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不能自理不说,还重三遍四,爱发脾气。他让家里人感到头痛。老太太说,不晓得她家这老者前世是做了哪样不该做的事情,犯了哪样错,会生前列腺这种鬼病,还说到了晚期。我说,这种病,凡是男的都有,只是发不发作,发早发迟的问题。吃喝拉撒玩都能掌握分寸,会保养,一般不容易发作。像他这种年龄,生了这种病,纯属正常。作为病,与前世无关,但与年龄,与生活习惯有关。再说作为人,生老病死,正常情况下,这是人生不可避免的规律。而且要有福气的人,才走到这一步。有的年纪轻轻,就因意外事故,或者急病,早早离开人世,应体验的人生没有得到体验,应尽的责任还没有尽到,白发人送黑发人,那就悲哀了。毕竟老爷子是快九十岁的人了,病是正常的,不管生的是什么样的病。因为人到了这样的年龄,身体上的器管功能,渐渐强化,对疾病的抵抗能力下降,所以就容易生病。病起来,利用现代医疗条件,能延缓一天是一天。好死不如赖活嘛。实在缓不了,去世也纯属正常。

  老太太拄着一根龙头拐杖,双手握在面前,看着行走的路人。眯眼见我,微笑着问我到哪去?于是我们的对话开始。

  你老人在这晒太阳哦。

  出来人坐一下,晒晒太阳,在家头呆坐起、睡起,会呆出病来,呆得憨头憨脑的。

  这样好,今天春分,天高气爽,太阳暖和。这四处干干净净,又没蚊蝇,就算只是出来坐一坐,晒晒太阳,却是比呆在家好得多。

  听说荣和死了,癌症,检查出来没几天就死了。

  这种情况,不是病死的,是吓死的,晓得是癌,医治不了,精神被击垮了,才走得这样快。不过,要看是哪个荣和,他们寨子头有两个荣和。

  就是接了个婆娘,生了个姑娘,姑娘都嫁人了,又离婚接了个小婆娘的那个。

  这我就不晓得是哪个了。因这有一个去年年底去世了,因意外事故。您老家说的是不是去年就走了的这个?

  不是,才死了两个多星期。

  我晓得了,你说的这个荣和,是当老师改行从政,提前退休后,又去做开饭店的那个。

  唉,还不到五十岁吧,走得太年轻了。

  不止,应该快六十了,那人比我长好几岁。黄泉路上无老少,早走有早走的原因。

  哦,倒也是。他和我那老者的老家是一个寨子的,可我们从解放初结婚成家,没住进过那个寨子。公婆还健在的时候,三病从痛回去,逢年过节回去,清明月关回去。两个老人都百年归天后,住在县城,去得少了。一直,晓得两个荣和都是侄儿子,他们每个具体是哪年出生的,不晓得了。反正他这个年龄,小我们小得很多,死了,死得值不得。

  听你老人讲,我觉得,死得不值的是荣和他自寻烦恼。两口子领工资过日子,加起来,一个月一万多的收入,偏生然为了想要个儿子,这把年纪了,还要离婚,再结婚,事不如意,平添烦恼。退休了,还要为金钱奔波计较,再添烦恼。

  那他的病,一半是吃出来的,一半是愁出来的、烦出来的。

  咋讲呢?

  你不晓得,他得的是肝病,喝酒喝出来的。以前独生子女政策,得个姑娘想不通,情绪不好,心烦,又不好说出来。因为他婆娘的外家有权有势,有啥想法也得压住,压抑得狠,经常借酒浇愁,一个人在家都要喝醉。还经常为鸡毛蒜皮的事,与他女的吵架、闹架。他女的劝他不要喝酒,要么少喝点酒,劝不了,就说他不懂得才过日子,对自己的身体都不负责。实际上,他主要是重男轻女的思想严重,才害得他早早地就生那种怪病,就早早的走了。

  有道理。我一直以为重男轻女主要是农村的老一辈,没想到考取学校毕业参加工作的他也会是这样。那年我兄弟媳妇到医院生娃娃,生了后我与妻子去看回来,我父亲就问生哪样?我说生了个人?他又问什么人?我说中国人。父亲不耐烦,直言相问:生姑娘或是儿子?我说不管生哪样,都是自然而然的生命。我妻子生孩子前,父亲请会点预测术的先生推算,生姑娘或是儿子?算的人经过推测,说是姑娘。父亲因此病了,说是计划生育,只准生一个,生姑娘的话,我这一辈子就完了。结果孩子出生后,我回家,说家里的那只大公鸡,想抱去给妻子补补身体。父亲说他是留来过十月初一的。十月初一是牛王菩萨的诞生日,父亲很重视。因为他经常说,庄稼无牛空起早。我忍不住了,抑制情绪对父亲说:“你没这口福了,我一定要抱走!”父亲听出了话外音,马上翻身起床,好象他的病一下子烟消云散了。而且还在寨头串了一圈,买了十几只鸡,说是小的喂着,清明上坟用,大的给我。

  想到这里,我不禁笑道,人嘛,吃五谷,生百病。但从另外一方面来讲,寿命的长短与人的心态关系重大……

  老人想了想,恍然大悟似地对我说,他老人家走了!

  作为邻居,我觉得奇怪,因为我没有听到任何一点风吹草动。

  走了,不会吧?

  真的,走了,上个月送走的。

  咋会一点动静都没有呢?

  现在哪样都方便,车子开到门口,说走就走。

  他走了,应该给我说一声啊,毕竟我们不光是邻居,还是亲戚呢。

  不得必要让你们晓得!

  为哪样呢?

  在家头实在不方便,几个小的,退的已退休,身体又不好,上的上班,不得闲服侍。

  哪样意思?

  把他送到XX福利院去了。

  我舒了口气,轻声说,原来是这样。

  啊,这样好,福利院也好,敬老院也好,这样的机构,只要他们愿意接手,服务到家。

  到是到家,就是费用高得狠,一个月六千块钱。

  人家服侍得好,六千块钱算少的,也值得。他的退休工资,除了这六千块钱,剩下的,你老人的生活费也多多有余。再说,就算由他们四弟兄分摊,也没问题。

  不是小数啊,一个月六千,十个月六万块钱。要是老者不生这种病,这钱节省下来,分给他们四弟兄,以后也能留个想头。他们四弟兄,经常都要去看看,拖得越长,他们四弟兄跑来跑去的也恼火。

  儿孙自有儿孙福,到了这个年纪,少为小辈的考虑,生不带来,死不带去的。就算他们再恼火也是应该的。对于父母,深恩难报,无论怎样的付出,都是应该的。更何况,拖得一年有一年的退休工资,如果在农村养猪,要养多少头大肥猪才卖得到他这一年的退休工资的钱呢?

  话糙理不糙。可不管哪家,各有各的难处,跑来跑去是一则,牵肠挂肚的,他们也不得清静。

  这是孝道,这是他们必须尽的义务。就是由他们四弟兄商量着出钱也是理所当然的。

  说句不该说的话,我还是想,他这样的身体,对下一代也好,对他本人也好,早死一天好一天。

  可死不去咋办?买包耗子药给他吃下去就死了,简单,但法律不允许。

  唉,只有随他拖了。关键是他老人家活起受罪啊。

  您老人比他年高,少操心,多保重身体。

  哪有不操心的道理,除非是呆的,憨的,脑筋不会动。

  时间差不多了,我还要开会呢。您老人家多坐坐,多晒晒太阳。

  我还要买菜,还要回家做饭吃了,也该走了。

  老太太说,她再多问我一句,问我母亲现在好不好?我说好,除了风湿,身体上没多大问题。兄弟重新组成了家庭,儿女双全,她高兴,病也减轻了。

  听了我的回答,老太太说,看来人的心情与人的身体关系还真重大啊。我说是的,我有位同事,十年前查出患有癌症,三十年后的今天,仍然活得好好的。就是除了在中医高手指导下积极配合治疗外,不因晓得自己患癌,焦愁得吃不香睡不着的,不急不躁,调整饮食,继续保持他开朗幽默的性格,根据自己的年龄与身体情况,有规律地加强锻炼。所以,这人快八十岁了,身体依然健朗。老太太说她年轻的时候,小的多,除了老头的那点工资,她还得找事做成天忙里忙外的……她小的五姊妹都成家了,她也做不了啥,但二老天天都相互陪伴,出外走走。现在快九十了,把老者送到敬老院后,自己一个人在家,坐也好,睡也好,无趣无味的。走路又走不了多远,就瞅天气好,慢慢下楼来找个地方坐坐,遇熟人说说话,免省得老年痴呆症。要是我像这老者一样,自己买包耗子药悄悄吃了,免得自己受罪,免得拖累儿女。我说到了自己生活完全不能自理的时候,就算到那时还有这样想法,那也只能是想想而已。老太太摇了摇头说,好了、好了,你有事你快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