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从北平开出驶向海边的列车上,独坐着一个美丽又安静的少女,她的行李中除了一些乐器外别无他物,人们都注视着这个奇异的学生模样的女子,她似乎什么都不关注,而是长久的沉入一种冥想状态。林道静在北戴河车站下车,去投奔他的表哥,然而,他们早些时候就离开了。道静无家可归,被那里的校长余敬唐暂时留了下来。

  林道静对于这个收留他的校长,起初是十分感激的,在给她承诺却一次又一次的食言后,林道静也一次又一次的失望。最绝望的是,在一次偶然的情况下,她得知好意收留自己的校长对她别有所图——他看林道静容貌秀丽又年轻,密谋用她去讨好当地的权贵,道静知道后,又羞又怒,心灰意冷,在走投无路的情况下她选择大海作为她最后的归宿…… 恍惚中道静看到一张热切的、焦灼的面孔,是这个青年把她从险地中救了回来。

  于是林道静和她生命中的第一个男人的故事开始了。

        余永泽——林道静的第一个救赎,地主少爷出身的北大学生。

        余永泽出现在道静的生活中,他的关爱与抚慰,他的良好的文学素养,使道静心里产生了绝处逢生的喜悦。余永泽也爱慕着这个纯洁的少女,他把道静安置在小学做教员,依依不舍地和她暂别,回到北大念书。后来道静回到北平,生活四处碰壁。迷惘中她答应余永泽的表白,和他住到了一起。渐渐地,道静的生活被琐细的家务缠绕起来,她无暇读书,她感到沉闷、窒息,更使她痛苦的是,余永泽原来是个自私、平庸、只注重琐碎生活的人,道静彻底绝望了,最终她选择离开了余永泽。

  可以说,林道静的第一个男人余永泽,是在她走进了一个“更黑暗,更腐朽,张大血口要吞食她的社会里”一心求死的时候,在她孤单无助的时候,给她慰藉给她深沉爱恋的人,毫不夸大的说他是林道静生命的拯救者。余永泽的言谈举止打动了林道静,使林道静暂时忘掉了一切危难和痛苦,正如林道静所说,余永泽是个“多情的骑士”,如传奇故事中勇士侠客一般解救了她。

  作为一个知识分子,余永泽认为他的本职工作就是做好学术研究,而革命只是少数人的事情,不需要自己关心。他害怕自己的妻子因参加革命而遭遇什么不测,因此坚决反对。在民族危亡的时刻,他将他的未来定在了只为个人而生活的那一个狭小的信念中,即“爱小家”而不是“为大家”。他满足了林道静对于爱情的憧憬,但是却忽略了林道静在精神中隐含的反抗。他的错误就在于他没有看到对付黑暗的统治只能用革命的手段,而想苟活于世,最终他与道静背道而驰。

  但其实余永泽没有背叛林道静,他没有告密,没有出卖道静的朋友,他只是冷眼旁观着一切,他的保守落后思想是对林道静的羁绊,于是道静离开了他,这就象征着林道静克服了小资产阶级情调,勇敢投身于无产阶级革命浪潮。

        卢嘉川——林道静的第二个救赎,有着爱国激情的北大学生。

        卢嘉川和余永泽同样都是知识分子,同样都是北大学生,但却有很大的不同。余永泽想的仅仅是个人得失,家庭富足,享受着所谓地主少爷小资产阶级般的生活。与余永泽的狭隘自私相比,卢嘉川不计个人得失,时刻准备着为革命事业奉献自己的一切,甚至于生命,以拯救民众于水深火热为己任,拥有很高的马克思主义思想素养。

  林道静第一次见到卢嘉川便“立刻被他那爽朗的谈吐和潇洒不羁的风姿吸引得一改平日的矜持和沉默”,不过短短十多分钟的谈话,她在以后的日子里就经常想起他。后来在同学白丽萍的家里,林道静再一次见到了卢嘉川,听了卢嘉川的一番慷慨激扬的演讲,并接受了卢嘉川赠送的诗集。在这里,林道静第一次接触到了革命思想。卢嘉川在林道静的眼中俨然就是“诗人兼骑士”的化身,就是来拯救自己脱离混沌茫然的生活。

  正是因为卢嘉川,林道静开始接触到革命思想,并对卢嘉川有了倾慕之情。余永泽反对林道静和卢嘉川来往,在自己家中和为躲避警察追捕的卢嘉川发生争执,导致卢嘉川被捕。林道静决定离开余永泽,为了救卢嘉川,林道静去求助于本要成为自己丈夫的警察局长胡梦安。在理想信仰与权色交易面前,卢嘉川毅然选择了坚持信仰从而牺牲,林道静从而走上了革命道路。可以说如果余永泽是她生命的救赎,那么卢嘉川则是她的革命导师,是明灯,是灯塔,更是她精神的救赎。他使道静由一个个人主义者逐步成长为一个具有初步共产主义信仰的战士。

  作为学者,卢嘉川身上有着学者的儒雅和谦逊,可以说是一个谦谦君子的形象,但是骨子里却是一个勇敢,执着,可以用生命追求理想的斗士。他的内心里深爱着自己的祖国和人民,坚信只有中国共产党才能救中国,他在极其黑暗的环境下,仍然勇敢的与反动统治作斗争,可以为革命毅然决然的付出自己的生命。

  从林道静的感情方面来看,卢嘉川是她心目中的理想爱人,卢嘉川在她的心中就代表了党,是她精神的归宿。卢嘉川的牺牲使道静十分痛苦,但她依然在等,期盼有一天他能回来,尽管结局不圆满,但卢嘉川在道静的成长过程所造成的影响是巨大的。正是因为卢嘉川的影响,林道静得以与江华相识相知相爱,最后在江华这里完成了成长的最终仪式。

        江华――林道静的第三个救赎,积极投身革命运动的北大学生。

        在卢嘉川牺牲后,林道静将这种还没来得及付出的爱寄托在与卢嘉川有相似之处(同样都是优秀共产党员)的江华身上,作为一个政治上和斗争实践上都成熟的共产党员,他的出现弥补了林道静政治道路上的空缺,也弥补了林道静对她所谓爱情的渴望。他给林道静的成长道路带来重要的转折,让她真正地在与工农结合的斗争实践中得到成长。

  林道静是在定县当小学教员的时候认识江华的(也就是领导纪念“三·一八”游行的革命同志),在林道静认识江华之后, 江华不断地给林道静灌输革命道理,并且教导林道静如何去了解农民的疾苦,如何团结农民去同黑暗势力作斗争,这表现出了江华稳重成熟的特点。后来,林道静被捕,受困狱中,江华开始积极地展开营救工作,这表现出了江华极为出色的工作能力。后来,在江华的介绍下,林道静开始入党,并且成为了一名共产党员。可以看出,在林道静的革命历程中,江华的地位是举足轻重的。

  但从个人魅力和对林道静的吸引力来讲,江华远不及卢嘉川,他并不是林道静的理想对象,只是帮助她完成政治使命的工具。他是一个“革命的英雄”。他是一位坚定的共产主义战士,他在革命的道路上不停地给予林道静支持和帮助,并且不断地鼓舞林道静。在林道静最困难的日子里,江华来到她身边,给了她极大的帮助。并且,在江华离开时,还将身上的钱都送给了林道静,这一切,都让林道静感到了温暖,也为林道静后来接受江华做了铺垫。     

  在林道静和江华相处的过程中,林道静很努力地在江华身上找卢嘉川的影子,但她发现两人差距很远。在林道静心中,卢嘉川是一个完美、高大、谈吐卓越、信仰坚定的共产党员的化身。林道静对卢嘉川的爱情是一种发自内心的真情流露,是“无意而为之”,而林道静与江华的爱情是“有意而为之”,掺杂着政治的痕迹。所以说在共同为信仰努力的江华与林道静之间只是志同道合而激发的好感,与其说是伴侣,不如说是同志、伙伴,一起奋斗,一起拼搏!这更像是友谊!

  如果说余永泽扮演的是一个落后的拦路者、绊脚石、被离弃的“朽物”的话,那么卢嘉川和江华则共同占据了引路人、精神上的父亲的位格。

  可以说,遇见余永泽、邂逅卢嘉川、携手江华是林道静青春的成长,这既是爱情故事的生成秩序,也是革命信念的最终归属。正是因为他们,林道静坚定了自己的革命信仰,成为了一名真正的共产主义者,谱写了属于她自己的青春之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