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像一阵风,来无影,去无踪,轻轻飘过。我的时间都去哪儿了?初中毕业后,为事业有成、家庭幸福,几乎每天都在忙碌着,仿佛转眼功夫,就到了退休年龄,离开了工作岗位。虽有所收获,但总觉得,还是有些话要说,有些事要做,也有精力、有能力去说、去做。

  我们的老前辈——曾任哈尔滨市委宣传部长的王兴华,在离休后的1995年,出版《拥抱人生的第二个春天》一书中,提出了“人生第二个春天”的理论。他认为,一个人进入夕阳之年,是开始了第二个春天,还能继续前进,有所作为。本人颇有同感。我退休后,信心满怀地走进了人生的第二个春天。

  退休前,我写了几篇回忆往事的短文,连同自己在岗时撰写的主要作品,编辑出版了文集《追梦》,讲述自己在“没有正式工作,没有城镇户口,没有高等学府毕业文凭”的背景下,在人才济济、竞争激烈的社会中,淡定面对现实,努力拼搏,从乡村闯进县城、省城,从业余通讯员成长为记者、编辑,从临时工(打工仔)成长为科长、处长”的人生历程,给自己前段人生作了“小结”。

  退休后,我很超脱,不再为养家糊口拼命赚钱,不再为完成指标和任务拼命工作。我上网写“博”,入群玩“微”,还在新浪博客里,开垦了一块 “处女地”,当起耕耘者,种起“花花田”。我尝试着用十八般武艺,在文海耕耘中追波逐浪,享受人生的快乐。

  我博客的雅号名曰“山石翁”,寓意“山村的老汉”。我生在山村,长在山村。虽然在而立之年以后进了县城、省城,在城市里生活了几十年,但是还总觉得自己是山里人,不懈耕耘的本性难移。也许这就是我自命“山石翁” 的初衷吧。

  我在“山石翁”这块“唯我独尊,唯我独大”的处女地里耕耘,专心致志种“花花田”:说自己想说的话,干自己想干的事。就像在岗时那样,继续创造着人生价值,感受着劳动乐趣,收获着丰收喜悦。

  时间过得真快,一晃,退休6年多了。在刚刚过去两千多天的日子里,我先是应聘东北网,当了两年网上办公的报摘编辑。尔后又应哈尔滨市文明办、东北网等单位和官方主流的重要网站之邀,当上了特约评论员。我追着时代的脚步,写评论、写段子,也写童谣、楹联、小说、散文等自己感兴趣的文章。

  一分耕耘,一分收获。我退休这几年,先后发表了包括文明评论在内的各类文章共计五百多篇,字数达到五十多万字。在最近几年时间里,我成为黑龙江省在中国文明网发表评论文章数量最多的特约评论员,不仅引起众多网友和读者的关注,还“挣”了数万元的稿费和奖金。可谓名利双收了。

  在收获胜利果实的时候,我突发奇想:自己虽“网”龄不长,“微”信不响,“博”名不大,不是网络大V,但也是耕耘者呀!收获耕耘成果,把自己退休后的“工作”进行“总结”,去其糟粕,取其精华,编辑成书,留给家人,赠与亲朋好友,作个纪念,或许是件有特殊意义的礼物。

  想干就干,从去年10月开始,我陆续把散落的文章,收集到一起,然后分门别类地进行整理,在保持原汁原味的基础上,又对原文中的病句、错字进行更正。并编辑成“点赞好人,热评好事,传承文化,弘德扬善,针砭时弊,讴歌生活”六个篇章,还给每个篇章写了“导读”。在此基础上,请一些自己曾经的老领导、老朋友提意见和建议,再次进行“深加工”。于是,就有了这本《耕耘》问世。

  《耕耘》虽然不是鸿篇巨著,但是它凝聚着我的心血,希望读者能够喜欢。

  耕耘收获希望,耕耘收获快乐,永远耕耘着,永远快乐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