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人称我为剑客,有人唾我是杀手,功名如何?我从不在乎。在我眼中只有任务。

       第一次见她是在破庙中,任务失败我本就该死。可她却说“大丈夫能屈能伸,怎可轻言就死。”可笑的是我竟然被她说动了。

       她笑了,水汪汪的大眼睛就像一股清泉流进了我的心中。她生的极美,又穿黄杉。与那吹弹可破的肌肤相称仿佛是是仙女下凡。

       可我还有任务在身,只得离开……

       再相见,我杀了她的夫君。冷冰冰的眸子冒着火花,让我第一次感到害怕。我知道她怨我,怨我恩将仇报,也怨自己信错了人。可是完不成任务,死的人就是我!

      主人待她极好,她却从不与主人说话。看着她佛堂里日渐消瘦,我的心隐隐发痛。可是保护她,不是我的任务。

      她又笑了,那是在主人死了之后,鹤顶红涂在唇上,让主人死的心甘情愿。她笑的很灿烂,就像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模样。

     从此江湖少了剑客,王府没了杀手。只有那青石桥下的一座孤坟和一位老人在讲古老的故事。