古贞的水,

  蒙古贞的山水实呀实在美,

  乌兰查布格的大枣甜又脆,

  牛洼草场的牛羊壮又肥……”

  啊,这不是查干其其格在歌唱吗?随着歌声,像鲜花一样的查干其其格手里拿着一个大红枣,和一个潇洒的小伙子沿着枣林走了过来。我兴奋地迎上去,诚心地说:“查干其其格,我是向你忏悔来的,我……”

  查干其其格笑吟吟地抢过话茬说:“青格勒绍卜,给,尝尝家乡的大枣吧?”我顺从地接过大红枣咬了一口,又忙说:“查干其其格,都是我不好,我们……”

  查干其其格又一次抢过话茬说:“青格勒绍卜,来,我给你们介绍一下,”她指指身旁的那个小伙子,说:“他叫吉雅泰,是我们厂子的技术员,欢迎你国庆节参加我们的婚礼。”

  啊!我的脑袋胀得像牤牛头那么大,只觉得嘴里的大红枣酸溜溜的,酸溜溜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