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人,是不是人才,需要他一生的功业来验证。

     这里所说的“功业”,并不是狭义的功勋、业绩或者政绩。这里的“功业”,是广义的。既然是广义的,当然,也就包括了前面提到的功勋、业绩和政绩。除此而外,这“功业”还有德行,古人所谓的“太上立德”,这在“功业”里是排在第一位的;这“功业”还有著述立说,古人所谓的“其次立言”,这是排在第二位的;最后,才是所谓“立功”,即,功勋、业绩或者政绩等。

     既然这“功业”需要一生来验证,那么,在功名未著之前,即使您是一位人才,也不一定就能够被同时代的人所认可,也不一定就能够被周围的人所认可。

     曹操的一生,争议颇多,其是非功过,至今仍然各说各话。但是,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他是优秀的政治家、军事家、诗人。

     曹操的这些功业,是他一辈子奋斗的结果。虽然出身条件很好,仕途相对比较顺畅,但是,曹操也有过不被认可的时期。

     人是需要被认可的,这似乎是一种天然的心理需求。而且,这被种认可的需求,认可者的名望地位越高,被认可者的心理满足程度就越大。

     那么,最早认可曹操的人是谁呢?在曹操的心目中,对这位认可他的人又是怎样的感情呢?

     据载,当初,在曹操地位还很低微的时候,没有多少人真正了解他,也没有人能够看出他的才干。有一次,曹操去拜见桥玄。桥玄见到曹操之后,感到十分惊异,认为他是少见的英武之士。桥玄是直脾气的人,也不拐弯抹角,他直接就对曹操说到:

     “就目前的形势,根据我的观察,这天下,很可能在不久之后就会发生战乱。这战乱一起,民众必然遭受祸殃。因为此事,我常常忧心忡忡,今天见到您,我多少有些欣慰,难道以后能够保国安民的人,就是您吗?”

     桥玄此次的一番话,让年轻的曹操非常振奋,此后,他一辈子都将桥玄引为知己。

     今天,就来说一说曹操的这位知己,百折不挠的东汉名臣桥玄。

     桥玄生平概况。

     桥玄(公元110年~公元184年,一作公元183年),字公祖,梁国睢阳县(今河南省商丘市睢阳区)人。

     桥玄年轻的时候,曾任睢阳县功曹,因不畏权臣梁冀、敢于追究陈国国相羊昌的恶行而闻名。

     后来,桥玄被举荐为孝廉,历任洛阳左尉、齐国国相及上谷、汉阳太守、司徒长史、将作大匠等职。

     汉桓帝【刘志(公元132年~公元167年)字意,生于蠡吾(今河北省博野县),汉章帝刘炟曾孙,河间孝王刘开之孙,蠡吾侯刘翼之子,母匽明,东汉第十位皇帝。】末年,桥玄出任度辽将军,在任职的三年之中,他保境安民,击败鲜卑、南匈奴、高句丽的侵扰。

     汉灵帝【刘宏(公元157年,一作公元156年~公元189年),生于冀州河间国(今河北深州),汉章帝刘炟的玄孙,世袭解渎亭侯,父刘苌早逝,母董氏。永康元年(公元167年)十二月,汉桓帝刘志逝世,刘宏被外戚窦氏挑选为皇位继承人,于建宁元年(168年)正月即位。】初年,桥玄升迁,任河南尹、少府、大鸿胪。建宁三年(公元170年),升迁为司空。次年,官拜司徒。光和元年(公元178年),升任太尉。

     桥玄看到国家日益衰弱,而自已无能为力,于是托病,被免职,改任太中大夫。

     光和七年(公元184年),乔玄去世,享年七十五岁。

     桥玄生平行事

     曹操年轻的时候,不畏权贵,棱角尖锐,锋芒毕露,得罪了当时的权贵。

     桥玄生平行事,也有不畏权贵的一面。

     桥玄年轻时,曾担任睢阳县里的功曹。当时,豫州刺史周景带领官属巡察,来到梁国【刘畅(生年不详~公元103年),东汉南阳蔡阳人,汉明帝之子,初封汝南王,建初四年(公元72年),进封为梁王,以陈留的郾、宁陵,济阴的薄、单父、己氏、成武,共六县,增加为梁国的属地。刘畅自小就骄贵,他不遵法度,笃信占卜,狂妄自大,相信所谓的“神言”,以为自己可以成为天子,满心欢喜。被弹劾不守臣道,朝廷削去了梁国的成武、单父二县。梁国的国都在下邑,故城址在今安徽砀山县东。梁国共传六世。公元220年,曹魏政权建立,降梁王刘弥为崇德侯,梁国废。】,桥玄前去拜见周景,列举并数说了陈国国相羊昌的种种恶行,他请求周景任命自己为陈国的从事,以便彻查羊昌的罪证。周景觉得桥玄意气豪迈,就同意了他的请求。桥玄上任以后,收捕了羊昌的门客,详细核查了羊昌的罪行。不过,羊昌如此这般为非作歹,并不是个人意识的自我膨胀。实际情况是,羊昌是很有背景的人,他之所以横行无忌,关键是他的后台很硬。羊昌的后台,就是权臣、外戚、大将军梁冀。在得知桥玄正在收拾羊昌的门客,并彻查羊昌的罪行之后,梁冀特派快马传递文书,前去营救羊昌。周景在接到梁冀的书信之后,他马上按照梁冀的意思,发文书,意欲召回桥玄,中止彻查羊昌一事。桥玄收到了周景的文书,他一面按照实际情况,给周景做了个书面答复,自己并未直接回去向周景汇报相关情况;另一方面,他继续认真调查收集羊昌的犯罪事实和证据,并且比此前加快了速度。最后,羊昌的罪行清楚,罪证确凿,他被桥玄安排,用囚车押解进京。

     因为此事,桥玄不畏权贵的名声,在当时的社会之中大振。

     桥玄被举荐为孝廉之后,朝廷任命他为洛阳左尉。当时梁不疑【梁冀的弟弟】为河南尹,桥玄因为公事去拜见他,梁不疑在和桥玄的对话当中,对桥玄很不客气,多有刻薄。乔玄耻于被梁不疑所羞辱,于是,他决然弃官回乡。

     桥玄在任汉阳太守时,当时的上邽县令皇甫祯犯了贪污罪。桥玄抓捕皇甫祯之后,对他严加拷问。在罪证坐实之后,桥玄按照朝廷的律令,对皇甫祯施以髡刑(剃发),笞刑(鞭打)。最后,皇甫祯死在冀地的集市之上,一郡的人都为桥玄的执法感到震惊。

     当时的太中大夫盖升和汉灵帝是老交情,关系非常密切。盖升曾任南阳太守,在任期间,他贪污成性,收赃好几亿。桥玄被任命为尚书令之后,他上奏朝廷,建议罢免盖升,要求把他关押起来,并没收他贿赂所得的所有财产。汉灵帝不同意,反而升任盖升为侍中。于是,桥玄托病辞职,朝廷许可,拜他为光禄大夫。

     桥玄还是一个大度的人。据载,桥玄与南阳太守陈球之间有一点个人恩怨,两人不和。但是,等到桥玄掌握了国家名器,位子坐到三公的时候,他并没有因为个人的私怨而压制人才,更没有借助手中的权势打击报复。相反,在认定陈球的确是个人才之后,他还大力举荐陈球做廷尉。陈球后来也位极三公,因谋划诛杀宦官,事泄被处死。

     东汉时期著名文学家、书法家,才女蔡文姬之父,因官至左中郎将,被后人称为“蔡中郎”的蔡邕,在《太尉桥玄碑》中称赞桥玄

     “有百折不挠、临大节而不可夺之风。”

     建安七年(公元202年),曹操驻军浚仪(今河南开封境),派兵修治睢阳渠。其间,他派人以太牢祭祀桥玄,还写了一篇情文并茂的祭文(可参见我的文章《情文并茂的祭文:曹操祭桥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