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1年6月,我随学校领导及部分教师带着学生访问了杨沫先生。

       这是香山脚下一座幽静的小院儿。距离小院还有几十米时,就看见杨沫老人已经站在院门口迎接我们了。

        这次访问,我们是有准备的:当时北京市教育局布置各校要有“青年书库”,每个教室都有一个小书柜,里边显赫地摆放着《青春之歌》。同学们传看阅读了《青春之歌》原著,佩服书中的青年知识分子的英雄形象。很是振奋。加之当时中学语文课本有《青春之歌》节选:林道静在狱中遇到共产党人林红,在林红言行教育影响下,林道静革命意识更加清晰,意志更加坚定。结合课文内容,老师又分析讲解了《青春之歌》的创作背景,影响,意义……同学们热情高涨,希望能见到这部伟大作品的作者本人,于是就有了这次访问。

        杨沫先生把我们迎进屋里,热情招待。一群十几岁的孩子围坐在杨沫老人身边。对这些中学生的请教,杨沫老人非常高兴地耐心一一解答。嘱咐我们:“在《青春之歌》表现的年代,青年人就是要参加救亡斗争,保卫祖国。而现在的年轻人的任务是要选择正确的人生道路,学好本领,建设祖国。”这样的谆谆教诲教导,参加访问的师生肯定都会牢牢记在心。

        杨沫先生在大家阅读后带来的《青春之歌》书上一一签名,与我们合第三方.jpg影留念,并为我校親笔题词:“翠竹青春,祖国荣荣”,八个字,包含了这位革命前辈,这位老作家对新一代青年的殷切希望。

        这次访问时,杨沫老师年事已高,而且在年初刚刚因心脏病住院,刚出院便又开始紧张的工作,在《芳菲之歌》《英华之歌》终卷后又开始了整理文集的工作。半个世纪以来,“任它风吹雨打,任它电闪雷鸣,依旧怀抱着我的信仰,握住我的笔!”这就是老作家杨沫!

       这次访问留给我们印象最深的是杨沫老人郑重地对我们说:“现在的青少年对《青春之歌》这样的书有什么看法,这样的书在今天还能不能起作用,这是我很关心的” 。其实在《青春之歌》1958年12月再版后记中,杨沫先生就曾说过:“当时的情景,今天的青年同志看不到了,只能从历史、文物尤其从文艺作品中寻找” 。

        这些话可谓意味深长。杨沫先生在考虑《青春之歌》的现实意义,这令我们至今应该深思——《青春之歌》如何永远唱响,如何让青春永驻!

        我们的回答应该是肯定的。

        首先是,《青春之歌》一书本身的思想内容和艺术魅力,始终吸引着大家。

     《青春之歌》,是中国当代文学史上第一部描写在中共领导下的爱国学生运动及革命知识分子斗争生活的优秀长篇小说。《青春之歌》一书出版在1958年,从抗日战争从1949年建国前,出现了那么多英雄人物,英雄事迹。在战争年代,无暇把这些整理出来,到了和平年代,有条件应该也可以把这些写成文艺作品了。更重要的是:党提出了“百花齐放,百家争鸣”的“双百方针”。大大地促进了文艺事业的发展,于是几年的时间,出现了大量优秀的文学作品,如《青春之歌》、《铁道游击队》、《林海雪原》、《野火春风斗古城》……一时形成了文学创作的高潮。

       在这大量的小说作品中,《青春之歌》是唯一描写青春知识分子怎样走上革命道路的。题材角度的新颖独特,人物形象的塑造,吸引了大量读者。

     “九一八”以后,成千上万的青年要求收复失地。林道静本是青年学生,后母把她当摇钱树,为逃离后母强加于她身上的买卖婚姻,她逃离了这个不齿的家庭,走投无路时,以死反抗。得救后嫁给余永泽,本可以过较平静安逸的小日子。当她接触到了一些因东北沦陷流亡内地的进步青年学生时,她从个人生活小圈子跳出,开始关心国家命运。在共产党人卢嘉川影响下,她开始步入抗日救亡的斗争的道路。这说明了林道静是一个有反抗精神,有独特人格,追求信仰的女青年。

       卢嘉川的牺牲,更激励了她的斗志。在共产党人江华指引下她拓宽了视野,到农村去与农民一起同主斗争,走上与工农相结合的道路。被捕入狱后,受到共产党人林红的影响教导,林红的牺牲,使林道静对马克思主义的信仰更加坚定,她成熟了,成为共产党员,投入到“一二·九”运动中,率领广大革命青年高呼:打倒日本帝国主义!中国人起来救中国!

        林道静的成长,代表了一代青年的成长。《青春之歌》一书中塑造的生动的正面人物形象,他们的青春热情,青春的光芒,是遮不住的。他们的精神会教育影响着一代人,几代人。所以,《青春之歌》刚出版时,轰动一时,尤其在各届青年人中广为传诵。尽管曾受到无端的批判,但《青春之歌》一书仍然多次再版,发行量超过500万册,一直畅销。有将近20种文字的译本。这正是由于《青春之歌》一书本身吸引人的感染力,遮挡不住的文学艺术魅力。

        青年人永远是血气方刚,精力旺盛的,他们勇于接受新生事物,历次社会变革,国家民族危难当头,青年都会挺身而出,站在前列。虽然在长期和平年代,在当前社会商品化,物欲横流,金钱至上的风气中,人心未免浮躁,但只要教育引导得当,我们的青年依然会像《青春之歌》里的青年英雄人物一样,关心祖国命运前途,不怕流血牺牲地去拼搏奋斗。

        《青春之歌》中的青年,是处在祖国遭遇外敌入侵,民族危亡,国难当头的时刻,青年一代挺身而出,站在了救亡斗争的前列,他们的忘我精神,不畏牺牲的精神,他们的青春热血,感染激励着一代人,几代人。现在的和平年代,我们的青年人,他们的战斗意志,并没有消减。

       且不说五十年代工业建设前线的功劳模范郝建秀,农田里的铁姑娘侯隽,直至现在人们还在学习的好榜样雷锋……就说现在,青年人的英雄事迹也是层出不穷。

        守卫在艰苦边防线上的,是我们的青年军人。外出到世界上最混乱最危险的地方的维和部队,是我们的青年军人。维护治安,维护交通安全的警察,他们从事的是高危职业,更不用说那些为了抢救和保护人民生命和财产安全的消防队员,每年都有人牺牲,他们献出生命时,才只有二十几岁!二十几岁是什么样的年龄!他们用鲜血和生命谱写了壮丽的新的青春之歌!

        虽然在当前的长期和平年代,在当前社会商品化,物欲横流,金钱至上的社会风气中,人心未免浮躁,青年中确实有追求物质享受,贪图安逸,追求新奇刺激的情况,受新的读书无用论影响不读书,或进了大学混文凭,这些不良现象让人担忧。但是我们也应看到,新一代青年也有他们的长处,他们的文化起点高,勇于接受新生事物,在当前科技迅猛快速发展的形势下,是青年人跟上社会的发展步伐,走在了前边。

        同时,也有不少青年,他们成了道德的榜范,见义勇为,有青年。舍己救人,有青年。更有很多的青年自觉自愿地去当没有任何报酬的志愿者,参加了公益活动,还有很多青年到边远地区去支教扶贫……他们唱响的也是青春之歌!

        杨沫先生如看到这些,一定会感到欣慰!

        让《青春之歌》继续和鼓舞新时代的人,需要宣传教育。

        我曾在“中国现代文学馆”当志愿者。中国现代文学馆展厅里有很大一块版面介绍杨沫和《青春之歌》。现代文学馆作家文库展有两位女作家的书房:丁玲和杨沫。观者众多。讲解杨沫的《青春之歌》时说到杨沫遗嘱;杨沫将剩余的稿费全部著作版权,珍贵的图书资料,大批书刊,还有部分珍藏收藏品等,都捐献给了中国现代文学馆。参展的很多青少年驻足认真聆听,为之动容。

       2018年12月16日,“杨沫研究会”承办了《青春之歌》出版六十周年纪念会,承办了庆祝“杨沫研究文艺会”成立座谈会。文艺界有关领导光临会场并讲话,杨沫之子马青柯及马波先生出席了大会,电影《青春之歌》的主演谢芳激情演唱“五月的鲜花”。会场座无空席,气氛热烈。

        印象最深的是:在大会上发言最年轻的是:杨沫的母校——北京四十七中的初二学生。四十七中选拔优秀学生,成立了“杨沫班”。会间,曾与这几个学生交谈,看到他们手捧着《青春之歌》,看着他们青春洋溢的面孔,看到青少年一代的成长,内心颇为激动。想起杨沫先生曾经说:“我希望我的作品能有助于广大读者——尤其是青年读者,了解旧中国危殆的过去,向往新中国光明的未来。”相信杨沫先生在天有知,也可以欣慰了!

        习近平主席对新一届团中央领导班子讲:“青少年一代有理想,有本领,有担当,国家就有前途,民族就有希望。”落实习主席的讲话精神,我们具体要做一些有意义的具体的事,使《青春之歌》的阅读更广泛,书中表现的一代进步青年的伟大精神会永远发扬,则青春长在,青春永驻!


2019年3月16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