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道董达峰老师,一开始是在最美书友会会员微信群里,然后是各位书友的口口相传,碎片化的信息逐步汇集,于是对达峰老师有了一些“未曾谋面”的认识——董达峰,男,1967年出生,河北省巨鹿人,民间文化学者,画家,收藏家,博物馆研究员,河北省作家协会会员,天津市文博学会专业委员会会员,中国年历片研藏学会副会长兼秘书长,天津《未来》作家责任编辑,包头市最美书友会顾问。其至今已发表专著论文300余篇,中央电视台、上海电视台、天津电视台、《中国文物报》《中国艺术报》《中国商报》《天津日报》《中国收藏》等均有报道或刊登转载,多篇文章和作品被推荐到百度首页,几十篇论文被美国波斯顿大学、山东大学、重庆大学、湖南大学、内蒙古社会科学院等多个院校和学术机构转载存入数据库。面对这个“成果丰硕、身兼数职”的身边人,虽然交谈数次但却无法摆脱“难以相见”的无奈,这其中的缘由就是因为“我住渤海西,君住渤海东”的距离造成的。第一次见到真人,是在去年10月的一本新书发布会上:在与这个头戴导演帽、年青英俊、说着一口淡淡津味的“邻家大哥”握手的瞬间,一股三年来浓缩出的感觉瞬间涌遍了全身。大家长久以来对这位“亦师亦友”的老师的称谓已随“不忘初心,共同飞翔”的日日夜夜演变为“疯哥”一词飘荡在充满温柔敬意的时空里。

  今天十分荣幸站在这里,来讲讲“我眼中的疯哥”。刚接受这个题目时,觉得很容易,可一旦动笔,却又有些“无从下手”。思前想后,想后思前,三句诗慢慢飘浮在脑海中,或许一定程度上能表达出我的所知所感,如有不妥之处,还望“疯哥”及在座的各位“横眉冷对千夫指”。

  一、千里故人心郑重,一端香绮紫氛氲

  (出自唐朝白居易的《庾顺之以紫霞绮远赠以诗答之》)

  自从加入最美书友会以后,首先知道了书友会各位顾问老师的名字,“疯哥”便在其中。他和其他老师一样,对书友会的成长尽心尽力,殷勤切至。这位千里之外的“故人”不仅设计了多卷《半亩花田》等文集的封面,而且还为其中的两卷做了序。去年5月份,他在最美书友会副会长刘钰国老师突发心脏病去世后,第一时间帮助水孩儿会长成立了治丧委员会,第一时间随了伍佰元的纸礼,并寄来八十幅书法作品赠送给为刘老师随纸礼的书友们。去年12月份,他在最美书友会成立三周年生日庆典时,请国内著名书画家为书友会题字作画,还亲手制作了一百幅精美的剪纸作品,送给了现场的读者们。我很荣幸能与“疯哥”集合在2018年8月出版的《书林七闲》一书中,这使我也能从另一个角度近距离、真实地窥略、感受、学习他所带来的包括鲁迅、巴金、老舍、钱钟书、沈从文等众多文学大师在内的文采与风采。

  一路寻“香”而去,视觉里、味蕾间、记忆中“影视”般不断闪现、飘荡着——不一样的景,不一样的物,不一样的事,不一样的人:

  看,那——历史深厚的世界名画;

  看,那——潇洒大气的泼墨书法;

  看,那——出其不意的生肖礼物;

  看,那——温馨祝福的“肥猪拱门”;

  看,那——设计新颖、形式各异的年历卡片;

  看,那——穿过手机屏诱人千里、垂涎欲滴的大碗牛肉面;

  看,那——平淡随性、行云流水、朴实无华、充满温度的草根文字;

  看,那——造型生动、凝结历史、承载文明、散发着浓厚乡土气息的泥模玩具。

  ……  ……  ……

  “疯哥”的一举一动时刻都能引起众多“疯粉”的高度关注与喜爱。

  “董”字的本义是一种细小的、易于在任何地方移栽成活的草。反映到生活中,这恰恰也在“疯哥”走过的曲折进程中得到了足够的印证。四年前,这株适应能力极强、重情重义、追求真情实意的“草”落户了包头,并很快扎根成长,直到今日的“绿意盎然”。原因何在呢?我想,就是因为,他懂水孩儿,懂昂青,懂书友会……他在塞外又找到了一片适合他成活的“文学家园”,并且这里还有亲如一家的书友们。

  枝上柳绵吹又少,天涯何处无芳草(出自宋代苏轼的《蝶恋花?春景》)。“疯哥”从最美微刊中一些信手拈来的美文来到“神采飞扬”的“七侠五义”(《书林七闲》《五友庭前已结盟》),他从谐趣富于哲理与智慧的“峰言疯语”、“猫言狗语”,升格到每日微信群中“坚持就是一种美德。做美好的事,然后坚持!”的激励奋进……

  “疯哥”就像一团火,就像一股暖气团,温暖、感染着身边相识或者还不曾相识的每一个人,他在无声无息中传递、推广着一种正能量,燃烧、释放着一股穿透力极强的活力。

  二、达观不作尘寰看,笑挹天浆乐在中

  (出自宋代赵崇垓的《游七星岩和曾景亮同年》)

  “疯哥”是浪漫情趣的。他说:“久居都市被脑残,走进大山自在闲,观景赏花听鸟鸣,茅屋草舍御冬寒。”

  “疯哥”是谦逊细致的。他说:“生活需风雨世面,工作需实践魔练,做人需孝德诚善,做事需务实勤信。”

  “疯哥”是对酒当歌的。他说:“我野性般地呐喊,举起碗,把酒干,一饮而尽,醉卧戈壁,笑草原,铺天盖地,伴红尘,人生何欢?”

  “疯哥”是淡泊沉静的。他说:“读书万卷心惭愧,一事无成人憔悴,争名夺利多荒诞,不如自在做神仙。”

  “疯哥”是健康向上的。他说:“心中没有阳光,你就是点亮一万只灯泡,也是在黑暗中求索。”

  “疯哥”是丰足雄厚的。他说:“每件藏品都是物质和精神的结晶,它蕴涵着一段历史,引发人们的思古怀旧之情,无论哪种藏品,只要你不辞辛苦地去探研,定能得到精神上的满足和物质上的回报。”

  “疯哥”是从容悠闲的。他说:“不知何时,喜欢上慢,慢慢地活着,慢慢地享受,慢下来喝喝茶,慢下来读读书,慢下来赏赏景,慢下来做做善。也许,有一天你会说,慢真好!”

     ——

  正因如此,这位“疯哥”以“面朝大海、春暖花开”之境给书友们带来心灵上的归宿感和生活上的小情雅趣。

  正因如此,这位“疯哥”以“坚持做美好的事情总会有收获”的执着气势,精益求精打磨自己的作品,于细微处见精神。

  正因如此,这位“疯哥”以“壮怀激烈、侠士豪气”之大男人状,结交了天南地北的朋友,充分展现了天津人特有的乐观性格。

  正因如此,这位“疯哥”以“脚踏实地、不怕吃苦”的毅力,写文作画搞收藏,取得巨大收获。他认为这是“又给自己多找了一份工作,等于给自己的生命又多延续了一个,你活70岁,你多一份工作,你就活140岁了呗!”

  正因如此,这位“疯哥”以“年轻有为、孺子可教”之谦虚,孜孜不倦地学习,汲饮上天赐予的养分,获得了高占祥、文怀沙、韩美林、薄松年等众多学者专家的认可与好评,得到了冯骥才、张仲、徐友发、樊建川等师友的教诲和帮助。

  正因如此,这位“疯哥”以“松弛神经、消除疲劳、陶冶情操”之念,“洗涤了自身俗气,提高了人生的品味”,达到了自然、艺术、人文完美的和谐统一。“难道人世间还有比满足本身更能让人满足的吗?”

  正因如此,这位“疯哥”以“大哥哥、老顽童、大骏骏姥爷”之舒朗称谓,甩下同性十道街,获得了异性和孩子们的超常宠爱。不过,他是从不跟女性单独合影的,原因吗?你懂的……

  达者端居东海边,重楼高榻卧风烟(出自明代祝允明的《口占寄陆三》)。不到长城非好汉,一个“别具一格”的独特“达峰体”就在眼前……

  三、四望平川独一峰,峰前潇洒是莲官

  (出自宋朝陈省华的《上方》)

  内蒙古知名作家水孩儿老师说过:“疯哥真的够‘疯’,疯到能把天津境内的碉堡运到四川成都建川博物馆……疯到让著名作家冯骥才先生为我的每本新书题写书名……疯到能让自己的作品被国内外博物馆收藏……”。

  陕西作家、诗人张智文老师说过:“真正会玩的人其实真的就是大家!这无关于心性,却来自于精神。这就取决于你怎么玩、玩什么、能玩出多大的成就与精神!认识董达峰先生以后,俺在玩伴里才真找到了一个会玩能玩,可以玩出境界和精神的朋友。”

  天津市作协副主席、文学院院长武歆老师说过:“没怎么上过学、在天津五金城做生意的董达峰,却用‘文化’这一利器,打通了自己的人生之路……天津卫,永远充满故事,有的是奇人。董达峰就是一个有文化的奇人。”

  中国文联副主席、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主席、民进中央副主席、全国政协常委冯骥才老师说过:“令我惊喜的是,一天我身边一位酷爱古物收藏的年轻人董达峰居然捧来一大批摩喝乐。其数量之大,品相之好,做工之美,内涵之广,令我震惊。……这是一宗重要的文化财富。不仅实物天下少见,还由于它关系到七夕的风俗的内涵与流变,于我国风俗史的研究是颇具价值的。”

  …… …… ……

  还有很多很多描绘他的文字,在这里我已无法一一列举。虽然与“疯哥”接触不多,只能算是“初相识”,但相信你只要细细地了解、静静地观察,就会如我一样,感觉到这是怎样的一个“奇人”,也一定会从他丰富的经历中得出“只要坚定一个目标并不断付出努力,就没有做不成办不到的事!”的结论。

  从知道、认识“疯哥”开始,我这个所谓的“有学历者”在无学历的他的面前就已有了“自渐形秽”之感,他身上那种“不懈努力,不断专研,不悔选择”的品质鞭策着我应该好好去学习、好好去生活。正如《同是天涯“自学者”》一文作者管城子所言:“是否拥有高学历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具有一种朴素、纯粹、持久而高尚的文化情怀。”此话我要一直“谨记”!因为,“跟智者在一起,永远有学不完的东西”。

  苍茫天壤四望阔,世间只此一“奇峰”。今天,值此阳春三月,《摩睺罗》《双吉羊》两棵“并蒂莲”艳丽盛开之际,我仅献上一些粗浅的认识,来表达我衷心的祝贺,以及对“疯哥”更多精美的精神食粮及早问世的期待。

  手握两棵“并蒂莲”,我又可以更进一步地认知、解析这位心中有爱、心中有梦的“莲官”了。我相信随着交往的深入,我将会发现具有多个称谓的“疯哥”更多的“美颜”,也一定会找到——我一直以来想求解的问题——那双从伤口中生出的、给他带来洪荒之力的“隐形翅膀”。

  海内存知己,天涯若比邻(出自唐朝王勃的《送杜少府之任蜀州》)。最后,向尊敬的“疯哥”郑重地道一声:莫愁前路无知己,天下谁人不识君!(出自盛唐诗人高适的《别董大》)

  前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