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 疯狂的夜晚

 

平安夜睡得正沉。

我突然听到窗外有响动,似乎有人要爬窗而入。我轻轻地起身躲在窗后。歹人刚一冒头,我顺势将其揪住,用力抵在窗沿上动弹不得。只见歹人头戴一顶红白相间的帽子,满脸花白胡子,身穿一袭大红睡袍,背上扛着一包鼓得满满的红色口袋。这身打扮似乎在哪儿见过,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歹人摇晃着身子叽哩呱啦地乱叫一通,我一句也没听懂。我不耐烦地吼道:“别说鸟语,说人话!”歹人贼眉鼠眼地看了我一眼,吃力地耸耸肩,晃了晃脑袋,叫嚷道:“NO,NO……”。我气不打一处来,一边狠狠地拍着他脑袋,一边骂道:“你他妈个穿红色的变态狂,还说你他妈的鸟语,该打!”

他突然闭上了口,用乞求的眼神向我求饶,嘴里费力地憋出了洋腔十足的四个字:“信(圣)电(诞)快乐!”我一听,才恍然大悟。

我不好意思地问他:“你是圣诞老人吗?”他使劲地连连点头。我抱歉地说道:“不好意思,我把你当成强盗了,不过你们洋鬼子也真是,有正门不走,非得爬窗而入!”

圣诞老人满怀欣喜地挥手示意让我拉他进去。我摇摇头,一本正经地说道:“你们这些洋鬼子,和强盗有什么分别?一百年前是,现在也是。对于你们这些不请自来的人,我只能对你们SAY  NO!”

我轻轻地放开手,重重地关上了窗户,只听见一声撕心裂肺地惨叫,圣诞老人跌落地上,夹着尾巴逃了。

我看着他狼狈的样子,轻蔑地一笑:“哼,我才不玩你们强盗那一套,因为我是中国人!”

 

             (二) 决斗

 

风凉嗖嗖地吹着,卷起落叶,也零乱了发丝。   

她就在我眼前,不足半尺距离。有人说,这个距离,不是接吻,就是对战。从她双眼迸出的两道寒光可以看出,这一场对决不可避免。  

我暗运真气,聚沉丹田,时刻迎战。她一声嘶吼,如海啸之猛,紧接着一股真气排山倒海向我袭来。   

我腾空而起,两柄长剑应声出鞘,划出一道弧线,凌空而悬。剑露冷光,气势如浪,将真气阻挡于十米开外。两力相交,如双龙斗恶,水雾相缠。   

伴随一声轰隆巨响,只见一只硕大铁锤破雾而出。我挥手一扬,两柄长剑合二为一,剑柄相交,呈钳剪之势,高速旋转,欲穿锤而过。  

一阵电光火石后,铁锤却安然无恙,两柄长剑咣当落地。刹那间,铁锤变幻出千万化身,虚实结合,如一张巨网向我扑来。我力不从心,踉跄着后退数百步,仍无法抵挡。只觉心口一阵疼痛,体内犹如万马奔腾,经络尽断,气若游丝。   

她跃于我眼前,狂妄笑道:“哼,跟我斗,早说过你不是我的对手!老公,愿赌服输哈,洗碗去!”她转身摇摇头,又不屑地看了我一眼:“你神经病,尼玛划个拳,剪刀、石头、布,都被你说得这么玄乎!”   

她说完,扬长而去。只剩下我和一堆狼藉的碗筷在冬日里的寒气中哆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