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1JRYPNzy7dLxXHGJM36&690.jpg

  扬州古称广陵,又叫维扬。清代之前,扬州因靠着大运河,一直被誉为南北交通枢纽。扬州地处苏北,本不属江南,但自唐历宋,及至明清,北方人一入扬州便有到了江南的感觉。据说乾隆皇帝六下江南,第一站就是选定扬州。况且扬州的山水风光,人文风气与江南无异,别说古人,就是今天,人们也早已把扬州视作江南了。


  一条河流就是一个民族的秘史。人们面对烟花三月,大多会向往大运河畔的巨商深宅院、飞絮瘦西湖,特别是东关古街,名店老号的招幌在暖风中摇曳。老街每时每刻溜达着情侣依依、花伞簇簇……


  远远看见扬州城,古人乘船来扬州,大多在天宁寺西园的御码头上岸。到了大清王朝皇帝们沿运河下江南,都要在这里下船。不由得让人想起《红楼梦》的古本《石头记》。《石头记》在中国相当于西方但丁的《神曲》,作者曹雪芹。


  曹雪芹的祖父曹寅做过苏州织造、江宁织造和两淮巡盐御史。织造和巡盐御史是个什么官,我也说不清楚,反正官挺大,大约相当于现代的纺织工业部长和国家盐务管理局长一肩挑,级别不够,康熙也不会让他在西园的御码头接驾。在西园,那时曹雪芹的祖父还奉命刊刻过《全唐诗》。


001JRYPNzy7dLxX8IsC2e&690.jpg

  中国文化博大精深,扬州虽好,路还是要走的,即便皇上也不例外。龙船一直在大运河走,三餐饭都是在行进中吃。下扬州的好时间尚未过尽,进入4月多日,天更暖和。两岸草木一片勃勃的嫩绿,绿中又有点透明的黄,美得让人心疼。


  与丰饶的野地相违的是,河堤上零星走着几个乞丐,衣衫褴褛,裤脚吊在脚脖子之上。一群穷人拄着木棍,佝偻着腰,整个人被贫穷和绝望压迫得毫无生气。除了食物,已经没有什么能让他们两眼放出光来。


  而随行的孩子,因为瘦小,眼睛变得更大,每一艘船过去,他们晶亮的大眼睛都追着看,巴望着。一艘龙船缓缓驶来,皇上让御厨拿来一堆馒头、烧饼,见到岸上人们就“Hello”一声,用力把食物扔上堤坝,引得叫花子们一片哄抢。


  扬州御码头 康熙帝六次南巡,每次都在扬州天宁寺西园的行宫内下榻,寺下是他上下龙舟的码头。天宁寺为扬州名刹,始建于晋代。而曹雪芹的祖父曹寅曾在此四次受命接驾。御码头修得如此富丽堂皇是在乾隆年间。你可知当时曹大人是否有个外孙女就是从此码头乘船离开扬州进京的。


001JRYPNzy7dTdUKGwT4f&690.jpg

  御码头位在扬州护城河畔。乾隆十八年,即公元1753年,扬州盐商于天宁寺西园兴建行宫,三年而成。宫前建御码头,乾隆游瘦西湖于此登船。御码头为青石所砌,历经二百多年风雨,至今完好无损,坚固如初。


  因为皇帝的脚下不能有任何障碍,因此御码头的“码”字被接驾官员去掉了石字旁,变成“御马头”,不要说是错别字,御驾官绝非没文化。乾隆皇帝见此碑刻,龙颜大喜,兴起题诗:“小艇沿流画浆轻,鹿园钟磬有余音。门前一带邗沟水,脉脉常含万古情。”


  电视剧“红楼梦”中的黛玉登船北上即在此拍摄。现为著名的“乾隆水上游览线”的起点。”国内外领导人来扬州游瘦西湖都是从这里坐船出发。


  瘦西湖从乾隆御码头开始,沿湖过冶春、绿杨村、红园、西园曲水,经大虹桥、长堤春柳,至徐园、小金山、钓鱼台、莲性寺、白塔、凫庄、五亭桥等,再向北至蜀岗平山堂、观音山止。湖长十余里,犹如一幅山水画卷,既有天然景色,又有扬州园林的独特风格。


13e2bb0d986a4ad5bdb3915f1b16d219.jpg

  御码头旁边就是当时的国宾馆天宁禅寺。天宁寺是清代扬州八大名刹之首,清圣祖康熙皇帝六次南巡,均住天宁寺,曾任命曹寅在此设书局,被称为“江淮诸寺之冠”。现存建筑格局为清同治年间修复后的遗存,已恢复了历史上“一庙五门天下少,两廊十殿世间稀”的格局,开辟为扬州佛教文化博物馆,也是世界文化遗产中国大运河10个遗产点中的一个。


  作为扬州最早的茶社,冶春是“最能吃出扬州味道的”。遥想当年乾隆爷南巡时坐在护城河旁一把随船带来的龙椅之上,透过亭台楼阁、花木竹石,上一杯舒展着嫩绿芽的新茶,来碗煮干丝,再来几碟点心:千层油糕、翡翠烧麦、三丁包、维扬肴肉、蟹黄汤包……慢条斯理地吃个早茶,赏景、品茗,再聊个闲话,一洗大运河旅游风尘劳顿,皇上也可“偷得浮生片刻闲”了。


  那年,是冬雪迷离的清晨。在扬州御码头下榻的乾隆帝,突然要求御膳早点须做到“五不过”:即“滋养而不过补,美味而不过鲜,油香而不过腻,松脆而不硬,细嫩而不过软”。这五味,囊括了补、鲜、香、脆、嫩。主辅料配比稍不均衡,便难达到“五不过”的要旨。

1554797014109662.jpg


  众御厨特请冶春茶社一位姓丁的名厨参与精心设计,将参丁、鸡丁、肉丁、笋丁、虾丁加工成馅,制成包子。乾隆尝后,大为满意,连连称赞。后来当地的百姓想到这种包子的馅心用的是五丁,首创厨师又姓丁,便叫它五丁包子。


  一曲评弹弹罢,乾隆爷包子滋味也尽情领略,皇上再次扫视窗外,雨雪已远、画舫轻移,晨阳粉嫩。一时恍惚,莫非冶春美食可超越季节、跨越时空?奴才们深谙皇上心思,随后将扬州维扬名菜名厨引入京城,自此八大名菜以维扬菜系拔得头筹,誉满京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