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色正好,将军站着城楼贪恋地凝望着远方。数日的征战让他感到疲惫,只有那里才能使他的心稍作休整。

  “师……将军又在想夫人了吗?”来人女扮男装,边塞的风霜让她显得有些黢黑,但也掩饰不住她的美貌。

  被打破了沉思的将军,并没有迁怒于她。他接过大氅,说:“没人时候,还是唤我师兄吧。师妹,这些年难为你了。”看着她手上的老茧,心中有些愧疚。

  当年阿音代公主出嫁被匈奴凌辱至死,战火四起。他主动请缨来到边塞只为报仇,没想到师妹也在这儿。十年,战争从未停歇。这当中的艰辛,他不是不知道。可是师妹无辜……

  她笑,眼中的柔情一闪而过,“师兄言重了,你我之间何须如此?再说保家卫国也是我等之志。”“保家,卫国?”不过是句官话,终究是他连累了师妹,“回帐吧,再弹一曲为我壮行。” 

  “那我助师兄凯旋而归。”递上手帕的那一瞬间,她心中竟有一丝酸涩。“又是《满江红》,别人都绣鸳鸯、绣花草,偏偏你就不同。”看着他眼中的宠溺,她几乎就要沦陷了。但清楚地知道师兄心中只有阿音,她也不反驳,整了整情绪严肃地说:“因为我希望你能像岳武穆一样盛勇。”

  夜色渐浓,二人回帐之后再无他话。


  三月后,大军班师回朝,皇帝大摆庆功宴,犒赏三军。

  将军想起永远留在边塞的师妹,无心饮宴。他想出去走走,不想却见到一个熟悉的身影——阿音。

  看着她被尊为贵妃,他恨不得马上冲过去问明缘由。一场宴席如同一年那么久,他不知道自己怎么熬了下来的,也不知道自己喝了几杯酒。

  次日天亮时,他头疼欲裂。手中还紧紧握侍女送来的纸条,“皇权之上,君命难为。万望将军,勿念勿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