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次,拿到远方寄而来的《原点》,内心是极欣喜的,小心翼翼地裁开快递包装,取出了这本淡绿雅致的书。小跑着回到学校的宿舍,坐回电脑桌,着急地就接着路上忍不住瞥完的楔子往后看。自本科到研三,读过的工具书早已数不完,但却是第一次认认真真的想读完一本文学小说。须臾便是夜,方才想起咕咕叫的肚子,突然觉得自己像极了幼时第一次去书店那如饥似渴的样子。

    第一次,是每一件事情的开端,也成了万千大众心心念念的那次经历,就如同陈心城、柳芳娟、曹爱军、曹珍芳四人的初恋一般。即便年近花甲,当记忆在蟒潭这个原点触发,那种甜蜜和美好也一下子迸发出来。暧昧的林间小屋,热烈的歌声,无忧无虑的山道,让初恋的画面愈加丰满。

    永远不知道下一秒会发生什么,是人生。也是这种善变,才让人免于慨叹人生的终点,而关注于人生的过程。小说亦是如此,无疑《原点》的情节之精彩是让人留恋的。前途坦荡的陈心城、柳芳娟,如胶似漆的携手走出小山村,本以为从此能比翼于天空之上,却因为年轻人热烈的心性断了联系,成了心里最惦记,却彼此不再相干的人。高考落榜的曹爱军、曹珍芳,一方远走成了兵哥哥,一方也嫁作他人妇,却能披荆斩棘终能偕老。浪漫的初恋,亲切的山城,热烈的情感,无一不让人向往的,仅凭几人之间颇为曲折的情感之路,已经足以支撑起一本让少男少女思春的好书来。

    可明眼的人都知道,作者是有野心的,一本书娓娓道来的远不止感情的原点。当年千军万马过独木桥,也要拼着走出去;现在,拎着洗白了的帆布箱,抛弃妻子也要回家去。疯了心似的陈心城是特例,可那江面的船、路上的车、镇里的客却是一个时代的缩影——当年对繁华的追求,如今又迫切地渴望山村的静谧朴实,不变的是对自由的向往和对生活的热爱。山城,是主人公的原点,也是一个时代、一群人的原点。因此,阅读的时候,不由得就代入进去,也颇为理解几人的感受,看到四人兜兜转转了半生,最后都回到了“原点”,令人不由唏嘘。

    回到原点,的确是个精巧的设计,但如果文尽于此,那又有些落入俗套,文章的效果也就止于令人唏嘘了。然而,一句话却成了点睛:山城是原点,但原点已经走在了大路上。人不能两次踏入同一条河流,也不能走回同一个山村——原点还在,但原点也在悄悄变化。陈心城、柳芳娟那份初恋的热度还在,两人也似乎回到感情的原点,但是两人早已不再 是青春年少,而是成长为对责任有着深刻理解的智者。那份原点,已经上升到了彼此相知相助的真挚情感。曹爱军、曹珍芳终成眷属,也似乎回到了如漆似胶的感情原点,但经历过苦难的感情已经增添了厚重,变得更为醇香。回到原点,不是贪恋,不是止步不前,而是重新出发,继续成长。

    合上书,心中虽对陈心城和柳芳娟的恋情有些小小的遗憾,但的的确确满是轻松。情感甜蜜,是甘冽的泉,而非腻人的蜜,更非醉人的酒。书中四人回到的原点,也不再是破落之地,也不再是失落而归。原本,面对即将到来的毕业颇为惶恐,我仿佛又到了当年刚本科毕业那段忐忑的时光,对陌生的校园一无所知,颇有些不适从。可看看合上的书面,幡然领悟:彷徨作甚,原点不过是新的起点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